首页 > 鬼故事小说 > 古村客栈之诡夜异谈 >

第四节:客栈里的血脚印

    “既然你们都给鬼故事取名字了,那我也给我讲的这个鬼故事取个名字吧,我可不像你们,我讲的这个故事可是要认真听才能听出恐怖的感觉的,故事就叫《妹妹的洋娃娃》吧!我用第一人称讲述吧!坐好了,认真听,听完就回房间睡觉去哈,明晚阿扬和静心你们继续讲。”说完故事的名字,安安正式的开讲起来。
    “六岁那年,我的妹妹出生了,妹妹出生那年,我的父母将我彻底的抛弃,他们把我放在了一个暗无天日冰凉幽冷的小地方,从此我再也吃不到他们给我的小零食,再也玩不到他们给买给我的布娃娃。
    妹妹出生的时候是在晚上,我们家围满了客人,这些都是我熟悉的人,其中还有最疼爱的三爷爷,我偷偷的走到三爷爷的身边,拉拉他的衣袖,可是他却朝我甩了甩手不理我。
    妹妹生下来刚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我,可她看见我便哇哇的大哭起来,这个抢走了我的父母和洋娃娃的坏小孩,我有点讨厌她。
    妹妹一岁的时候,还不会走路,只能在床上爬着,我偷偷的站在床上,抱起她,将她放在了床的边缘,就在我有点幸灾乐祸的眼看着她要掉落在地上的时候,我的妈妈进门了。妈妈吓坏了,赶忙抱起妹妹,心疼的说宝宝乖,宝宝乖,不要乱动,好好的躺着!
    这些话,我也曾听过,可再一次听到,却有一种难过。
    妹妹三岁了,从小到现在她一直体弱多病,为此我的家里不知道为她花费了多少心思。一年前,一个走江湖的郎中经过我家门前,对妈妈说我的妹妹要多晒太阳多运动,从妹妹学会了走路后,每天就在小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咿呀咿呀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不远处就是妈妈满脸微笑的看着她。
    我每天都偷偷的躲在树后看着,好几次我都想和她一起玩耍,可是她却不理我,自顾自的一个人玩着,孤独的我只能去家对面山上找那个和我同样孤独的小孩跳跳玩。
    有一天,爸爸从市里给妹妹买回了一个可爱的洋娃娃,洋娃娃有着一对大大的黑眼睛和金黄的头发,软软的身子摸起来会多么舒服。可是,洋娃娃却不属于我,我还记得爸爸答应过我要给我买一个洋娃娃的。

    我每天都看见妹妹抱着洋娃娃穿梭在家里和小路上,哼着幼儿园老师教给她的新儿歌。可是我呢?我只能和跳跳一起玩,跳跳比我大两岁,我们没有机会读书也不能学唱歌,因为我们都是没人要的孩子。
    这天,我和跳跳坐在山里的槐树上,我告诉跳跳说妹妹有了一个洋娃娃,我很喜欢,可是我拿不到。跳跳转着头笑着对我说只要我去弄坏洋娃娃我的妹妹就不会要了,我就可以捡着玩了。
    这天夜里,妹妹沉沉的睡着了,我偷偷的溜进了妹妹的房间,狠狠的将洋娃娃的头扯了下来,撕烂了洋娃娃的嘴,扯掉了洋娃娃的耳朵放在了她的枕头边。第二天我就听见妹妹哭了,我偷偷的笑着,看着妈妈把洋娃娃一针一线的缝好,妈妈的手艺是那么的差,洋娃娃的头歪了,缝好的嘴都像是在诡异的笑,而耳朵呢,只剩下了右耳,洋娃娃的脖子上布满了针孔和黑线。
    第二天,妹妹拿着这个洋娃娃又开心的笑着,一会儿背着洋娃娃满屋子的跑,一会儿抱着洋娃娃说着什么,我心底的恨彻底的被她激怒了,就是她,夺走了爸爸妈妈对我的爱,也夺走了我的洋娃娃。我告诉了跳跳,跳跳说他会帮我的。
    一个月圆的晚上,我又偷偷的溜进了妹妹的房间,夜晚的风吹得窗帘飘了起来,我站在漆黑的房间里,呆呆地看着,却没有看到妹妹,只有洋娃娃坐在妹妹的床上。
    借着夜晚的月光,我突然发现床上的洋娃娃变得有血有肉,它歪着脖子对着我诡异的笑着,猩红的血从它脖子的针孔和眼睛里流了出来,它冲我眨着眼,张大着嘴露出了尖锐的牙齿,我隐隐约约的看到,它的牙齿上布满了鲜红的血。
    洋娃娃慢慢的爬下床,爬到了我的脚下,它抬起残缺的头看着我轻轻的笑着,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我弯下腰,将她抱起来,轻轻的抚摸着它凌乱又金黄的头发,替她擦去了嘴角的鲜血,又从床底下拿出了它的左耳,这个娃娃,终于属于我了。

    我抱着洋娃娃轻轻的走出了妹妹的房间,走到了院子里,明亮的月光照着大地,跳跳站在树上对我招着手,我抱着洋娃娃飞快的爬上了院子里的树,和跳跳坐在树枝上晃动着双腿,跳跳接过我怀中的洋娃娃,舔了舔嘴角朝我咧嘴笑着对我说:”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和你抢洋娃娃了。“
    跳跳说完从头上的树枝上拿下来一块血红的肉排骨一般的东西双手捧着嘎吱嘎吱的咀嚼起来,红色的像是血一般的液体从他的嘴角缓缓的流下,滴落在他的白衣服上,跳跳看着我,张开了猩红的嘴和尖锐的牙齿,嗬嗬的笑了。
    我抱着娃娃坐在树上,学着小时候妈妈哄我入睡的样子轻轻的拍打着娃娃,跳跳站在树上唱起了那首我们经常一起唱的儿歌:”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笑哈哈…… .“
    安安的故事比较阴郁,其实故事没有多少恐怖诡异之处,只是这个学舞蹈的艺术女孩,最后轻轻吟唱的歌儿有点让人听了毛骨悚然,因为这首歌我听过,最早的来源我忘记了,记忆犹新的是曾有部国产的电影里穿插过这首歌曲,回想起电影里的画面,我的心头一阵凉意,一种恐怖的气息涌上心头。
    这是来到古村客栈的第二个夜晚,这样的环境除了讲讲鬼故事来娱乐下再也想不出其他的法子,在这样的深山古村里确实没什么好玩的去处。
    安安讲完她的鬼故事后已经到了深夜,空荡荡的院子里除了我们说话聊天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就连我想听到的虫鸣都没有。就在大家有点困意了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老杜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我的身后,我吓了一跳,老杜拍拍我的肩,对我们说夜深了,回房休息去,以免夜里的低温不小心感冒。
    我们点点头,相互招呼着回房间休息,老杜走在我的前面,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气息飘过我的身边,或许是夜深了真的有了些许凉意吧!
    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整个夜晚都没有看见倾城和老杜的媳妇丫头的出现,我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正待推门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意识让我转了转头,却意外的发现我的隔壁房间倾城的房门开了一条小门缝,一束微弱的光线印在了走廊的地板上,倾城睡觉怎么不关门呢?
    我想走过去带上房门,可又怕这样的举动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或者万一倾城没睡着被我的举动吓到那就不好解释了,没有多想,我推门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山里树多有点潮湿,被子显得有点润,所幸老杜贴心的为我们每个房间准备了一张电热毯放置在被单下,我躺在床上一边想着老杜的细心和客气的接待,一边又隐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这种感觉让我很是矛盾,因为自己也想不明白哪里不对劲。
    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困意袭来,我沉沉的睡着了。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