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正文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鬼大爷时间:2017-03-23

汉高祖刘邦之所以能够成为开国国君,身边肯定少不了开工功臣的,但是为什么韩信却被刘邦杀呢?而且也是第一个被杀的功臣,对此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

大将韩信为何被杀

《史记》为韩信作过一个传叫《淮阴侯列传》,列传一开头就说,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好带刀剑。这些话告诉我们这样一些信息:第一,韩信曾经是布衣。什么叫布衣呢?就是没有官职的人——有官职的人可以穿锦,而没有官职的人只能穿布。但是请大家注意,这布可不是现在的纯棉,因为那个时候咱们中国还没有棉花,这个布是麻布。第二,韩信没有钱。贫,古代的贫是没有钱财的意思;穷,是没有官职的意思——在上古的时候,“贫”、“穷”两个字是两个概念。我们现在看到,韩信是既没有钱也没有官职,所以可以说他是贫穷。第三个信息告诉我们,韩信好带刀剑。那么他是带刀还是带剑呢?我的结论是:韩信带的是剑。为什么呢?因为古汉语为了好听,往往要用两个字,而第一个字又往往是虚指的。比方说缓急,没有缓,只有急;所以“刀剑”,我认为没有“刀”只有“剑”。而且在后面司马迁还写道,项梁项羽起义以后,韩信“仗剑从之”——拎着一把剑就参军了,可见韩信平时是带剑的。这个信息又告诉我们什么呢?告诉我们韩信有贵族身份。因为在那个时候,只有有贵族身份的人才有资格带剑——当时冶金技术并不高,铸一把好剑很不容易。我们去看一些古代文献或者看一些古代故事,往往说一把宝剑铸不出来之后,非得有一个人跳到炉子里面去,才能铸出来一把好剑,所以剑是很高贵的。我们看武侠小说,里面大侠大多用剑,你看有没有一个大侠用斧头或是用两把铁锤的?那不成体统。只有一身长衫,手上拿一卷书,这儿佩一把高贵的剑,才显得风流潇洒。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韩信可能是个破落贵族。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一个破落贵族,韩信的少年时代是怎样度过的?他又有一些什么遭遇呢?

司马迁告诉我们,韩信这个人有着贵族身份,还有一把剑——我猜测这剑可能是祖传的,韩信他肯定买不起——却既没有什么德行又没有什么本事,史书上的说法叫做“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就是说韩信他没有什么良好的社会表现,因此地方上招募低级公务员——叫“吏”——的时候大家都不招他。然后又说,韩信不能“治生商贾”。什么叫商贾呢?商就是流动着贩卖商品的人,贾就是开一个店铺有固定地址卖东西的人,这叫做“行商坐贾”。韩信他没有这个本事,不会做生意——既不能做行商,也不能做坐贾,那他该怎么吃饭呢?韩信是“从人寄食”,就是他只能到人家家里去混饭吃、蹭饭吃,所以“人多厌之者”,就是当地的人都很讨厌他。一个大男人,整天挎把剑,啥也干不了,到处混饭吃,这样一个人会讨人喜欢吗?

韩信经常去混饭吃的一家叫做南昌亭长,亭长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当时的制度叫做十里为亭、十亭为乡,就是十个村子合起来叫做一亭,十个亭合起来叫做一乡。那么可以推测出来亭长比乡长低半级,比村长要高半级,这人是这么个职务。这个亭叫南昌亭,并不是我们现在江西省的南昌市,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这个南昌亭长大概多少有点钱,韩信就老到他家里去混饭吃,天天去吃,吃得这个南昌亭长的老婆一肚子气。最后,南昌亭长的老婆就想了一个办法:半夜起来做饭,天亮之前把饭端到床上,全家人吃光。韩信早上起床,摇摇荡荡来吃饭,一看饭已经吃完了。韩信当然明白了,人家是讨厌他了,他一赌气,就和南昌亭长绝交了——我不跟你玩儿了——他脾气还大得很。

然后他跑去干什么?跑到河边去钓鱼。你想想他这种没本事的人,我估计那鱼大概也是钓不上来的。正好,河边有几个洗絮的老大娘,叫做漂母——那个时候丝绵的棉絮要到河里面洗一洗。这些漂母每天来洗絮的时候都自己带饭,其中有一个一看韩信没饭吃,可怜他,就把自己带的饭分给他吃,每天去洗絮就每天分饭给韩信吃。有一天她漂絮的工作做完,就跟韩信说,明天我就不来了,以后吃饭的问题你自己想办法吧。韩信说,谢谢大娘,将来我一定厚报您。漂母说,大丈夫不能自食其力,还说什么厚报?我不过是同情你罢了,你还说这种大话?

所以,此时的韩信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因为他不讨人喜欢,大家就都瞧不起他,瞧不起他就有人会来羞辱他。有一天,淮阴市面上一个地痞无赖就跑来羞辱韩信,说,韩信你过来,你这个家伙,个子是长得蛮高的,平时还带把剑走来走去的,我看啊,你是个胆小鬼!他这么一说,呼啦就围上来一大群人看热闹。这个家伙气就更盛了,说,韩信你不是有剑吗?你不是不怕死吗?你要不怕死,你就拿你的剑来刺我啊!你敢给我一剑吗?不敢吧?那你就从我两腿之间爬过去。

大家都看着韩信。是杀啊?还是爬啊?韩信怎么样呢?司马迁用三个字来描写:“孰视之”。这个“孰”用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孰”,但是跟成熟的“熟”是通用的。“孰视之”就是盯着他看,看了一阵子,他把头一低,就从这个无赖的胯下爬过去了,然后趴在地上。看到这个场面,一市人皆笑——整个街上的人都笑,这就是有名的韩信遭受“胯下之辱”。 (鬼大爷www.guidaye.com) 

胯下之辱对一个男人来说那是奇耻大辱啊,而我们前面讲过韩信是一个破落的贵族,是一个士,谁都知道一句话:“士可杀而不可辱”。韩信为什么接受这样一个奇耻大辱呢?他还是不是个士?他究竟是英雄还是懦夫呢?

揭秘韩信激怒刘邦的三件事

“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这大概是韩信流传至今仅有的诗句了。如果单从字面上看,前4句尚且是范蠡写给文仲信中的内容,只有后两句才是韩信的创作。但恰恰是这短短的两句诗,赤裸裸地展现了封建时代君主与功臣之间那种若即若离、尔虞我诈的血淋淋的关系,千百年来警醒着后来人。

韩信,太史公将其评价为领衔萧何与张良的“汉三杰”之首,在整个楚汉相争的战场上,韩信功高,莫可比也。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谋臣兼统帅,却从来没有被刘邦视为“自己人”。当然,细说起来,这事也不能全怪刘邦,谁叫你韩信曾经是项羽的人呢?此其一也。

更有甚者,当韩信率军连克齐地70城时,恰巧刘邦统帅的另一支大军却被项羽团团围困于荥阳。刘邦无奈,派军使命韩信“伸出手来拉老兄一把”。韩信却并不着急派兵,而是要求刘邦封他为“假齐王”,表面上说是为了便于治理整顿齐地事务,实则可以理解为借机要挟,有不臣之心。刘邦此时已怒不可遏,多亏陈平偷偷往他脚背上踩了一脚,使刘邦从震怒回到理智与现实中来,不仅“没有”见怪于韩信,反而封他做了“齐王”,连个“假”字都顺便删了。韩信喜形于色,很快便带兵解了刘邦的围,刘邦心中却暗暗为韩信记下一条死罪。此其二也。

后来,刘项决战,刘邦约韩信同时发兵,到时却不见韩信兵马,导致刘邦再吃败仗。直到刘邦故伎重演,再次向韩信许愿,韩信才大举发兵,一战破楚。项羽被灭,刘邦没有了外患,这就意味着韩信对于刘邦的重要性已不复存在。刘邦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此其三也。

有了这三条,刘邦向韩信下手那就只是等时间找机会的问题了。

机会很快就来了,打败项羽一年后,刘邦借口南游云梦,兜里却揣着一封告韩信谋反的信件,召韩信见驾。而韩信这个人,对敌作战总能审时度势,奇谋百胜;唯对内部从不设防,自认为凭本事吃饭,别人奈何不得。所以才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被人擒拿起来,也就在此时,很少写诗的韩信从口中喊出了6句18字的这一段诗句。

或许是刘邦自己心虚,手中并无韩信必反的真凭实据;或许是出于某种恻隐之心,韩信如此一嚷嚷,倒使刘邦有点不好下手,只好将韩信暂且带回洛阳,贬为淮阴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也对群臣起到一种杀鸡儆猴的效应。倒是他那位心智更毒的皇后吕雉,趁着刘邦率军镇压陈稀造反,偷偷摸摸便将韩信给杀了。

刘邦杀韩信,表面上是个案,其实揭示了开国皇帝与功臣之间的微妙关系。我们还是以“汉三杰”为例。韩信为刘邦忌恨,这多少情有可原或事出有因,那么,一贯勤勤恳恳,做人低调的贤相萧何又怎么样呢?

韩信被斩后,刘邦拜萧何为相,赏重金并加派500卫士于相府。满朝文武为此尽来道贺,唯有一朋友悄悄提醒萧何:“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说明皇上已经瞄上您了,这500卫士,并非来保护你,而是来监视你的啊。”萧何大惊,问计安在,朋友如此这般一番妙计,萧何第二天就将全部家产捐出来劳军。刘邦闻讯,高兴得手舞足蹈,500卫士也不再提了。

以萧何之贤尚遭刘邦猜忌,在他手下当官做事,尤其是做大事就不能不多留个心眼。这方面,汉三杰中的另一人张良算是有先见之明。他很早就为自己编了一个遇仙而得兵书的故事,胜利后,马上宣布身体有恙,要闭关修炼。而这一来,就赢得了刘邦的信任,不来找麻烦了。

刘邦与韩信的故事其实不止影响了一代人,而聪明的臣子们每每从中汲取的便是功成身退的保命术。还以汉代为例,大将军卫青七征匈奴,每战必胜,功不可谓不高,而且他姐姐又做了正宫皇后,要搁一般人,早不知身重几何了。卫青却步步小心,从不逾矩,说到底就是看透了功臣与主子之间那种关系的奥妙,何况他的主子汉武帝刘彻比起老祖宗刘邦来,也绝不是个善茬。    

萧何为什么帮助刘邦杀韩信

萧何,一个想做好人的管家,不得不因为领导的嫉妒而自污,变成品行不如领导的坏老头……

同为明哲保身,萧何不如同僚张良洒脱。他被刘邦两口子整的灰头土脸,却还是不肯主动放弃相位。

张良“假托神道”挂冠而去,去也彻底,而萧何为了保身宁可“自毁其名”,就是不肯自动退出官场,可见比起同事张良来,说他是一位恋位到死的官迷并不为过。

萧何崇尚黄老,推崇无为是人所共知的。在西汉大营里,他长期扮演了一个“好好先生”的角色。然而这个“好好先生”其实更深刻的定位是“老奴”,萧何唯刘邦吕雉马首是瞻。只要是刘邦两口子需要,让他干什么都可以,哪怕去做一个奸人。

至少在诱杀韩信这件事上,萧何扮演了“奸人”的角色。刘汉天下,有一半以上是韩信打下来的,这个明摆的功劳萧何应该明了。但在刘邦暗示、吕后操刀的情况下,萧何却主动助纣为虐、承担了“请君入瓮”的重任。

可叹聪明一世的韩信大将军,临死前还在渴望“萧相国救我”,殊不知送他下地狱的正是这位大奸似忠的伯乐。

萧何诱杀韩信,后人有替萧辩白,视为无奈。但纵观萧何行事的老练,此举丝毫看不出不得已的痕迹。

且看萧何的骗招多么老谋深算——

假传圣旨招韩信进京面君,声称叛陈已被捉拿斩杀,列侯、群臣都要进宫朝贺。当韩信对加害已有觉察,托病不出时,萧何以老恩师的身份再度出场,“真挚”对韩信说:“你尽管有病在身,也得勉强进宫朝贺,以免皇上生疑。”韩信别人的话可以不信,单单没有怀疑有恩于己的伯乐。于是,韩信中招,自投罗网。

萧何助杀韩信,当然是为了赢得主子信任保住官位,但深的画外音,则是与这匹自己挑选的、已经失宠的千里马划清界限。如此伯乐,何其自私,哪来的善念?!

自保是每个人的本能,但为了自保去害人就有失厚道了。大奸似忠的萧何,貌似忠厚的伯乐,他太贪恋自己的相位了。为了保住位子赢得主子的信任,不惜助纣为虐、坑杀了自己亲手栽培的千里马,何其歹毒也!

萧何通过助杀韩信,获得了刘邦夫妇对他的加倍恩宠,这可谓是“卖灵魂以投主,踏鲜血而求官”。

历史上众多“好好先生”其实都未必是个好人。他们所信奉的中庸哲学,讲究“不偏不倚、左右逢源”,然而如此这般,他们的重心在哪里呢?到最后无非是一种“墙头草”状态,哪边风硬倒向哪一边。为了保住自己,所谓中庸是偏向哪一方都可以的。

因此,所谓“好好先生”,中庸信徒,其本质大都乃趋炎附势之徒。他们没有主见,也没有善恶,有的只是永远跟着最有实力的主子走的“信念”。

中庸哲学的克星是强人哲学。萧何前后遇到两个克星。前期刘邦,后期刘邦的老婆——吕雉。这对夫妻把准了萧何的脉,将这个老头玩于股掌之间。

刘邦最忌惮属下野心,其实萧何也是最没野心的一个人。但是你要向刘邦证明自己泯灭了野心,就得表现出来。

本来萧何是通过“体恤民情”来为自己的好人形象加分的,但是在主子疑心病加重情况下,好人好事也是讨好百姓、功高盖主的一种野心,所以好人好事也不能干了,于是萧何就开始干些强买强卖、囤积居奇的贪事,这就是萧何“自污名节”保官的绝招,何其怜也!

比起全身而退保命的张良,萧何除了保命,更要保官。为了保官,他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不惜当帮凶,直至作践自己。

然而,即便萧何把自己作践成这样,主子刘邦也还并没有完全放过他。萧何在60多岁时曾被病中刘邦以“大逆不道”之名下狱,后良心发现又予以开释。出狱后的萧何已经被折腾得没有人样,但就到了这步天地,他也没有提出辞职告老还乡,终身丞相一直干到死为止。可见,萧何恋位,到了何种程度!

萧何的黄老治世不失为一种政治手段,而他的人生哲学,对于后世官场作风的影响,极为副作用。自萧以降两千年,中国官场“好好先生”群体越发壮大,在清道光时期,军机处领班曹振镛“多磕头少说话”成为浓缩他们生存哲学的座右铭,他们无为而无见,使中国政坛成为不死不活的活僵尸墓地

从竞争的角度诠释,晚年萧何属于逆淘汰胜出的庸人;从生存哲学的传承而论,萧何是两千年后的曹振镛们的祖师爷,曹振镛“多磕头少说话”,说明一代更比一代庸,“好好先生”总是不愁后继有人。

张良是刘邦的合作伙伴,而萧何则为刘邦一奴才。合作伙伴的人格是相对独立的,而奴才是没有人格的。合作伙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独立也能活下去。而奴才是寄生物,不依附主子根本无法生存。这就是张良与萧何的本质区别。一个潇洒,一个苟活的哲学理由 

上一篇:刘邦老婆吕雉

下一篇:刘邦是楚国人吗

标题:《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
地址:https://m.guidaye.com/minsu/lishi/43839.html
声明:《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