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小说 > 白话聊斋志异 > 西湖主 > 正文

西湖主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蒲松龄时间:2016-05-19
    书生陈弼教,字明允,河北人。他家里很贫穷,跟着副将军贾绾当文书。一次,陈生和贾绾在洞庭湖停船,正巧一条猪婆龙浮出水面,贾绾一箭射去,正中猪婆龙的背。有条小鱼衔着龙尾巴不走开,一起被捉住了。猪婆龙被拴在船桅上,奄奄一息,嘴巴还一张一合,似乎在恳求援救。陈生很可怜它,便向贾绾请求放了猪婆龙,还把随身带的金创药试着涂在它的箭伤上。把龙放入水中,见它浮游了一会,消失不见了。
    过了一年多,陈生返回北方老家,再次经过洞庭湖时,遭遇大风,船被打翻。陈生幸亏扳着一个竹箱子,漂泊了一夜,才被树挂住。刚爬上岸边,水上漂过来一具尸体,原来是他的童仆。陈生将尸体用力拉上来,童仆早已死了。陈生伤心悲哀,面对着尸体坐下歇息。看看前方,只见小山起伏,一片苍翠,青青的细柳在风中摇曳,没有一个行人,也无法问路。从早晨一直坐到太阳老高,心中迷惘,无处可去。忽见童仆四肢微微动了动,陈生高兴地给他按摩,不一会儿,童仆吐了几斗水,一下子醒了过来。两个人都把湿衣服脱下来晒到石头上,快到中午时才干了穿上。但是饥肠辘辘,饿得不能忍受,于是翻山急走,盼望能找到个村庄。
    刚走到半山腰,忽听有响箭声。陈生正在惊疑地细听,有两个女郎骑着骏马飞驰而来,都用红巾包着额头,发髻上插着雉尾,穿着小袖紫衣,腰扎绿锦带。一个手持弹弓,另一个胳膊上套着架鹰的皮套。陈生和童仆越过山岭,见又有几十个人骑着马在树丛里打猎。全都是漂亮的女子,一样的打扮。陈生不敢再往前走。这时有个男子跑了过来,像是个马夫,陈生便向他打听。马夫说:“这是西湖主在首山打猎。”陈生讲了自己的来历,而且告诉他自己和童仆都很饿了。马夫解开包裹,拿出干粮给他,嘱咐说:“赶快远远地避开,犯了西湖主的驾,要被处死!”陈生害怕,急忙下山。
    忽见一片茂密的树林中,隐隐约约露出殿阁,陈生以为是庙宇。走近一看,粉白的围墙环绕着,墙外是一道溪水。红漆大门半敞开着,有座石桥通向大门。陈生扒着门往里一看,楼台水榭,高耸入云,比得上皇家花园,又怀疑是富贵人家的园亭。陈生犹豫着走了进去,古藤挡路,花香扑鼻。走过几折曲栏,又是一个院子。几十株高大的垂杨,枝条轻拂着红色的屋檐。山鸟一叫,花片齐飞;深苑微风吹过,榆钱飘飘落下。陈生赏心悦目,恍如进入了仙境。穿过一个小亭,有架秋千,高入云间。秋千索静静地垂着,杳无人迹。陈生怀疑已走近闺阁,惶恐地不敢再往前走。一会儿听见从大门外传来马蹄声,似乎有女子的笑语,陈生和童仆忙藏到花丛里。过了不久,笑声渐渐走近,听一个女子说道:“今天打猎的运气不好,猎物太少了。”又一个女子说:“要不是公主射下来几只飞雁,几乎空劳人马。”不一会儿,几个红衣女子簇拥着一个女郎到亭上坐下。那女郎穿着短袖戎装,大约有十四五岁。头发犹如一团云雾,纤细的腰肢像经不起风吹,即使是玉蕊琼花也比不上她的美貌。女子们有的捧茶,有的熏香,华丽的衣服光灿灿的犹如堆锦。过了会儿,女郎起身,走下石阶。一个女子说:“公主鞍马劳累,还能打秋千吗?”公主笑着答应。女子们有的架着肩膀,有的搀胳膊,有的提裙子,有的拿鞋,把公主扶上了秋千。公主伸开雪白拘手臂,脚下用力,像轻轻的飞燕一样,直入云霄。打完秋千,女子们扶公主下来,都说:“公主真是个仙人啊!”嬉笑着走了。
    陈生偷看了很久,心神飞扬。等笑语声消失后,他从花丛里出来,到秋千下徘徊凝思。见篱笆下有条红巾,陈生知道是刚才的女子们丢的,喜欢地拾起来技到袖子里。登上那个小亭,见案上摆着文具,陈生便在红巾上题了首诗:“雅戏何人拟半仙?分明琼女散金莲。广寒队里应相妒,莫信凌波上九天。”写完,一边吟咏着一边走下亭子。顺原路往回走,却见一重重的门都上了锁了。陈生彷徨无计,又返回来把楼台亭阁游历了个遍。

    一个女子悄悄地进来,看到陈生吃惊地问:“你怎么来到这里?”陈生作了一揖说:“我是迷路的人,请能救助我!”女子问:“拾到一条红巾了吗?”陈生说:“抬到一条,但已被弄脏,怎么办?”便拿出那条红巾。女子大惊,说:“你死无葬身之地了!这是公主常用的东西,你涂成这个样子,怎么交待!”陈生吓得脸上失色,哀求女子代为求情免罪。女子说:“你偷看宫廷里的情形,已经罪不可赦;念你是个文雅书生,本想私下周全你,现在你自己作了孽,我有什么办法?”说完慌慌张张地拿着红巾走了。陈生心惊肉跳,恨没有翅膀飞走,只有伸着脖子等死了。过了很久,那女子又来了,悄悄祝贺说:“你求生有望了!公主看了三四遍红巾,面色坦然,没有生气,或许会放你走。你应该耐心等着,不要爬树跳墙,发现了就不饶恕了!”
    这时,天色已晚。是吉是凶还说不定,又饥饿难忍,陈生心中忧愁得要死。不长时间,那个女子挑着灯来了。一个丫鬟提着饭盒酒壶,让陈生吃饭。陈生急忙打听消息,女子说:“刚才我找了个机会跟公主说:‘花园里那个秀才,能饶恕就放了他吧;不然,快饿死了。’公主沉思了一会儿,说‘深夜让他到哪里去?’于是让我来给你送饭。这不是坏兆头。”陈生徘徊了一整夜,惶惶不安。第二天太阳升起很高了,女子又来送饭。陈生哀求她替自己讲情。女子说:“公主不说杀,也不说放,我们这些仆人怎敢絮絮叨叨,自讨没趣?”等到太阳西斜,陈生正殷切地盼望着,女子忽然气喘吁吁地跑了来,说:“坏事了!不知哪个多嘴的把这事泄露给了王妃。王妃展开红巾一看,扔在地上,大骂狂妄,大祸就要临头了!”陈生大惊,面如灰土,跪在地上求救。忽听人声喧哗,女子摇着手躲开了。有几个人手拿绳索,气势汹汹地闯过来。其中一个丫鬟端详着陈生说:“我以为是谁呢,是陈郎吗?”于是止住拿绳索的人,说:“先不要动手,等我去禀告王妃。”返身急急忙忙地走了。过了会儿又回来,说:“王妃请陈郎进去。”陈生战战兢兢地跟着她,绕过几十重门户,来到一座宫殿,门上挂着碧色的帘子,白银帘钩。立即有个美丽的女子掀开门帘高呼道:“陈郎到。”陈生见座上有个美丽的妇人,穿着光闪闪的袍服,急忙跪地叩头。说:“远方的孤臣,请求饶命!”王妃忙起身,亲自拉起他来,说:“我如不是你,不会有今天。丫鬟们无知,冒犯了贵客,罪不可赎!”便命摆下丰盛的酒席,让陈生用雕花的酒杯喝酒。陈生茫然不解,不知是什么缘故。王妃说:“救命之恩,常恨无以为报。我的小女儿承蒙你题巾相爱,当是天定缘份,今晚就让她侍奉你。”陈生大感意外,神情恍恍惚惚,没个着落。

    天刚晚,一个丫鬟进来禀报:“公主已梳妆完了。”于是领着陈生去新房。忽然笙管齐鸣,台阶上铺着花毡,门前堂上、篱笆墙角,到处都挂着灯笼。几十个妖艳的女子,扶着公主和陈生交拜。兰麝的香气,充溢殿庭。交拜完,陈生和公主相互搀扶着进入床帐,十分恩爱。陈生说:“寄身在外的人,平素没来拜见,玷污了您的芳巾,免于被杀,已很幸运了;反而赐婚姻之好,实在没想到。”公主说:“我的母亲,是洞庭湖君的妃子,是扬子江王的女儿。去年她回娘家,偶然在湖上游着,被流箭射中。承蒙你相救,又赐刀伤药,我们全家都非常感激,一直记在心中。你不要因为我是异类而疑虑,我跟着龙君得到了长生秘诀,愿和你共享。”陈生才醒悟是神人,便问:“那个丫鬟怎么认得我?”公主说:“那天在湖中船上,曾有条小鱼衔着龙尾,就是这个丫鬟。”陈生又问:“既然你不杀我,为什么迟迟不放我走?”公主笑着说:“我实在是喜爱你的才华,但又不能自己作主。辗转了一夜,别人哪里知道。”陈生叹息说:“你真是我的知音啊!那个给我进饭的是谁?”公主回答说:“她叫阿念,也是我的心腹。”陈生问:“怎么报答她呢?”公主笑着说:“她侍候你的日子还长着呢,慢慢再报答她也不迟。”陈生又问:“大王在哪里?”公主说:“跟着关公讨伐蚩尤还没回来。”
    过了几天,陈生担忧家里得不到消息,会十分挂念,便先写了封平安家信,派自己的童仆送去。家里的,人听说陈生在洞庭湖翻了船,妻子已戴了一年多的孝了。童仆回来,才知道他没死,但音讯隔绝,终究还是怕陈生难以返回。
    又过了半年,陈生忽然回来了。衣服马匹都非常漂亮,口袋里装满宝玉。从此陈生家资万贯,声色豪华,那些富贵大家都比不上。在后来的七八年里,陈生生了五个儿子。天天设宴招待客人,房屋、饮食都穷极奢侈丰盛。有人问陈生的经历,陈生都详细叙述,一点也不隐瞒。
    有个和陈生童年就要好的朋友梁子俊,在南方做官十几年,回家时路过洞庭湖,见一只画船,雕栏红窗,笙歌悠扬,缓缓地飘荡在烟波之中。不时有个美人推开窗子往外眺望。梁子俊往船中望了望,见一个步年男子未戴帽子盘腿坐在船上,旁边有个十五六岁的美丽女子,正给他按摩。梁子俊以为必定是这一带的大官,但随从却很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却原来是陈明允。梁子俊不觉倚着船栏干大声叫他。陈生听到喊声,命停船,出来到船头上邀请梁子俊过船来。梁子俊见船内剩菜满桌,酒雾仍浓。陈生立命将残席撤去,只一会儿,便有三五个美丽丫鬟捧上酒来,泡上好茶,山珍海味纷纷摆了上来,都是没见过的。梁子俊惊讶地说:“十年不见,怎么竟富贵到如此程度?”陈生笑着说:“你小看穷书生不能发迹吗?”梁子俊问:“刚才和你一块喝酒的是谁?”陈生说:“是我的妻子。”粱子俊更感惊异,问:“你带着家眷要去哪里?”陈生回答说:“往西方去。”梁子俊还要再问,陈生急忙命奏乐劝酒。一句话刚说完,只听乐声如旱雷般震耳,一片嘈杂,再也听不见说笑声了。梁子俊见美人站满桌前,乘醉大声说:“明允公,能让我真个消魂吗?”陈生笑着说:“你醉了!但有点足够买个美妾的钱,可以赠给老朋友。”于是命丫鬟送上明珠一颗,说:“凭这个不难买个美女,以说明我不是吝惜。”说完,告辞说:“小事紧迫,来不及跟老朋友久聚。”把粱子俊送过船去,陈生的船便解开缆绳,径自走了。
    梁子俊回来后,到陈生家里探望,见陈生正在和客人喝酒,心中越发惊疑。便问:“昨天还在洞庭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陈生回答说:“没有的事!”梁子俊便追述了当时的情景,满座人都惊骇不已。陈生笑着说:“你弄错了!我难道会有分身术吗?”大家都很惊异,但终究不解是什么缘故。
    后来,陈生活到八十一岁时去世。下葬时,人们惊讶棺材太轻,打开一看,只是一具空棺而已。

上一篇:武孝廉

下一篇:孝子

标题:《西湖主》
地址:https://m.guidaye.com/book/3/647.html
声明:《西湖主》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