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仙劫情缘 > 第三十六章 初战告捷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初战告捷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丹云时间:2016-08-29
  三十余名邪妖中,为首者乃是一名毛发耸立凶眼突唇的凶质黑衫老者,正是道行高深已达“地灵仙”之境,身居“万邪教领路将军”的“凌字真人”。
  此时只见他神色展骇的指使众妖合力御宝抗拒凌空围罩的三道法宝桔芒,但是仍然无法乎复被一股莫名气机所震荡的道基。
  道基不稳御宝之能便弱.所御法物便难抗凌厉盛旺的光罩压炼而逐渐退缩,也因此更使那道侵蚀道基的莫名气机更形强烈。
  如此相复循环之下不到两刻,己见三十余名邪妖所御的法物只能强撑护住身局不到十丈之外了,因此俱是神色惶恐骇然且浮起求饶之意。
  其中道行较差的一些邪妖更是道基逐渐薄弱得一一收回以精、气、神所炼的元神、内丹,藉以增强自卫之力以免道基消散而亡。
  集众妖之法物尚难抗衍光罩,待九名邪妖急收法物后更加雷上加霜,立使护身光罩骤缩三丈,更难平复浮动剧烈的道基了。
  只听一声惨映响起,一名邪妖身躯闪烁连连,终于幻出一支黑雕身躯,垂头丧气的卧伏地面,双眼浮露个乞怜之色。
  于是……黑雕、夜另、冲天鸿、人面哭、苍鹰及一支少见的黑鸣,皆一一现出原形散伏地面。
  此时“凌宁真人”眼见手下群妖中已有数人道基消散得现出原形,而“降魔星君”及两女所御的法宝精芒已逼罩至五丈之内了,恐怕再隔不了多便连其他手下也将道基消散化出原形,那自己岂不也……内心骇畏得思付一会后立时大喝道:“大家快全力催宝,三位教主即将赶来收拾他们了。”
  道基剧荡内心惶恐的群妖原本心骇得哀叹必死,但耳闻将军大喝声立时内心一怔,接而振奋得思付此地离本教不远,只要能奋力自卫相信必有教友查知赶至支援,若是三位教主其中之一也能赶至将对方一一擒住,岂不就能解除道消现形危机?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而能获得敌方丹珠增进道基?群妖各有所想但大致相若,因此立时振奋得提聚全身道行御宝抗衡,果然精光大盛得将对方罩炼光环退出七丈之外。
  就在此时候见“凌宇真人”急收法宝朝后方疾幻而去,利用群邪齐增道行遏迟“降魔星君”所彻法宝光罩时,欲趁机冲出光罩逃之天天。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巧此时“灵香玉女”又祭出另一宝“火云图”,欲加强罩炼群邪之力,眼见群邪法物光芒暴涨上冲,并有一邪迅疾幻化冲出光罩之外意欲逃窜。
  黯慧的“灵影玉女”楚惜惜心思疾转中岂容他窜逃?因此手势挥动中已御使“火云圈”疾罩向“凌宇真人”,而“日桔剑”也化为一道赤芒电射疾迫。
  “凌字真人”内心狂宫中施尽全力幻化逃这,但没想到头顶之间有一只散滋出火光的赤红光圈疾罩而下,待发觉炽热临身急御宝抗拒时,身后又有一道如电赤芒疾曳而至。
  “日精剑”精芒敛收只闪炼出奥热赤光如电疾曳,尚不待急御宝抗拒“火云图”的“凌宇真人”闪避,赤红剑光由他颈项电射而过。
  “网……”
  一声惊骇凄惨的厉呜声骤起,“凌宇真人”的身躯已然化为一支双翼伸展足有西文余的凶猛驾乌,并在此时由它断颈之中疾冲出一支约莫尺余大小的蟹形雾影迅急电曳。
  “则恶乌那里逃?”
  “灵影玉女”楚借借的一声娇喝中,散溢火光的”火云图”已疾罩住“凌字真人”元神,炽红火云紧紧裹住驾鸟元神炙炼。
  另一方的群邪妖中尚有两名已达“地灵仙”之境的“黑丹真君”及“云水真人”,当突见“凌宇真人”收宝退身之时尚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一怔随即暴怒,正欲开口比斥时已见妻那之间,“凌字真人”已是身道兵解元神道对方法宝罩裹炼消中。
  “黑丹真君”及“云水真人”眼见之下立时幸灾乐祸的闷哼冷笑,之后便听“云水真人”急喝道:“降魔星君,我等愿降2。
  “黑丹真君”闻言大急,正欲开口怒此时竞又听身周早已惶恐畏惧的同伴,已一一急声哀呼道:“星君饶了小妖,小妖愿闭”
  “公子饶命哪!小妖愿降……”
  “星君仙姑饶了小妖,小妖愿听从使唤”
  “饶命哪……小妖…:.”
  在群妖的狂急哀告求饶声中,“降魔星君”萧钥锤双目怒睁的大喝道:“收!尔等皆届迫行高强灵异甚而已有身达“地灵仙”之界,当知乾坤万物各有生存之道,也各有天机动运为福祸,然而尔等竞敢结为恶残害异己,令“地灵界”凭添浩劫,如本公子纵饶尔等岂不令受害道友怨气难消?”
  但此时却见“灵彩玉女”风彩领已收回“紫金刀”
  及“紫金,并低语道:“公子,依小婢之见今日不妨先饶了他等,并经由他等传话至“万邪教”中的群妖,传出咱们将率天下各方正道讨伐万邪,想必可使一些尚非极恶邪妖或受道入教的邪妖明哲保身或潜逃离教,如此说不定可分化他等人多势众的优势呢又.。
  “昭!对呀,攻心为上乃是一良策,就依你之意吧”
  “灵香五女”风彩钥闻言芳心欣喜,立时美目满含情意的笑望公子一眼后,便娇声喝道:“众道友听真!我家公子原本义愤尔等迫害正道道友,本欲将尔等一一尽诛,但体念天心及众道友修行不易,因此勉为其难的饶恕尔等重修道行,但希望尔等自此要认清自古以来天心天道为正,若违逆天道便属邪,零售夏至琵琶急琵琶季箕葛罢另3笔空手男讨伐时方能幸免躯毁命丧魂魄化为飞灰尽,永无轮回之境!好言及此尔等自求生路去吧”
  “灵香玉女”话声中“降魔星君”萧翎钰也已神是渐收的收回二宝,并接口喝道:“本公于今日暂饶尔等一次,倘若下次再见到尔待依然存身“万邪教”助封为虐,那就莫怪本公子出手残狙要将尔等魂魄炼为飞灰了,尔等去吧”
  此时群邪妖耳闻“降魔星君”之言已知性命得保,那还敢出言违逆?因此皆是唯唯曙密的垂首拜谢不杀之思。
  另一方的“灵香玉女”楚惜借也收回“日精剑”及“离火龙”后,却无心纵放已被炼得元神淡消的“凌宇真人”元神,并怒道:“公子!其他人皆可饶恕,但此等临阵脱逃不顾同伴生死的无义无耻之徒绝不饶恕,姑奶奶炼消这妖孽为众多正道道友报仇厂只听“灵影五女”楚借借的娇喝声中,“火云圈”
  光芒更为炽旺,爽炼圈内狂乱冲撞的驾精元神。
  群邪妖性命已保内心大宽中,转而怒望身为“翔路将军”的“凌宇真人”元神被逐渐炙炼淡消,皆是冷漠无情的无一肯为哀告求情,甚而有些尚阵吐口水咒骂连连的叫好不止。

  直待炙烈赤火将元神炼为轻烟消散无形后,群邪妖才同时朗“降皮星君”及“灵影五女”、“灵彩玉女”道谢告辞,井赶在迅疾掠至的正道道友之前一一幻身疾曳而去。
  除了三名各幻东、北方之外,余者皆往西面“华山”之方曳去。
  口口口而此时在“华山”之北,紧临大河的一片山区之中,只见足有一里方圆的空际中,闪烁出五光十色的二十余种剑、拐、爪、珠、元神、异宝凌空缠斗正道之方乃是以两位“地灵仙”身分的“白眉真人”及“孤独公”为首,“灵霜玉女”玉凌波及“灵蕊玉女”梅艳雪为辅,率六名正道道友据于一巨石笋林中。
  另一方有十七名邪妖据于近河之方的斜坡上,皆各御法宝狂猛凌厉的攻击正道十人。
  此时只听“万邪教”中一名俱“地灵仙”道基的“水灵散仙”嘿嘿笑道:“嘿!嘿!嘿……鹿道友、柏道友难道不怕毁于此无能轮回了吗?听本仙之劝还是尽早离去莫倘混水才是。”
  “哼!老夫等人如今已深悟覆巢之内岂有完卵?贵教残害异己已是尽人皆知之事,老夫道友“十八公”便曾遭贵教迫害得道行残损化出原形,老夫岂肯再独善其身任凭尔等逐一残害正道道友?”
  “孤独公”沉声驳斥后,“白眉真人”也怒声说道:“孤独道友说得甚是,自从“万邪教”成立至今少说已残害了数百位同道,令“地灵界”掀起了一场无端浩劫,若我等再不挺身而出相抗,恐怕那天也将身这迫害而悔之晚矣”
  此时“灵霜玉女”玉凌波也接口娇喝道:“两位道友何必和这些邪派之人多说废话?只凭前个时辰所遇的十余位道友所言,“万邪教”仗众逼迫天下同道入教供驱策,若不顺应便施法困禁甚而逗夺内丹、道基,如此行径孰可忍而不可忍?只有挟天道正义之师讨伐“万邪教”的恶行,方能使“地灵仙”回复往昔安详宁和的日子。”
  “不灵散仙”闻言顿时嘿嘿冷笑道:“嘿!嘿!嘿—….尔等莫要自不量力的违逆本教,否则恐将道失命丧永难轮回,到时便悔之晚矣!”
  “灵霜五女”玉凌波闻盲顿时冷声北道:“呸!尔等死到临头尚敢大盲不惭?任凭“万邪教”如何恃众猖狂,但尔等今日却再难见到明日了。”
  话声刚落已见她骤增韧宝之功,要时只见所御的“水晶刀”及“混元帕”,摹然光华暴涨凌盛的退罩向一绿一白一墨三顾丹殊。
  在此同时“灵蕊五女”梅艳雪及其他六名正道道友,也一一提增御宝之功退出法物精芒光华,将众邪法物光华压制得退缩黯淡。
  奈何二十余名邪妖突谊正面退压后,也各自提增道行御宝相抗,迅又将对方法物精芒迈退回缩毫无优势。
  “灵蕊玉女”梅艳雪眼见群邪道基俱都高深不俗,已方之人若想求胜绝非短时间能达到的。
  因此心思疾转后立时朝身侧的“灵霜玉女”说道:“小色儿!咱们“水”、“木”相生合功诛除他们。”
  “灵霜五女“玉凌波闻言顿如被惊醒的梦中人,随及喜形于色的笑应道:“临真是被他们气昏头了,香梅儿咱们合功2”
  两女心意相合立时伸手相握气机相通。
  要时“灵蕊玉女”梅艳雪只觉左手掌心中灌入一股阴凉真气,顺着手臂捅入全身,顿时体内真气有如受春雨滋润的花木,蓬勃盛旺得充涨全身疾由右掌泄滥催动“乙本剑”、“翻天印”双宝。
  群邪正各祭法宝、元神、内丹围攻对方时,候见闪烁青蒙光华的剑芒及一只方形大印骤然光华暴涨,首当其冲的一粒乌黑丹珠立被“翻天印”疾旺压退得乌光骤敛,另一支蟹秸元神也已被“乙木剑”疾刺入光华之中。
  尚不待群邪惊讶突变时,暮然囱群邪中响起两声惨叫悲呜,接而便见两名邪妖全身颤抖得卧倒在地化出一蟹一龟原形。
  就在此时另一方的“水晶刀”也已光华暴涨凌盛的劈向一柄乌创,而“混元帕”也光芒凌炽的裹住一曲淡红圆珠。
  八名正道道友突见两女所御法宝光华骤盛的攻向对方,顿知两女求胜心切的提功强攻,因此俱都豪气万千的疾增道基御宝配合狠攻。
  群邪妖被正道之方骤然提功御宝逼压,因此立时怒喝连连的也提功御宝反击,要时天际光华凌盛闪烁出五光十色的绣丽色彩。
  “灵蕊玉女”梅艳雪一经小鱼儿渡功相生便毁去对方两邪妖,因此劳心大喜得更为激昂,毫不犹豫的又御出一面“伏魔幡”罩向一粒青绿丹珠。
  更为谅异的只见她按口微张,要时一道青光脱口而出冲霄而上,凌空飞旋一匝后疾如电光飞射向一文火红珊瑚树,竞是一支三寸长短的小巧“紫擅杖”。
  “比!香梅儿你也看我的宝贝如何?”
  且听“灵霜玉女”玉凌一声娇喝,也由她口内疾喷出一道白光.光内一粒雪白“炼魂珠“也光华凌盛的疾横向一曲碗大的绿色丹珠。
  “紫挖杖”及“炼魂珠”乃是两女以自身精气神道基合炼入体的性命修法物,自然较以气所彻的法宝更为凌厉,因此双宝一经喷出要时光华凌盛得将空际诸宝光华压制得有如晤月星辰之比。
  “灵幻玉女”姐妹五人自从修炼“五行神功”后,依金、木、水、火、土各自修成与自身相合的神功,并且将每人所获的法宝之一与精气神合炼为一,因此自是非同小可。

  群邢及正道双方只见耀目精光暴冲而起,尚未看清两女又祭出何等法宝时,俊听群邪中响起两声骇然惨叫.接而便见空际散坠一片火红珊瑚碎校,另一团绿芒则化为一片绿雾随风消散无综。
  正邪双方耳目皆闻立知两女所祭法宝竞又得胜,要时惊喜及霞骇之色浮显于面的呐喊助威或惊叫怒喝。
  “水灵散仙”惊见两女所御法宝厉害,竞先后破除四名道友性命交修的法物,并且再度遏攻向已方群宝之前,因此立时狂急喝道:“贱人好狠!大家快合力炼罩那两个贱人。”
  此时“孤独公”及“白眉真人”则是兴奋得欣喜喝道:“诸位道友!两位仙姑皆巳得功咱们也不能落后.快加把劲诛除他们。”
  “呵呵呵,两位仙姑果然道行不凡,老朽及诸位道友只能拱协左右助阵,由两位仙姑逐一诛除邪妖以正天道了。”
  八名正道道友自知无能在短时间击败对手,但只要全力拖住一名对手不容退聚,便可利于两女以凌厉法宝逐一诛除群邪,因此皆振奋得全力御宝缠斗对手法宝。
  如此一来果然使“灵霜玉女”玉凌波及“灵蕊玉女”梅艳雪,各以“水晶刀”、“混元帕”为辅“炼魂珠”
  主攻,“乙木剑”、“翻天印”为辅“紫扭杖”主攻,不到半个时辰已连连击破四粒丹珠化为雾气飞散,三支元神通诛炼化消散,另有六样法宝则被击碎坠散地四。
  此时群邪只余“水灵散仙”及三名邪妖被“孤独公”、“白眉真人”及两名道基不弱的道友各自御宝激斗中,地面上则散伏着十余支水中鱼蟹龟蚌的原形尸体
  已然收宝静立的“灵霜玉女”玉凌波,笑对身侧刚击碎一柄乌剑尚未收宝的“灵蕊玉女”说道:“香梅儿,对方只余四名,而那个尖首者怪乃是为首之人,你就替下孤独道友尽早除掉他,咱们也好早些休歇离去会合仙姬如何?”
  “灵蕊玉女”梅艳雪虽心中早有此意,但顾及“孤独公的”颜面而不便越组代疤,只能御宝于激斗双方之上警戒。
  但突听“白眉真人”呵呵笑道:“两位仙姑且不必顾忌老朽及孤独道友颜面有损,其实老朽及孤独道·友来曾杀生也少与他人争斗,因此实不愿破了杀生之戒,如果两位仙姑肯代为出手接战,老朽自是甚为感激不尽。”
  “灵蕊玉女”及“灵霜玉女”闻言顿时芳心颇为不悦的思付着:“哼2“万邪教”逐一蚕食正道即将控制地灵界,而你等心存忧惧才肯现身寻求同道自保,但至今尚存独善其身不愿破杀戒之心?难道本庄之人便该身染一身血腥杀戒不成?”
  两女虽心有不满但却不好浮显于面,只能额首笑道:“道友天心仁心不愿开杀戒实令愚姐妹汗额,但杀一也是杀杀干也是杀,那就由本姑娘代劳了吧尸“灵蕊玉女”梅艳雪话声刚落,“灵霜玉女”玉凌波也接口笑道:“诸位道友皆是上体天心隐修的得道道友,自是不同思姐妹应劫侍奉公子,随公子代掌消救地灵浩劫的杀劫,诸位道友既有此心那就且由愚姐妹一并代劳了吧!”
  两女话语出口时已然再度御宝疾罩四邪,芳心微嗅含怒的出于自是更为凌厉疾狠,立时将四妖邪的元神、丹珠、锯齿剑、一对弯牙裹罩在水晶刀、混元帕、乙木剑、伏魔帕的万丈光罩中。
  “孤独公”、“白眉真人”及六名正道道友,耳闻两女之言心知两女已心生不满,因此面显羞惭之色的汕汕收回法宝迟于一侧,默望两女御四宝罩攻四邪妖。
  “灵霜玉女”玉凌波及“灵蕊玉女”梅艳雪芳心咳怒中,更是有心卖弄道法让八人见识。
  因此芳心默合中立风“灵霜玉女”玉凌波身躯疾贴“灵蕊玉女”梅艳雪后背,妻时两人身形合一只在梅艳雪双肩之上多出一双手臂,成为一身四手的怪异美女,四臂挥扬的御使四宝粹炼四邪法宝。
  不到片刻只“水晶刀”已将一对弯牙罩击得光华退缩暗淡,“乙木剑”则将一柄“银齿”逼攻得频频退怯。
  “混元帕”伸张如幕的光华将一粒谈红丹珠罩其内欲合,而“伏魔惕”上的符咒光华则已紧紧裹住一支巨蟹暇元神,正缓缓吸往幡上符咒之上。
  “水”、“木“一经合体为一,顿使相生气机浩然盛旺得非比寻常,因此虽末祭御精气神交修的法宝攻敌,但四宝精芒光华已然倍于独身祭御时的威势,使得四邪妖所彻法宝已然难以招架的节节退缩只能自保。
  “水灵散仙”没想到凭已方优越的人势竟然未曾击溃对方,反倒被两个道基浅薄的女娃御宝连伤十余名,因此内心层骇得畏意渐升,不愿恃强久留使下场如同道消形现的同伴一船。
  然而在“孤独公“提功节节进遏毫不放松的情况下无法脱身,再加上尚有那两个高深莫酗的贱人正虎视沈既的盯望不松,实在无机会能侥幸脱身,看来下场……内心生畏中彻宝气机更为浮动不稳,但更令他狂骇的是心存善念的“孤独公”竞拍身退出,而由那两个贱人接手交战,看来已是大劫当头再难保命了。
  果然候见五彩光华凌盛无比的疾罩而至,顿使所御“锯齿剑”如遭重击层抖不止,道基也随之震荡浮动不稳得心血翻腾不断。
  神情惊凛的狂急施展全身道基稳住性命交修的“锯齿剑”,但不到片刻却听身侧接二连三的响起哀鸣惨叫,而所余的三名同伴,皆已先后宝毁道消现出原形倒地,残喘苟延的即将命丧。
  “水灵散仙”眼见之下顿时惊骇得正欲开口哀饶以保残命时,使见那柄散说出青蒙蒙光华的精亮剑光骤然暴涨罩裹住“锯齿剑”,顿觉胸口如遭雷击般的连连三震,雾时心脉剧痛眼前一黑,内心暗叫一声:“完了.心脉已断……”
  在此同时只见空际坠落一片碎裂的锯齿骨剑后,顿时光华修敛大地一暗,已回复为金日西斜的黄昏时分。
  聚于一侧的“孤独公”,“白眉真人”及六名道友,只见光华骤敛后空际中再无法宝缠斗,而地面上又添了一条足有两丈余长尖嘴组长加大锯的巨大剑鱼,巨身抖动尾连拍的垂死挣扎一会便逐渐费止不动了。
  双方遭遇御宝交战,自始至此也不过一个多时辰,但十七名邪妖全然道毁命丧无一幸免,俱都败亡于两女的凌厉咸势之下。
  虽然“孤独公”、“眉白真人”及六名道友皆各尽所能的彻宝交战,但不可否认全是两女高深莫测的道法之功才能使群邪伏诛,当然也深知两女的道法至少高出众道友近倍,才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尽诛群邪。
  内心惊霞敬佩中也涌起了一种振奋狂喜的心境,皆默认由两女主人“降魔星君”萧钥还出面,率领天下同道讨伐“万邢教”尚有何忧虑?必然能将危害“地灵界”的群邪一一歼除重复安详无争的清平之境。
  因此“孤独公”及“白眉真人”四日相交后,立听“白眉真人”恭敬的笑说道:“两位仙姑[方才一战全仗两位之力尽歼群邪,实令老朽等人汗颜,也深知理巢之下无完卵,因此尚求两位仙姑莫要记恨老朽等人方才卫道不力之过,老朽现已抱定心愿将立哲供仙姑差遣,为“地灵界”的浩劫尽一己之力.尚乞两位仙姑收纳莫嫌。”
  “对:白眉道友所言甚是,老朽也愿立香供两位仙姑差遣,多诛除几个邪魔为遭受残害的同道报仇。”
  其余六名同道此时也异口同声的响应附合,皆愿听从两女之令对抗“万邪教”群邪.为正道道友尽分心力。
  “灵霜玉女”玉凌波及“灵蕊玉女”梅艳雪耳闻众道友之言,顿时芳心欣慰得再无不悦之心,且连声笑说不敢,愿与众同道互勉互助为天下道友共创安宁详和的美好未来。
  众人同此一心相谈甚欢.但言辞中已可看出原本道行高达“地灵仙”之境的“孤独公”及“白眉真人”,已是恭敬中尚有依顺不违,全然以两女为马首是瞻依言行事,再无初时孤芳自赏恃道自傲之状了。
  

上一篇:第三十五章 夜探邪教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决战华山

标题:《第三十六章 初战告捷》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172/5386.html
声明:《第三十六章 初战告捷》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