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小说 > 白话聊斋志异 > 诗谳 > 正文

诗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蒲松龄时间:2016-05-19
    范小山,是青州府人,以贩卖毛笔为生,在外经商没有回来。
    四月间,他的妻子贺氏独居家中,夜间被人杀死。这天夜里,细雨濛濛,人们在出事地点的泥中发现了一把题诗的扇子,是王晟赠送给吴蜚卿的。王晟,不知是什么人;吴蜚卿,是益都城里殷实之家,与同邑的范小山相识。吴蜚卿平日为人很轻浮、佻达,所以同乡人见到这把扇子,都认为人是他杀的。县衙把他捉去审问,他不承认;当用了惨酷的大刑后,他承认了,就定了案。这个案子送到府里;府里又转到县里,经历了十多个判官的手,无一人提出异议。吴蜚卿自己认为是死定了,便嘱咐他的妻子,把家中所有的财产都拿出来,救济那些孤苦的人。有到他家门前诵读佛经一千遍的,就给一条棉裤。于是,他家门前来来去去讨饭的,每天就像集市一样。诵读佛经的声音,在十多里外都可听到。因此,家中很快贫穷下去,每天只能依靠出卖田地房屋维持生活。吴蜚卿自己感到无生路可想,就暗地里买通了监守的,买来毒酒,想自杀。夜间梦到神人告诉他说:“你不要死,往日是‘外边凶’,眼下是‘里边吉’啊!”再睡觉。又梦见这些话,于是,他就没有自杀。
    没有多久,周元亮起补山东青州海防道,当他读到囚犯吴蜚卿的案子时,感到这起案件审理有疏失,就问:“吴蜚卿杀人,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范小山说有扇子一把为证。周道台反复看了看那把扇子,问:“王晟是什么人?”回答说不知道。周先生又把审讯时的记录取出来看了一遍,立刻命令除掉吴蜚卿的死牢刑具,将他从重犯的内监解到关押轻犯人的外仓。范小山力争说不妥,周道台愤怒地说:“你想冤杀一个人了事呢,还是想得到真正的仇人才甘心呢?”大家怀疑周道台与吴蜚卿有私情关系,都不敢追问。周道台掷下一支红色的签子,立刻拘捕南部某店的主人。店主人恐惧,不知为什么。拘捕到以后,周道台就问:“你店的墙壁上有东苑李秀才的题诗,是什么时候题的?”回答说:“是去年,提学大人来青州府考试时,日照县的两三个秀才醉后所题,但不知他们住在哪里。”周道台便派人到日照,拘捕李秀才。数日后,李秀才被押解到。周道台在大堂上,问:“你既然身为秀才,为什么谋杀人呢?”李秀才跪下叩头,不知所措,惊惶地说:“没有这回事。”周道台把扇子掷到他的面前,让他自己看,说:“这分明是你作的诗,为什么伪托王晟?”李秀才审视后说:“诗,是我作的,但字并不是我写的。”周道台问:“既然知道你的诗,那人当然是你的朋友了,那么这是谁写的?”李秀才说:“这字迹,好像是沂州府王佐所写。”周先生又立即派遣差役到沂州府拘捕王佐。王佐被押到公堂,周道台审讯他,其过程和审问李秀才的情形一样。王佐说:“这是益都城铁商张诚求我写的,说王晟是他的表兄。”周道台说:“盗贼就在这里啊。”把张诚捕来,一审他就全部招认了。


    原来,张诚见到贺氏很美丽,想去勾引她,但怕她不答应。自己想若作这件事,须用金蝉脱壳之计,如伪托吴蜚卿,人们必定都会相信的,故托人题一把扇子落款吴蜚卿。若事情作得很顺利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贺氏,倘若中间多磨,就用此扇为证,嫁祸于吴蜚卿,本意并不想杀死贺氏。张诚翻墙进去,强追贺氏。贺氏因为独居,平日常将把刀放在自己的身边,以防万一。这次,她觉察到有恶人,就捉住张诚的衣服,手拿着刀起来。张诚害怕了,从贺氏手中夺过刀来,但贺用力拉住他的衣服,使张诚无法逃脱,关且大声地呼叫。张诚觉得困窘无法,就举刀将她杀死,丢掉扇子逃跑了。就这样,三年的一桩冤狱,一朝被昭雪,人们无不称赏周道台断案如神。吴蜚卿这时方悟神人所说“里边吉”就是个“周”字啊。但是,始终不解周道台如此断案的原因。
    后来,益都城的一位绅士,乘一个机会向周元亮问起这件事。周元亮笑着说:“这案很容易看破。我细细翻阅这个案子的审讯记录,贺氏是四月上旬被杀死的。这天夜里,又是细雨濛濛,天气还有寒意,扇子并不是急需之物,哪里有在匆匆急迫的时候,反而携带这多余的累赘东西?凶手想嫁祸别人的用心是可以看出的。以前,我在城南避雨,见到墙壁上题诗一首,与扇子上的题诗完全相同。所以,我最初没有根据地猜测李秀才,结果,还是由这条线索把真正的杀人犯挖了出来。”在座的人听了,无不佩服。
    (在何冰演的大宋提刑官中有这个故事,不知大家看过否)

上一篇:崔猛

下一篇:鹿衔草

标题:《诗谳》
地址:https://m.guidaye.com/book/3/789.html
声明:《诗谳》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