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阴阳浪子 > 三十、父女重逢 > 正文

三十、父女重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陈青云时间:2016-08-28
沐莹与少华和绛珠到了庄外,见庄内并无一人敢追,站住说道:“华妹,听碧莲说:你从皇甫山庄学了本领,救了她,又在恒山学什么武功……怎么被囚在地下室?”
    少华道:“我从恒山铁槛寺学了金刚掌,回到皇甫山庄,范春景是皇甫老前辈的徒弟,皇甫老前辈欲制一种毒的解药,知范家庄有一种叫罂粟的毒草,让我来讨这东西,谁知走到庄外被这种花薰倒,被范春景抢进庄来。他见我俊美,就关进天字一号地下室,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若不是莹哥你来救,恐怕……恐怕……”她说着泪珠纷纷落下。
    沐莹道:“范春景那狗崽子倒是被我送进了牢房,王知府那狗官就是不杀他,暂时也不敢放,而且他已残废,再不能作践妇女了。可是恐怕我若是不来,陈志成那小子不会放过你们。他今日作践了天字第二号的姊妹,明天就要去作践你们。”
    少华道:“范家那狗崽子靠就靠用罂粟制的药迷人,我们可不怕陈志成这狗东西……”
    沐莹道:“华妹对陈志成还不了解,他比范春景可厉害得多呢!”
    少华对绛珠道:“绛珠妹,是吗?”
    绛珠点头道:“是。陈志成那狗东西,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还忘恩负义,莹哥保护他脱离强敌追击,又教他学了几种武功,可是他却想杀莹哥哥灭口,想消灭了他的对手,自己天下无敌……”
    少华道:“这小子好可恶,等他碰到我手里,我一定杀了他!”
    沐莹道:“现在这小子武功超群,机智过人,方才他已败在我手,可是却让他狡猾地逃跑了。他家离这里不算远,我想他定是逃回老巢,想到他家里去找他……”
    少华道:“常言,‘常穿着袍子,不愁会不着亲家’,找这小子何急在一时呢?我们兄妹好不相易在此相遇,有好多积愫要说,何忍遽然分别呢?”
    沐莹道:“华妹,当然,我们兄妹陶醉在一起,比去找这小子算帐重要多。但是,这小子盗去了我的几份武功秘籍,又盗去了唐老前辈遗赠日月神教的价值连城的珍宝。现在乘他回家,我可以抓住他,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再找抓他的机会就难了!”
    少华道:“既是日月神教的东西,一定要追回。现在唐姐姐怎样?”
    沐莹道:“唐姐姐的情况实在不太好。唐姐夫被鲁王惨杀了,唐姐姐组织了义军,杀了鲁王为姐夫报了仇。可是杀鲁王是侵犯皇权,蔑视皇族,朱棣那狗皇帝气得暴跳如雷,调兵来讨,吃了败仗回去,必不肯善罢甘休,故唐姐姐放弃山东老寨,到太行另选新址,施行化整为零的策略,游击敌人。这次我们派碧莲出来,就是为了找你的,想不到碧莲至今未见你……”
    少华道:“如此说,去晚了,就见不到唐姐姐了?”
    绛珠道:“我去找唐姐姐她们,沐大哥和华姐去找陈志成……”
    少华道:“不,我也去找唐姐姐,我总得见上唐姐姐一面,然后再来帮沐哥。”
    沐莹道:“那么咱就分头行动,我的暂时地址是陈家庄,我先在那里守株待兔。”
    少华道:“莹哥,那里陈志成之事一了,你就去找唐姐姐。”
    沐莹道:“唐姐姐如有用我处,就到陈家庄或皇甫山庄来找我。”
    少华道:“好。”少华拉了绛珠欲行,沐莹道:“绛珠妹妹,你先走,我有几句话对你华姐说。”
    绛珠调皮地道:“还有体己话吗?我先到前面玩玩景等华姐。”
    沐莹红了脸道:“小丫头,怎么和大哥耍贫嘴?”
    绛珠向前走去,少华立住不动:“莹哥,什么事还要背人说?是为绛珠之事吗?”
    沐莹惑然:“为绛珠什么事?”
    少华道:“我看得出来,绛珠心里在爱你,你也……喜欢她。”
    沐莹道:“你胡扯。华妹,我要和你谈正事。”
    少华急道:“你就快说嘛,今天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
    沐莹道:“碧莲她……是把我……”
    少华道:“那丫头是把你给了我,怎样?”
    沐莹道:“可是她,她是违心的,她很痛苦,要出家……”
    少华道:“我看是你娶不到碧莲妹,很痛苦,要出家,是不是?”
    沐莹红了脸道:“哪里?哪里?少华,你别胡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少华道:“碧莲妹慷慨,我也慷慨,我再把你让给她。让我去,你去找那碧莲妹吧!”欲走。
    沐莹赶忙拉住央求道:“好妹妹你听我说,……我知道妹妹是豁达人,见她离开我们很痛苦,就答应了她……”
    少华道:“你答应了她,就去找她。和我商量个什么呢?”又欲走。
    沐莹急忙拉住她:“妹妹,妹妹,我怎能得一搭一,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少华道:“你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便宜都给你,我不干,你让我走!”
    沐莹觑了觑绛珠,见绛珠转过山岭,噗嗵一声,给少华跪下:“妹妹,妹妹,我替碧莲求你……”
    少华扭过头,不理他,一会儿冷冷道:“你替碧莲求情,不行。”
    沐莹道:“我替我求情,我给你叩头,行不行?好妹妹,你答应我。”他非常不安。
    少华噗哧一声笑了。沐莹问:“妹妹,你答应了?”
    少华道,“我笑你个大男人,那么轻易给人下跪?”
    沐莹红了脸道:“给我妹妹下跪,有什么?”
    少华道:“我问你,为了碧莲你肯给我下跪,将来为了我,你也肯给人下跪吗?”
    沐莹道:“肯,肯。将来为妹妹求人,我也肯下跪的。”
    少华道:“快起来!快起来!叫绛珠看见,成什么样儿!”
    沐莹道:“妹妹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少华道:“看你这傻劲儿,你不了解我吗?其实碧莲把你让给我时,我就打定了主意,我们二人共事于你。碧莲是个好姑娘,我愿意和她姐妹相处的。”
    沐莹给少华作揖:“华妹,我真好,我碰上你,真幸福。”
    少华道:“那绛珠姑娘也是个好姑娘……”
    沐莹道:“华妹,你别提了,绛珠是个好姑娘,可是天下好姑娘多得很,我能都要吗?我们做哥哥、做姐姐的若爱她,给她操点心,帮她选个好丈夫就是了。”
    少华道,“可是那孩子对你也是痴情的,你拒绝她,她想不开怎么办?”
    沐莹道:“我把她交给你了,这就要看你的了。”
    当下二人分手,少华去找绛珠,沐莹独奔陈家庄。
    当年,陈家的房屋,已被圣手如来的人放火烧干净了。原来的陈家已是一片废墟,瓦烁堆堆,杂草丛生。沐莹默立宅边,甚是凄凉。他想,昔日的陈家,曾是此地首富,陈守旭因一念之差,误入了圣手如来帮伙,落得家破人亡。现在只剩下陈翠屏姐弟俩,而陈志成又那么堕落,将来必将被武林迫杀,莫说替父母报仇,连自己的性命也难保。想到报仇,也就想到自己的仇。爹妈被人杀了二年多了,恐怕尸体早已腐烂。可是连杀爹妈的仇家也不知是谁。爹妈的仇未报,自己怎么能苟活世上为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默立宅边,泫然而涕。正哭得伤心,忽然背后一个声音进出:“自古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公子有什么心事?”声音苍老。
    沐莹回头看说话之人,是一个老头,风尘仆仆,但精神矍铄。沐莹道:“小生过去曾到过此宅,见主人甚是富豪,今日此宅如此凋败,伤感家事,所以落泪。”
    老者道:“啊,原来如此。少侠言到过此宅,认识此宅的主人吗?”
    沐莹道:“此宅的老主人叫陈守旭,是武林前辈豪杰,可惜我来访时,已惨遭圣手如来一伙杀害。我只见到了老夫人和少主人,此宅的少主人倒是认识。”
    老者急问:“少侠,你快说,老夫人在哪里?”
    沐莹道:“也惨遭圣手如来杀害了,坟茔就在庄东山坡下。”
    老者泫然欲泪急问:“少侠可知道少主人在哪里?”
    沐莹道:“我也正在等他。”
    老者急问:“少侠,你等他有事吗?他现在怎样?”
    沐莹这才注意到老者对这家,对陈志成充满关切之情。他说道:“这家的少主人很堕落,他偷了我的武功秘籍,偷了泰山腹洞中唐振坤老前辈遗给日月神教的珍宝逃走了!”
    老者道:“你说的这个人是陈志成吗?!成儿他能干出这样的事?”
    沐莹道:“我说的这人正是陈志成。听老人家的话似是与陈志成有亲戚。可是我不怕你生气,原来的成儿是不错,现在的成儿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牲,连猪狗都不如。”
    老者大怒道:“你……你为什么这样骂成儿,你可要给我说清楚!”
    沐莹道:“你既是他的亲戚,我更要说给你听,让你知道这时的成儿多可恨!这里的老庄主陈守旭遇害的那几天,我到他家去。为了斩草除根,那个圣手如来,来杀他和老夫人,我救了他们。老夫人带成儿离家出走,这宅子便是她母子离家后圣手如来的人烧的。老夫人和成儿逃出庄外,老夫人还是被他们杀了。老夫人临终前,把成儿托付给我。我葬了老夫人,带成儿离了这是非之地。为了让成儿学好武,给父母报仇,我带他到泰山腹洞中,拿出几种绝世武功秘籍让他学。没想到他把几种绝世武功都学会了,不但拿了我的几种武功秘籍拒不还我,还偷走了唐振坤老前辈留在洞里准备给日月神教的全部珍宝。特别可恨的是,他明明知道那个假唐振坤就是杀他父母的凶手——圣手如来,却与他勾结要杀我灭口。现在他只有姐弟俩,可是他为了要挟我们,却用剑逼住他姐姐陈翠屏做人质。前几天,他又和范家庄的恶霸范春景交了

    朋友,常到他家地下室里去强奸抢去的姑娘……”
    老者听着,脸色由铁青转为苍白,但突然大叫道:“不,你说的不是真的,这个坏东西不是成儿,不是成儿……”
    沐莹问:“老先生,你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关心志成?”
    老者道:“老夫就是陈守旭,是成儿的父亲……成儿从小知礼懂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不会的,不会的……”
    沐莹道:“陈老伯,都说你罹难,难道你没……”
    陈守旭道:“那时,圣手如来把我逼下山崖,我大难不死,却遁迹江湖去避祸……少侠,你是谁?你说的有关成儿之事,都是真的!”
    沐莹道:“小侄沐莹,是燕南人,父亲叫沐临风……”
    陈守旭道:“是哦,原来是天下无敌剑燕南沐大侠的公子?”
    沐莹道:“陈大伯,很不幸,不知怎么,成儿中途变坏,变得人性全无……”
    陈守旭疑信参半:“成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怎么变得这么坏呢……?不可能,不可能……”说着叹息着摇头。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道:“爹,成儿变坏,这是真的。”陈翠屏走过来,后面跟着杨逢春。
    老者睁大了眼睛看着陈翠屏,大叫:“屏儿!真的是你?”
    陈翠屏抱住陈守旭哭道:“爹爹,娘惨遭不幸了!家也被仇家毁了。女儿为了给爹娘报仇,到处寻找弟弟,本想寻到弟弟,一起报了家仇后,帮他恢复家业,想不到弟弟他……”她哭得哽咽住,再说不下去了。
    陈守旭道:“想不到成儿变得这么坏,我一定亲手杀了这个孽子,为陈家清洗门户。”
    陈翠屏道:“爹爹,成儿尚小,也许将来会变好的,我和你女婿正在追踪他,想劝阻他别做坏事……”
    陈守旭讶然道:“我女婿?谁是我女婿?”
    陈翠屏道:“女儿与彬彬出逃后,彬彬又被高管家设计捉去,女儿无力救援只得罢了。不放心家里,回到家才知道家毁人亡。我痛哭了一阵,离开了家,想寻弟弟去为爹娘报仇。在外漂泊,遇到强贼欺负,多亏杨逢春相救,女儿正无依无靠,见逢春诚实、善良,武功又高,和他情投意合,订了终身……逢春,快见过岳父!”
    杨逢春正与沐莹谈别后遭遇,见翠屏唤他,赶忙过去施礼:“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杨逢春有礼了。”
    陈守旭见杨逢春生得英俊、轩昂,甚有好感,温言问:“贤婿祖籍哪里?”
    杨逢春道:“小婿出身寒微,祖籍桃源,是桃源杨家人。”
    陈守旭:“桃源杨家是武功世家,女儿挑选了这样的丈夫,好哇!”
    陈翠屏道:“逢春已把给咱报家仇为己任,我们今天回来就是给爹娘扫墓的,不意爹爹还活在世上,女儿真是好欢喜!”
    陈守旭道:“难得女儿、女婿有这样的孝心。我有这样的女儿,比有那个逆子强多了。”
    陈翠屏:“爹爹也不要生气,他将来若不悔改,就自作自受罢了。”
    陈守旭道:“若是你娘地下有知,知道那孽子如此堕落,岂能瞑目!”
    杨逢春道:“我们若能早找到他,也许能把他劝回,如任他泥足深陷,将来他就积重难返了。”
    陈守旭怒道:“孽障死了倒好,省了给我陈家丢人现眼!”
    杨逢春道:“现在岳父大人尚健在,也许能把他教育过来。”
    沐莹道:“昨日他到范家庄去作孽,被我追跑,我以为必回家看看,故来此找他,不意这小子竟没来……”
    陈翠屏道:“如此说他人就在附近。他从泰山回来,可能就是为了看家,我们在附近就能等到他。”
    沐莹道:“照理说,‘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枝。’狐死必首丘,人人都该怀念家乡,可是他已失掉人性,莫以常人度之。”
    陈守旭恨恨地:“孽子!假若让我碰上他,我绝不饶他……”
    杨逢春道:“岳父这里已无房居住,我们还是到附近市镇,觅店住下吧!”
    陈守旭:“我来家乡一趟,无论如何要拜拜你娘的墓才走。”
    沐莹道:“陈伯母的墓,我知道,我带陈伯父去找!”
    说着在前领路,领大家到庄东山脚下。只见几颗苍松翠柏下,并排两座石墓,每个墓前,树着一块平面大石,石上用刀剑等物刻了字。一个墓前石上的字刻的是:陈府君姜夫人之墓。另一个墓前石上刻的是陈府君讳守旭之墓。
    陈守旭看着自己的墓叹道:“陈守旭一生只走了一步错棋,竟惨败如斯,夫人!夫人!都是我害了你们。”说着大哭。
    陈翠屏早趴在姜夫人的墓上哭得死去活来!
    沐莹道:“陈伯父和陈小姐节哀顺变,一切都是天意安排,我们还是找成儿和去报仇要紧。”
    杨逢春也劝道:“屏妹!屏妹!应劝岳父保重身体要紧。”
    陈翠屏这才止住哭,向墓碑拜了四拜,庄重发誓道:“娘,女儿发誓为你报仇,此仇不报,女儿不立身世上!”
    陈守旭道:“夫人,你有这样的好女儿,该瞑目了。成儿无状,我要处治他以正门风,请原谅我!”说罢直起身,欲行,只见迎面走来一个人,这个人见他们,撒腿就跑。
    沐莹眼尖,认出来人正是陈志成,喊道:“陈志成,你别跑了,你父亲和姐姐都在此!”
    陈志成脚顿了顿,看了陈守旭一眼仍是扭身就跑。
    陈守旭大怒喊道:“孽子,站住!”说着腾身空中,飞向陈志成。几个鹘起兔落,就已经到了陈志成跟前,拦住他的去路。
    几个人都跟上去,把陈志成围住。
    陈志成扯剑在手:“你们要做什么?”
    陈守旭道:“畜生,爹爹在此,你还敢动手吗!?”
    陈志成道:“若是他们‘恶人先告状’,爹爹先入为主,偏听偏信,孩儿不甘受曲,也就只得……”
    陈守旭道:“你忤逆父亲,还敢巧言狡辩,怙恶不悛,真是逆子!我陈家岂容你这样的孽子玷辱门风!”说着出剑就刺。
    陈志成躲过。陈守旭连刺三剑,剑法凌厉,均被陈志成躲过。
    陈翠屏道:“成儿,快认错,只要你悔改,姐姐保你没事。”
    沐莹道:“成儿!快向爹爹悔过,交出那批私藏的东西,我念你年幼无知,误入岐途,既往不咎,我们仍是好兄弟!”
    陈志成恨恨:“哼!都是因为你,才害得我如此。你也不过让我学了点武功,又反悔了,就借故杀我,谁与你是好兄弟!”
    杨逢春道:“你为恶,还振振有词,真是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你!你这样之人,世上怎容!?”
    陈翠屏道:“成儿,你若能迷途知返,尚有前途,快悔过吧,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不会害你!”
    陈志成恨恨道:“哼,亲人!什么亲人?既是亲人为什么胳膊肘往外扭,向着别人!”
    陈守旭道:“畜生!你已人性全无了,我要为陈家清理门户!”又一剑刺去。

    陈志成出剑架住:“爹爹,孩儿宁做逆子,不做冤魂,请勿苦苦相逼……!”
    陈守旭道:“难道你真欲与我动手吗?”又刺一剑。
    陈志成还手:“恕孩儿无礼!”边说着使出沐家的公孙越女剑法。
    杨逢春跳过去,对陈守旭道:“岳父请退下,待小婿替你教训他!”
    陈守旭道:“不,我要亲自教训他。沐大侠你称天下第一剑,尚辞武林盟主不做,他只学了几招沐家剑法,就枉自尊大,托妄嚣张,想做什么武林盟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让我来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死也死个明白。”又出招,改用雷霆紫电剑。这种雷霆紫电剑,招招都如雷殛大地,电劈长空,使出来就是猛烈的攻招,攻得对方若去防,从此就绝了攻的机会,若不防就两败俱伤。陈志成当然不愿两败俱伤,这种剑法一使,他就连连后退,只顾防守,没有进攻的机会。
    沐莹、陈翠屏、杨逢春原来担心陈守旭打不过陈志成,见陈守旭使出了这样厉害的剑法,这才放心。均站在旁边,观看结果。陈志成只守不攻,剑势越来越弱,最后大叫道:“爹爹!你再逼我,我可要使风火掌了!”
    陈守旭冷笑:“孽子!无论你使什么招儿,我都接着你的。”
    陈志成剑交左手,后撤几步,默念口诀,右手运功,一进身,掌随身吐。只听呼呼风声,几乎吹得陈守旭立脚不定。陈守旭使个千斤定地,定住身躯,然后也剑交左手,出右掌迎接。“呼”的一声,二掌接实,二人身子各晃了晃,后退两三步才站定。陈守旭浑然无事,陈志成看掌,只见掌心煞白,全掌冰冷,不禁骇然,赶忙纵身后跃,慌慌张张逃走了。
    陈守旭要去追,被陈翠屏叫住:“爹爹,给他最后一个改过机会,让他去吧!”
    陈守旭怒气填膺,但收住了脚,口中仍骂着:“冤孽呀!冤孽呀!……”
    沐莹想追,但是当着陈守旭和陈翠屏的面,不好表现出对陈志成恨太深,也就罢了。对陈守旭赞道:“陈伯父,好剑法,好掌法!各叫什么名字,能不能示给小侄等!”
    陈守旭道:“这剑法叫雷霆紫电剑,全剑共十六招,全是攻招,使得快了,能破各种剑法。这是幽冥洞主司马绝尘近二十年幽居洞中创造出的一种剑法,创出后,他还没试过,传给老夫,老夫今日也是发硎初试。”
    杨逢春道:“岳父说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是至理名言。这雷霆紫电剑真是妙极了。”
    陈守旭:“这掌叫阴阳应变掌,也是司马绝尘创出对付风火掌、寒冰掌怪异功夫的。这种掌见热掌类掌法则变寒;遇寒类掌法则变热。方才成儿使的是风火掌,我的掌就变成了寒冰掌克制了他。”
    陈翠屏道:“爹爹,这些绝世武功都是你落下悬崖后学的吗?”
    陈守旭道:“是的。那次我受到圣手如来的攻击,我自忖打不过圣手如来,就跳下悬崖。可是,我跳下悬崖后并没有死,不过,知道那伙人必在我家附近等候,没有必胜他们的武功就不敢回家,我就在崖下到处走,想不到竟在半山腰遇到一个幽冥洞,进去后幽冥洞主司马绝尘对我很热心,说他在洞中隐居了二十年创了两种自谓神功,希望靠我给他传世。从此我隐居在洞中半年多,学司马老前辈身上的全部武功……”
    陈翠屏道:“想不到爹爹掉下悬崖倒因祸得福了。可是弟弟他……”
    陈守旭道:“这个孽子,他不是陈家人,不要再提他。”
    这天夜里,几个人住在陈家庄附近一个小镇的客店里。大家吃过晚饭,在陈守旭房里闲聊天。杨逢春对沐莹讲了别后经过。原来他们二人要追寻陈志成,一直在山东,河北一带活动。他们在沧州地方,看见一家大出殡,陈翠屏想起爹、娘的墓葬无人扫,要回来拜祭爹娘的祖坟,二人就到陈家庄来了。
    沐莹道:“杨兄和陈小姐你们来得好,不然就见不到陈伯父。而且……而且,若不是你们来揭露成儿,他巧舌如簧,我倒长了百口也辩不过他。”
    陈守旭叹道:“我怎么也没想到成儿变得这样坏,真是家门不幸啊!”
    大家都叹息,陈翠屏道:“爹爹不用伤心,将来有女儿给你颐养天年。”
    一提到陈志成,大家便心情不好。这夜,沐莹正在熟睡,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他一跃而起,已经宝剑在手。可是猛觉得屋里有异香,脑袋发晕,看杨逢春和陈守旭,见他们也听到动静,欲起身,但都晕倒炕上。他心想:“不好!准是屋里进了薰香!”他一推窗窜了出去,到了屋外,才觉眩晕轻了。他一跃上房,举目四望,是夜月明星稀,借皎洁月色看见店后野地里有两个人格斗。沐莹飞跑过去,到跟前一看,格斗的二人一个是陈志成,一个是碧莲。
    沐莹招呼道:“碧莲妹!碧莲妹!你从哪里来?怎么与这恶贼打斗在一起?”
    碧莲道:“莹哥,你给我观阵,我先杀了这无义贼,再对你说!”说着用手中剑狠刺陈志成。
    陈志成不说话,全力战斗,二人是一样剑法,又功力悉故,一时胜负难分。
    沐莹刚到二人旁边站定,陈翠屏也来了。
    陈翠屏问:“沐大哥,是怎么回事?”
    沐莹道:“这个姑娘是我碧莲妹妹。我也是方才到这里。估计情况是志成这小子往我们屋里吹薰烟,被我碧莲妹发现了,二人就打了起来……”
    陈翠屏大惊:“我爹爹和杨逢春呢?”
    沐莹道:“他们都中了薰香,躺在店屋里起不来。”
    陈翠屏对陈志成骂道:“成儿,你真禽兽不如,怎么连爹爹也想害!”
    陈志成道:“现在我只有敌人,哪有父子?”
    陈翠屏抽剑向前,咬牙切齿道:“看我杀了你这败类!”恶狠狠向陈志成刺了一剑。
    碧莲道:“陈姐姐,你退下,小妹替你整治他!”说着使出公孙越女剑中厉害招数猛攻,陈志成不慌不忙,将她的招数化解。
    一会陈守旭和杨逢春跑来。陈翠屏问:“爹爹,你和逢春不是中了他的薰香吗?”
    陈守旭道:“是,已将我们薰懵了,多得沐贤侄开了窗子,屋里进了凉风,我们才清醒了,跑到这里来。”
    陈翠屏道:“你们都中了成儿的薰香,多得这位碧莲姑娘相救,他才未得逞。”
    陈守旭:“好混帐的东西,连爹爹也害,真是禽兽不如,我去杀了他!”拨剑向陈志成扑去。
    陈志成曾和碧莲交过手,知道和碧莲功力彷佛,不怕碧莲,后来见沐莹和陈翠屏来,知道沐莹和陈翠屏不会帮碧莲去杀他,也不甚在意。后来见陈守旭也来了,心中害怕,觑着陈守旭抽剑,跳出战团撒脚就跑。
    碧莲挺剑追去,穷追不舍。陈守旭欲去迫,忽然一阵眩晕恶心欲吐,陈翠屏赶忙上去扶住。杨逢春也感到眩晕,但强自忍住。沐莹见陈守旭晕倒,赶忙掏出解毒药来救治。
    沐莹这解药,还是范家庄那小女孩给的。他只用过一次,自己身上已有了抗毒性,剩的那些就攒了下来,今日留给陈守旭、杨逢春吃。
    沐莹给陈守旭吃了药,又给杨逢春吃了些,见二人从昏迷中醒来。去看陈志成和碧莲,二人已经去远,不见了人影。
    沐莹和翠屏,扶陈守旭和杨逢春回店。陈守旭和杨逢春睡到天亮,才完全清醒。陈守旭、陈翠屏和杨逢春商量今后的打算。陈守旭对杨逢春道:“我已家毁人亡,又碰到志成这不成才的东西,我再不打算建家立业了,报了仇,我就去四海云游,将来老死丘壑算了。”说着非常伤感。
    杨逢春道:“岳父的仇家,现在已成了日月神教的教主,岳父的武功再高,现在一个人也斗不过他。你老这么大年纪,就不要在外徒受风霜奔波之苦了。我和翠屏给你在陈宅旧址结——草庐,你就先在那里等待报仇的机会,等着报了仇,再随小婿去榉源颐养天年。”
    陈守旭道:“你们有这个孝心,就对我晚年是很大的安慰了,不过我有敷天之恨,怎能在此索然静居呢?我还是去找仇人,报伽雪恨,了我心愿。”
    沐莹道:“陈大伯,你年纪大了,报仇的事让给我们青年人吧!”
    陈守旭一拍胸脯:“沐贤侄说我老了吗?可是我还不服老呢。贤侄,你没读过这两句诗吗?‘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哪!我是穷且益坚,老当益壮。”
    沐莹自语道:“老当益壮,……老当益壮……我们少年宁知白头之心。伯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让侄辈们衷心佩服。但是这个圣手如来,多种面孔,多重身份,伯父欲报仇,寻找他可不容易。”
    陈守旭道:“他是神仙,鬼怪吗?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到他。”
    沐莹道:“虽不是神仙鬼怪,但找他也很不易。他第一种身份是桃源杨家的叛逆,违背祖先之意出来为非作歹;第二种身份就是天外来客的主人圣手如来;第三种身份是日月神教教主唐振坤,现在他住在罗刹魔域里,连见他面,都不可能,就更不用说报仇了!”
    陈守旭道:“罗刹魔域,我知道,若在外边找不到他,我就去端他的老窝。”
    听到这里,沐莹灵机一动。对陈守旭道:“伯父,小侄从早就听说这个罗刹魔域,想去探探,苦于无人知其地址,至今未能成行。陈伯父,你能把罗刹魔域的详细地址见告吗?”
    陈守旭叹了口气:“贤侄,要问详细地址吗?对吓起,若让我自己去找,或者还能找到,若让我说它的详细地址,那就太难了。恐怕我怎样说,你去按图索骥也不行。”
    沐莹道:“陈大伯,你就说个大体的路征嘛。”
    陈守旭道:“好,好。”他用手划着圈道:“此地在五台山峰的南面,分迷岭附近的山中丘,寻他的标志是沿途有松树。……当然,要找吧,必须有心人仔细观察,查访……”
    沐莹道:“陈伯父!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让我们小辈们去杀他,你就等着我们胜利消息。”
    陈守旭道:“好,好。有了你们这些后起之秀,我报仇有望了。我就厚颜倚老,报仇之事交给你们了。”
    沐莹道:“陈伯父,明日我们就给你结庐,等我们发现了仇人,再来找你……”
    陈守旭道:“这就好,这就好!为了报仇,我把我的武功传给你们。”
    沐莹道:“谢陈伯父!”
    杨逢春道:“谢岳父!”
    陈翠屏道:“谢父亲!”
    陈守旭坐了,对三人道:“你们坐下,我教你们雷霆紫电剑的口诀,演示给你们这剑法的招式。”说着慢慢把十六招剑法全演了一遍。
    沐莹、杨逢春、陈翠屏跟着陈守旭练了一遍。
    陈守旭教了三遍,三人就把雷霆紫电剑练会了,练会了剑,陈守旭又教掌,这掌功不霸道,中掌后无论生冷、生热,半日后冷热自消失。
    陈翠屏道:“爹爹,女儿的功力,不如他们二人的好,能学这种功夫吗?”
    陈守旭道:“能,只是随发掌人功力的大小不同,它的效力也不同。”
    沐莹道:“姐姐勿虑,弟弟教给你龙象神功!”
    杨逢春道:“我也教给你涛涌神功。”
    陈翠屏道:“谢谢你们。爹爹,你教掌吧!”
    陈守旭教三人阴阳应变掌的口诀,教了每句口诀酌应用方法。三人悟性都非常高,这种掌法,也很快学会了。
    沐莹道:“咱们回陈家庄,为陈伯父营造卧庐。”几个人一起向陈家庄走去。

上一篇:二十九、群艳被救

下一篇:三十一、口外驱虏

标题:《三十、父女重逢》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117/3615.html
声明:《三十、父女重逢》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