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翠羽丹霞 > 第一章 秦淮辣妹最够劲 > 正文

第一章 秦淮辣妹最够劲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丹云时间:2016-08-29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谁近酒家。
  试想英橙迟暮日,温柔不住往何乡?”
  提及案淮河,世人皆会想起男女间之快活事,因为,秦淮河上之画肪及秦淮河畔之伶妇区留下太多的风流韵事。
  案淮河位于金陵之东南方,方正如北京城天桥附近之八大胡同般,一向是男人们快活解闷的天堂。
  多少富豪将金山银海孝敬于秦淮河。
  多少英雄好汉蚀骨伤逝于秦淮河畔。
  多少案霸功败垂成于秦谁河。
  难怪秦淮河自春秋战国时代,便轰动如今。
  寒冬刚过,秦淮河已进出春意,河面上的画肪整修得更加富丽堂皇及美仑美免,岸上之快活窝也刻意装修过。
  甚至连荒置三年的春怕院也整修完毕。
  提及害怕院,寻欢客皆会神色暖昧的竖起大拇指叫赞,足见它当然是非常轰动及迷人啦!
  可惜,因为一场寻欢客争风吃醋演变以为打杀,进而焚屋,一夕之间,便死伤逾二十名男女。
  老鸨当场被押入公堂迄今仍在“蹲苦容”。
  怕春院亦道禁止停业三年之处分。
  上月初,三年一期满,使有大批工人运来建材及开工,这些工人个个熊腰虎背孔武有力,却似哑巴般不喜多他们挖妥十六个坑,便竖起十六根大圆柱,这十六根大圆柱一竖妥,便引来大批好奇的人群。
  因为,这十六很大圆柱,每根都定有一人抱之径队高度则逾三十尺,它们至少可搭五层高的楼房哩!
  附近伶妇店内之老钨担心它们倾倒砸人毁屋,所以纷纷前来表示关切,可是,没人甩她们。
  因为,工人们正迅速攀往爬上,而且架着梁校。
  不到一个上午,长短梁柱已经横斜的架妥。
  老鸨们目瞪口呆啦!
  因为,工人们未钉过一根钉。
  他们未挥过一锤。
  他们完全利用双冒推按及以拳代锤的运用“卡笋”严密的结合妥每根梁柱,然后再联抉离去。
  最后一名壮汉终于开金口道:“你们若能推倒任何一柱或梁,可以拿走这张银果,瞧清楚啦!
  立见他自口袋掏出一张纸,便摊妥及按在圆柱上,附近的人仔细一晚立听一人大叫道:“黄金一万两哩!
  店章赫然是“金陵银庄”
  金陵银庄乃是官方银庄,他们一向认银票不认人,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刻持金陵银庄之银票兑领任何金额。
  亦即金腔银庄之银票乃是铁栗。
  壮汉道句不错,便折妥镊票员头离去。
  众人不由一征!
  不久,一位老钨喝道:“推!给它倒!”
  另一老鸨亦喝道:“对,触他的窃头。”
  四名龟奴便上前按着校拉开箭步连推。
  那知,他推得满脸通红,却似蛹轻掐柱般无效。
  他们便以二人为一组的合推一注。
  他们推得育筋抖跳,二柱仍未动分毫。
  立即有三十余人上前推柱。、更有二人合抱一柱又拔又扭,却是“有推没有动”
  哩!
  良久之后,一批工人已膳毕行近,众人才一哄而散。
  不久,工人们到住顶铺板啦!
  只见他们以拳代锤的钉着,扑扑连响之后,屋顶已经铺妥,在远方观看的人群暗暗乍舌啦!
  他们怀疑这批人工不是人啦!
  不久,大批马车送来大批玄武石及器材,工人们熟练的砌石堆焙之下,天末黑,连墙带窗的已经完工啦!
  工人们结队窝去啦!
  人们却瞧傻啦!
  不久,不少人入内摸石及拄,方始确信此事。
  天一黑,秦淮河畔及河面又热闹纷纷啦!
  这栋既商又大的筑物便引人注目。
  它顿成当夜曲热门话题。
  翌日上午,大批建材随着工人们到达现场之后,他们便到后院干活,天未黑,他们已搭妥房告啦!
  他们不吭半句的离去啦!
  翌日起,便未再出现这批人。
  代之而起的是大批内部装饰工人。
  上月底,他们完工之后,便锁上大门离去。
  这个大门有够大,它宽达三丈,高达三丈,配上两侧的玄残右墙,迥异一般之欢乐场所,它更引人注目晚!
  可是,自从完工之后,连连半个月皆大门深锁及未见人出入,人们在好奇之余,它已成为焦点及热门话题。
  这天一大早,便有人沿街妖道:“开张啦!辣坊开张啦!”
  不少人在睡中乍听“蜡房”,不由一怔!
  此人正是金陵城的“长舌公”常贤,他乃是本城的包打听,也是大嘴巴,不过,他的稍息一向准确。
  他今年才二十岁,他承传父业的专包打听封赏维生,虽然其父在五年前因多噶而道人暗杀,他仍不改行。
  去年,他道出石员外和王寡妇通奸之事而被人打掉两项门牙,不过,他仍然乐于此业哩!
  不过,他因而说话“漏风”。
  所以,不少人将辣坊听成蜡房。
  没多久,果真有人拦住他及递出一串铜钱。
  “真的呀?”
  “错不了!谢啦!”
  他又匆匆呐喊向远方啦!
  这一天,他大街小巷的喊退之后,居然收入!两余白银,他笑嘻嘻的进入食堂给自己加菜一番啦!
  午后时分,案淮河畔那座大楼门前可说人山人海及万头攒动,因为,人人争睹门上及堵上之二物。
  门上方旋着一块黑心木匠,因上刻着辣坊二个字,字上再添上金粉,黑透金,够气温也!
  玄武石地上钉着一件白色肚兜,肚兜上方印着大批樱红唇印,合组成“今夜有约”四个字。
  哇操!有创意!
  辣坊已够辣,肚兜已够挟人,樱桃唇印已有够养眼,“今夜有约”四宁更新颖及引人退思。
  人人在议论之中,更加的好奇啦!
  大门却仍然锁着。
  它完全未似其他行业般泥人先行招呼着。
  人心便是如此奇怪,越异常的事越引人注目,所以,人群越聚越多,终于影响人车的来往通行啦!
  老鸨们纷纷陪笑脸拜托大家让条赂啦!
  不久,路已让出,不过,人群沿两具延伸而去,黄昏时分,居然已经延伸到桥头,寻芳客纷纷挤来啦!
  你挤我推,现场好不热闹也!
  各家老鸨及龟奴纷纷前来向熟客招呼啦!
  可是,寻芳客为解迷团纷纷婉拒啦!
  老鸥们干着急啦!
  她们不知已瞪过辣坊多少啦!
  她们不知已瞎骂过多少次啦!
  天终于黑啦!
  辣坊的二个超级大门也徐徐向内开启。
  光亮烃现。
  二名马仔够骚劲。
  因为,此二位马仔只穿着一件红脸兜及一条红短裤,那短裤又短又紧,裤沿几乎只盖到腿根呀!
  这种前所未有的打扮,立即引来骚动。
  的门一出大门,便婿然一笑及举臂而偏移,站在的面纳男人,偏头便可以瞧见露出一半的Rx房。
  绝们不但身材高挑,细皮微肉,肌肤白得映光泛亮,此时一面乳,立即引来一阵急促的鼻息。
  方才推挤及嘲杂完全消失啦!
  因为,她们不但缓缀插灯笼,插上之后仍然来回的抚木把,好似提心括不牢,她们的Rx房几乎全部跑出来啦:那二乳即白又饱满,行家一看即知是上等货。
  不少人被附近的人挤歪了身,却仍贪婪的瞧着。
  良久之后,她们方始松手垂磅。
  现场立听叫婉惜声。
  立听三人哎嘻叫道:“我的脖子。”
  天呀!此三人居然扭到脖子啦!
  他们叫疼的歪身高去啦!
  他们的亲友没空理他们啦!因为,右侧马仔已脆声道:“征求三百大爷入厅,扁马仔’请!”
  立见一人间道:“何谓扁马仔?”
  左侧马仔含笑道:“入内自知,名额有限,请!”
  立即有一批先行步入大门。
  立见地面铺着平整的玄武石砖,前方五丈处另有一个一丈见方的门框,框上却有一条粉红长布垂近地面。
  打是情扁是爱那群人稍会意的便快步行去。
  立即又有一批人被吸引入大门啦!
  二人率先掀布入内,立即双眼一亮。
  因为,现场适香,而且打破传统另行布置。
  它便是现代之室内运动场。
  当中有一个十文径园地区,它上面铺着红毯,它的四周着三尺高的短栏,栏外便是走道,走道上方则有六诽木凳。
  此六排木凳不但逐诽加高,而且凳面甚深,坐在后面一排的人绝对不会被前排的人挡住视线。
  这些木凳沿圆形而设,当中有四条走道供人上下。
  现场柱上挂着大红灯笼,衬得气分挺谢旋的!
  四个走道入口处各有一位同样打筋,而且身材及姿色同样迷人的马仔含笑招呼男人们入座。
  男人们便率先坐上头排。
  随后而入的男人们便依序向第二、三排入座。
  不久,三百个座位已满。
  大门前的两位马仔一直默数人内人员,当第三百人人内之后,她们道句抱歉便请退其他的男人入内。
  大门亦因而关上。
  门外的男人们怔住啦!
  吃不到葡萄,便说莆萄酸,不少人不屑的离去啦!
  其余的人也纷纷批评的离去啦!
  门前立即空无一人。
  老鸨及龟奴们风满面的迎宾入楼啦!
  且说辣坊的二名马仔关门入内之后,便直接沿走道向内行去,现场之内四名马仔则并腿坐在走道上。
  此四条走道依十字形而建,四名马仔这一坐,另外三个方位的男人仍可以趁机双眼吃冰棋淋啦!
  因为,她们故意微俯而坐,双乳已露出大半呀!
  此外,她们的小短裤几乎包不住春光呀!
  没多久,男人们便瞧得心授意马。
  不久,一位同样打扮的马仔由走道走近中央栏旁,只见她双手按栏侧身拾腿,便跃入栏内。
  附近的男人们暗爽啦!
  马仔朝中央一站,便服声道:“小红向大爷们请安!”
  说着,她徐徐向东方鞠躬。
  她的胜兜似乎太宽些,她这一弯身,双乳便路出来。
  坐在东区的男人们暗爽,两例的男人猛歪身探头啦2不久,她向南方鞠躬。
  她的双乳又跳出来啦!
  接着,她向西方鞠躬。
  她的双乳又出来凉快啦!
  不久,坐在北区的男人们也在她的韶躬中瞧见双乳啦!
  小红的身材娇小,不过,双乳却饱满的塞不逊色,男人们瞧过之后,再瞧见她的美艳五官,更加心痒啦!
  立见小红脸声道:。本坊成立之宗旨除供大爷们快活之外,另增一项供大爷们出气的游戏。”
  男人们一听游戏,便有兴趣啦!
  不少猪哥田脸出现啦!
  司仪脆声道:“世事十之八九不如意,每人难免会受气,若长期累积这种气,气死准汉人替,对不对!”
  男人们笑哈哈的答对。
  小红又脆声道:“奴家皮痒,今晚就就让大爷们出立见四名马仔起身自栏前的捅中各拎起一个白纱袋,只见她们打开发口,便朗地面倒击。
  立见十个圆物落地。
  她们便各捏起一粒圆物向前边出。
  小红又脆声道:“这些圆物以棉花及稿米揉成,大爷们可利用它们掘向奴家,伸出出心中的气,好不好?”
  男人们欣然叫好啦!
  小红指向肚兜道:“为助兴奴家这件肚兜全部染白之后,奴家就脱掉它,短裤若全部染9,奴家就脱掉它,好不好?”
  男人们哄然叫好啦!
  小红脆声道:“每袋有十九,每袋售一两,如何?”
  “好呀!”
  “一次买十五袋另增一袋,请先买袋。”
  立即有八名前排男人就近各递出一锭白银。
  立加有四名同样打扮的马仔快步各挥一捅出来。
  她们在第三阶走道中央放妥桶。
  男人们纷纷购买啦!
  他们趋着马仔们弯身取袋之时,大饱眼福啦!
  不出盏茶时风每位男人皆有大批“子弹”啦!
  八名马仔抢着白银迟走啦!
  小红大方的道:“大爷们不妨靠近栏些。”
  男人们端着子弹来到栏旁啦!
  小红脆声道:“大爷们下手别太重,伶香措玉些喧2”
  “行!”
  “请!”
  众人们挖取出一九便搏向小红。
  她低头要,挥手既个不停啦!
  男人们见状,丢得更过翘啦!
  他们一下子抓出四五个九猛丢啦!
  他们丢完一裳,便打开另一个袋再丢啦!
  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先后丢光啦!
  小红也成为写人啦!
  立听不少人叫道:“全白啦!”
  “脱厂“对!快脱!”男人们连催啦!
  小红大主的抛掉肚兜啦!
  一对波霸双乳出现啦!

  她含笑原地徐徐转着。
  她含着媚笑又徐徐转了三退。
  不少人呼吸急促啦!
  小红脸声道:。想不想再出出气?”
  立听一人叫道:“想!不过,汝不许穿衣裤!”
  小红碎道:“大爷好狠团人家会疼哩!”
  男人们淫邪一笑啦!
  立听小红道:“奴家不忍扫兴,不过,大爷得打个赏!”
  “行了!”
  立见八位马仔又各抱一桶出来噬!
  她们迅即各就各位。
  男人们果然各付出一锭白银及一块碎银。
  不久,男人们又有子弹啦!
  八名马仔又指走白银啦!
  不久,小红接胸道:“请!”
  男人们又万箭齐发啦!
  叭叭声电小红哮声连连!
  边在三尺见方范围内又跳又施啦!
  乳波使男人仍抓狂般大丢特丢啦!
  乳浪使男人们边叫边丢啦!
  没多久,子弹又丢光啦!
  她拂去脸霸上之扬道:“大爷们好狠匠!”
  男人们哄堂大笑啦!
  她的扇得太爽啦!
  不久,一名男人叫道:“小红,汝卖不卖身?”
  小红朝右大臀一拂,便露出段红的“守官砂”,她边转身边道:“本坊有二十名姐妹,而且清一色的处于及大美女!”
  男人心痒:“开价吧?”
  小红含笑道:“本月底一并见红,如何?”
  “好呀!”
  “为示公平,本坊的二十名姐献于明酿会在此地和各位大爷见面,同时公告芳名格及竞标价吗。”
  “每位姐妹备设立一册,每夜由大爷们答名报价,当夜之最高价便登榜,供翌夜之参考。”
  “最后一夜之最高价便是俗称之,开苞红包’,欢迎大爷们把握机会争取辣妹们之初夜权!”
  “行!”
  “今夜至此告一段落,谢谢大爷们之探场。”
  她便再度向四个方位鞠躬。
  男人们边养限边鼓掌啦!
  四名马仔便上前分别掀布及开启大门。
  男人们大呼过疤的边四边离去!
  不久,男人们已全部离去。
  二位马仔取下灯笼及壁上之布,便入内关门。
  不久,她们吹熄走道之灯笼,便步入现场。
  立见十八名马仔已拾定红毯及以湿布擦拭各地之白粉。
  她们便上前协助着。
  不久,一位秀丽宫装女子含笑入内,马仔们便脆声道:“大姐好!”
  “各位辛苦啦!小卿,今夜收入多少?”
  立即有一位马仔道:“九干六百七十一两余。”
  “很好,小红分一千两,小驾及小燕各三百两,小翠八人各二百两,吾按约定取一半,其余由小敏九人均分。”
  “谢谢大姐!”。小红负责分配吧!”
  “是!”。明夜由小敏任主角,其余之人安排顺序分工。”
  “是!”
  “别忘了服丹行功”
  “是!”
  秀丽女子便含笑离去。
  诸女入内指出白银,便分配着。
  不久,人人有奖啦!
  红烛一灭,她们已向后行去。
  男人的嘴一向最不牢,因为,男人爱炫!
  翌日上午,经由长舌公的广播,辣妹被形容为天仙美女,而且是热箔足以镕化钢铁的大美女。
  扁辣妹,去郁卒。
  尝辣妹,够养眼。
  辣坊一饱而红啦!
  午后时分,便有三十余名育少年在辣坊大门前聊天,为首之人便是包打听“长舌公”常贤啦!
  世人皆说。智者寡言”,长舌公却专耍小聪明,他研判今夜会有抢位情形,所以,他带人来占位子。
  他买些点心,便陷弟兄们汀屁啦!
  天未黑,果真有大批人不涌来啦!
  长舌公喊道:“辣坊只有三百个座位呀!”
  另一青年接着减道:“快排队呀!”
  众人果然纷纷挤来排队啦!
  没多久,一名锦服中年率八人由远方行来,他乍见辣坊大门已经诽成长龙,他怔得加快脚步行去。
  另外八人也紧张的跟去啦!
  他—行近大门,一马当先的长舌公便哈腹陷笑道:“赵员外,小的自午前便率弟兄们替您占妥啦!
  “呢!很好,喝茶吧!”
  说着,他已他递出一声碎银。
  长舌公立即让位道:“访!”
  另外八人立即也各以一块碎银顶下一个位子。
  其余之人见状,纷纷上前买位子啦!
  不久,长舌公诸人笑哈哈的离去啦i天色一黑,大门便徐徐开启。
  果见二位美艳马仔同样打扮的拎灯笼出来。
  她们仍似昨晚二翅般插灯笼诱男人。
  良久之后,她们方始迎宾入内。
  排于远方的男人纷纷建议增加名额啦!
  二位马萨含笑摇头清点着人数。
  不久,三百名男人已入内。
  右侧马仔道:“方才部分大爷所建议之事,奴家台转供姐妹们研究,成与不成,明夜必有结果,谢谢!”
  二人便向前一鞠躬。
  四个饱满Rx房立即跃出。
  她们却用胃口的立即转身入内关门曲且说男人们一入内,便见粱上垂下二条长索,索上有一块长板,它好似每人儿时坐过之秋千哩!
  它便垂于红毯上方三尽高处。
  八名同样打扮的马仔便在四个走道入口处及中央一带招呼男人们入座,她们的身穷亦各有一个大桶和小桶。
  大桶内摆着大批的纱袋。
  袋内亦着棉花畅米丸。
  不久,小红样打扮的含笑出来啦!
  她在攀栏侧身入内之际,不但放缓动作,而且拾起左腿,桃源胜地立即使不少男人惊艳啦!
  今夜在座的男人有八十一人是昨夜之客,他们早已选妥这一个角度,所以,他们如今先暗爽一番。
  小敏一到红毯中央使脆声道:“奴家小敏向大爷们请安!
  说着,她向四个方位鞠躬啦!
  她的波霸双乳先让男人们过想一番啦!
  接着,她脆声道:“姐妹们,有请!
  现场的八名马仔便站在栏前面对男人们。
  另外十二名马仔亦由内迅速出来面对男人们面站。
  只见她们扬右手,便亮出一张红纸。
  纸上则以金粉写着每人的花名。
  她们便含笑沿栏绕行。
  小敏脆声道:“本月底,奴家等二十人保证以处于之身侍候一位大爷,为示公平,自今夜起采行公开竞价方“右例壁前之大红纸写着奴家二十人之花名,名下将登记今夜所竞价之最高价格,明夜须以此价格为基价。”
  “大爷若中意四位姑娘,可在桌上之那位姑娘册上写妥姓名及价格,再由奴家诸人统计登记。”
  立见十余人脸红的入座啦!
  小敏便含笑道:“姐妹们辛苦啦!”
  小红等二十人便含笑离去。
  另外人扭则回到捅夯俏立着。
  小敏便宣布“出气”方式。
  说着,她已握索上秋千。
  不久,她微张粉腿的在红毯上方荡来荡去。
  男人们兴奋的买子弹啦!
  不久,人人挤在栏旁陨准小敏啦!
  八位马仔含笑拾走白银!
  不久,男人万笛齐发的猛扁小敏啦!
  小敏边荡边哆叫啦!
  不久,她站在板上夹腿让男人们扇得过瘾则没多久,她成为白人啦!
  男人们于弹也耗光啦!
  她未待男人催促,便摘掉肚兜。
  她抚着双乳道:“想不想扁它们呀!”
  “想!快!快拿袋来呀!”
  小敏含笑脱下短裤啦!
  男人们催促更急啦!
  小敏哆道:“人家会疼哩!”
  赵员外呵呵笑道:“放心!有赏!”
  男人们纷纷答应啦!
  十九名马仔便拾捅出来啦!
  小敏使站在扳上荡来荡去。
  男人们心痒难面的大买特买子弹啦!
  不久,马仔们大丰收的窝去啦!
  男人们再度大拥特掷出棉花稿米丸啦!
  小敏哆呼之中,便加大荡幅。
  她故意扭身不已啦!
  男人们果真亢奋的迫掷不已。
  没多久,三十余人一丢光子弹又取白银催促啦!
  小红诸女有求必应的又抱桶出来。
  男人们一买妥子弹,使又掷个不停啦!
  良久之后,方始结束这个游戏。
  三名男人居然扭伤肩膀哩。
  不久,马仔们再度出来,她们沿栏持纸而立,男人们纷纷到桌前找芳名册提笔签名报价啦!
  不少人更一口气挑了五扭哩!
  不到一个时辰,竞价一结束,各姐便当众翻册姚出最高及请出价者将价格写于纸上再帖上榜。
  不久,二十翅统统有奖啦!
  最高价考是小红及小敏,她们各获一万九干五百商,其余各扭则在六干至八于之间哩!
  诸扭欣然鞠躬申谢曲男人们赏妥最后一“波”,仍然离去!
  不久,二妞已取笼关门。一她们便迟现场协助清理着。
  半个时辰之后,秀丽女于又出来主待分红啦!
  达夜,抓狂的男人们使各扭的分红倍增啦!
  辣坊的艳名连夜轰动啦!
  翌日一大早,长舌公便到处广播辣坊艳名榜之事。
  他领妥赏,便在午后又卒三十一名弟兄前来辣坊,却已经有上百人在排队,他们急忙排队啦!
  他们便边吃点心边聊着。
  不到半个时辰,使有八百余人在排队啦!
  腿后而到的人瞪眼吸!
  排队的人群“同仇敌情”的瞪走他们啦!
  天末黑,赵员外便率八人前来,他们未待长舌公拍马冠,便各自递出一声碎银的接定位子。
  没多久,剩下的二十三个位于也赏光啦!
  他们欢喜的离去啦!
  天一黑,二位辣抹同样打扮的启门出来。
  她们同样在指灯笼之际诱男人一番。
  然后,一姐宣布今夜可容纳六百人。
  不少人大乐啦!
  不久,男人们色贯入内啦!
  第六百人一入队二翅便请退其余之人。
  不过,她们仍以鞠躬露乳“安慰“他们一番。
  她们关妥门,立即入内。
  男人们已经先向人姐买子弹啦!
  今夜之主角乃是小驾,只见她以同样的打扮出来之后,仍然手按栏沿,侧身张腿绕组入内。
  赵员外诸人又先欣赏春光啦!
  她一入以便张腿坐在红毯上绑妥两只短路。

  迎面的男人们瞧得眶珠快凸啦!
  不久,她踩践宣布芳名榜及游戏方式。
  没多久,男人们猛扁她啦!
  她故意张腿颠频摔按的张腿啦!
  男人们更抓狂的扁啦!
  马仔们主动补充子弹啦!
  一阵抓狂之后,小红一扬手,小驾便摘绰肚兜。
  男人们大买持买子弹啦!
  他们在控挤中探个不停啦!
  小驾便连走带该啦!
  男人骂减之中,买子弹猛抑啦!
  良久之后,他们在喘中发泄的返座啦!
  过瘾,人人大叫过痪。
  小驾摘下脚上的短晓,便话出众姐妹们,马仔们又持名牌绕场供男人们欣赏及述选考啦!
  接着,男人们到芳名册前签名及报价啦!
  小驾的大方使她的价码飘涨啦!
  今夜之参考价乃是昨夜之最高价,所以,不到一个时辰,每位马仔的身价皆上涨三干余两啦!
  小营的行情是直冲到一万五百两。
  得标的男人们得意的写要价码上榜啦!
  良久之后,他们大灾的离去啦!
  二位马仔送客之后,再摘笼关门。
  不久,她们返现场协助清理着。
  没多久,秀丽女子出来主持分红。
  这一夜,由于男人增加一倍及抓狂的一据再掷,每位马仔的分红增加一倍半,每人皆笑眯眼啦!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三月二十九日黄昏时分,辣坊之大门仍然深锁,不过门前已经人涸汹涌啦!
  他们并非在庆祝“育年节”。
  他们在等候进入辣坊快活。
  因为,今天便是三月底呀!
  今天一大早辣坊壁上便悬挂着一件白肚兜,肚兜上面印着无数的服脂樱红唇印,它们凑成撩人退思的“春花望露”四字。
  因为,今夜乃是“总决标”日,夺标之二十人可以替一位辣妹开包,有心采花的男人都来报到啦!
  辣坊不但独创“扁马仔”供男人出气,每位马仔既艳美又阿沙力的敢说,加上一级棒身材,当然造成轰动。
  经过这十五日储备之加价竞标,每位马仔的行情皆已经过三万两,别有上百人出价二万余商哩!
  此种价格乃是秦谁欢场的“天价”。
  为何会有此奇景呢?
  原来,自八夜前,金随地面的“玩家”及“泡扭高手“便忍不住的前来辣坊见识一番,他们一来便着迷啦!
  他们纷纷介绍“同好”前来捧场啦!
  这些人之中,有人因为生意竞争或不和过,他们经过这几天储备朗竞价,居然竞出前隙旧怨啦!
  所以,他们故意较劲啦!
  每位辣妹的行倩因而出现天价。
  不少今夜志在夺标,所以,他们纷纷派人先占位。
  长舌公在天亮不久便串弟兄们欲来排队,那如,辣坊大门前居然已经排长龙,不少人更已坐在持上聊天。
  长舌公急忙派弟兄们排队。
  他匆匆由大门前向后估算人数,不久,他们居然已经排在三百五十人之后面,可见竞争之激烈。
  由于有六个名颧,长舌公不由松口气。
  他们便彼此声交谈着。
  没多久,便又有三四百人前来排队卿午前对分,不少人前来一瞧,便摇头离去。
  未中时分,人群却越聚越多,因为,这些人自知无法进入辣坊,他们却想稍“洗限”,所以,他们等待着。
  天末黑,有钱的大爷们及玩家昂头抵达之后,占位之人便行礼离去,占位的人多是下人呀没多久,除长舌公三十一名布衫裤炸家之外,前后都是锦衣鲜服的大爷,长舌公不由频频望向远方。
  因为,他诧异赵员外九人为何尚未到达呀!
  不久,他却神色一变,因为,他望见自己最不想见的人啦:来人只有三位,为首之人是位三十出头的魁梧青年,他不但长得方头大耳,而且熊腹虎背,身高更逾六尺。
  他便是金陵之地头蛇石霸。
  石霸自幼便好打架,十余岁便率一批少年逞强斗勇,十年前,他便占据案惟河畔这片“快活区”。
  他不但坐收保护费,河面尚有八条画肪及一百六十位姑娘替他嫌钱,所以,他如今发啦!
  他如今已有二百余名手下,左右商佃更有两人替他出面处理事情,所以,他平日较少面脸。
  那两人自称天魁星及地煞星,他们顾能耍几招创及拳脚,加上彪悍敢拼,石霸如虎添冀哩!
  想不到他们今夜同时出现啦!
  长舌公凭他的经验研判不妙啦!
  所以,他立即吩咐弟兄们。
  他更挤出自认最诚垦的笑容准备迎驾啦!
  不久,石霸果然停在长舌公身前三丈余处。
  长舌公便含笑快步上前哈腰道:“参见石大爷厂石霸田了—声便不语。
  天魁星道:‘:常贤,带走他们!”
  “天星爷何作此吩咐?”
  天魁星矗喜人尊为“天星爷”,所以,他的语气和续的道:“你们已捞十五夜,够啦!”
  “这……可否容小的保留儿位于?”
  “石爷的话可以订折扣吗?”
  “这……”
  长舌公见赵员外刚从远方下车,他立即付道:“我再拖一下吧?赵员外若见到此景,必会谅解我!”
  他立即陪笑道:“天星爷,请向石大爷美言吧!”
  立见石霸一瞪虎目道:“小于,汝满地找牙吗?”
  长舌公捂嘴后退一步道:“对不起!石大爷,小的马上走!”
  说着,他一哈腰便转身道:“走!”
  远方的超员外立即皱眉止步。
  石霸却招呼道:“请!”
  说着,他已行向大门。
  赵员外九人便欣然前来补位。
  不久,石霸朝大门前一站,便欲张口。
  大门恢开,二盏大红灯笼已先行出现,石霸立见二位宫装美袍少女提灯笼联抉步出啦!
  他的双眼按亮。
  因为,那二位宫装少女身上之宫装虽然是宫装款式,布科却是纱格布,而且清一色的大红色且紧包着嗣体。
  以石霸的视力,立即见到两个饱满的Rx房赵愿鲍花生米大的乳头更似稚侯般砍突破红衫。
  他向她的胯间一瞧,立即由灯笼的红光发现纱格布内的胯间居然“乌云密布。,显然她未穿亵裤。
  他胡左例少女一瞧,她是同样的“光景”哩!
  他不由付道:“够大胆!难怪能吸引如此多的色鬼。”
  他立即沉声道:“此地由谁当家?”
  立听粉红色垂布后方飘出脆甜声音道:“石大爷请!”
  石霸暗怔,便朝前行去。
  二位少女便侧身立于门之两例。
  石霸三人便昂头步入。
  他们一行近粉红垂布,便见一位宫装少女自布后掀帘及立于右侧,石霸三人便又昂头行入。
  不久,他们一进入现场,便见一位白绸宫装女子站在红毯中央,立见她检在行礼道:“白茵恭迎石大爷!”
  人美音甜又多礼,石霸扳不起脸啦!
  他立即沉声道:“汝知吾要来?”
  白苗脆声答道:“秦淮一带,唯独石大爷之金嗓虽沉却若金石。”
  “汝见过吾?”
  “白苗有幸瞻仰石大爷三次!”
  “既然如此!汝为何不按规矩行事?”
  “今日之会面方式,挺别致的呀!”
  “汝未免大会端架子!”。似石大爷这种大人物,偶尔让小女子占些小便宜,挺好玩的呀!”
  “伶牙俐齿,难怪论能在半月之内便弄成这种盛况?”
  “不敢!今后尚须多仰仗大爷照顾!”
  “行!按规矩来!”
  “谱石大爷吩咐?”
  石霸使望向右侧。
  天魁星立即道:“每月初一缴三干两,端节、秋节及春节另缴五千风保证汝等可在引大捞将捞!”
  白茵一点头,便自袖内取出一束银票。
  立见她取出一张银票含笑行向天魁道:“此银票含规定赞及赔罪之酒资,请笑纳!”说着,她已递出银票。
  天魁星一接银栗,立见是金陵银庄之干两银票,便转身向石甥行礼及呈上银票。
  石霸一瞥银票,点头道:“收下吧!”
  “是!”
  石面向白苗道:“门前大乱,官方迟早会晤执设法改进!”
  “谢大爷指点!”
  石霸一转身,便率二人离去。
  不久,他们已昂头离去。
  白酋微微一笑,双掌便轻拍二下。
  小红等女使一身宫装含笑出来。
  白茵赂吩咐,便向后行去。
  小红便脆声道:“迎宾吧!”
  诸女便脆声喊道:“恭迎惠兵!”
  门前之二名少女迅速插妥灯笼,便边入大爷们。
  男人们早就被这二位几乎全搽的马仔逗得心狼意马,所以,他们三步并作两步的入内入迅速就座。
  不久,第六百人一入内门,二名马仔便关妥大门入冈。
  不久,她们已经在栏外俏立着。
  只见小红脆声道:“笨乌先飞,先由奴家开始吧!昨夜承蒙赵员外围宠,价码升到三万八干五百两,甭!”
  恢见东区传出:“四万!”
  小红脆声道:“四万谢谢池大爷!”
  赵员外瞎骂道:“池财,汝敢一直咬着吾,来吧!”
  他立即喝道:“四万五!”
  小红脆声道:“四万五,谢谢赵员外!”
  立听另一人喝道:“四万六!”
  小红脆声道:“四万六,谢谢蒋大爷!”
  赵员外喝道:“五万!”
  小红脆声道:“五万,谢谢赵员外!”
  立听“五万一!”
  小红脆声道:“五万一,谢谢池大爷!”
  赵员外喝道:“六万!”
  众人不由一怔。
  因为,众人都知道池、蒋二人一向和赵员外不和,所以,他们交互以一千两抬价,科不到赵员外一下子冲到六万。
  小红脆声道:“六万两,谢谢赵员外!”
  立听:“六万一!”
  小红脆声道:“六万一,谢谢蒋大爷!”
  赵员外立即喝道:“八万!”
  不少人应声啊叫啦!
  现场便一印议论着。
  小红忍住惊喜的脆声迟:“八万两,谢谢赵员外!”
  立听“八万一!”
  小红脆声道:“八万一,谢谢池大爷!”
  赵员外含笑不语啦!
  池员外暗叫不妙啦!
  小红见状,便脆声道:“八万一,一次!”
  现场仍无入加价。
  “八万一,二次!”
  现场仍无人回应。
  “八万一!三次!
  现场静俏俏!
  小红脆声道:“八万一,恭喜池大爷!”
  诸女齐声道:“谢谢池大爷!”
  说着,她们含笑鼓掌啦!
  不少男人跟着鼓掌啦!
  赵员外的笑意更深啦!
  池员外暗骂,却含笑起身离席。
  小红一迎前,便牵着他向后走去。
  小莺脆声道:“恭喜油大爷,奴家便以徐员外昨夜之三万六干起价,请!”
  立听:“三万七!”
  小莺脆声道:“三万七,谢谢庄员外!”
  一阵寂静之后,立听三万八!”
  小莺脆声道:“三万八!谢谢何员外!”
  立见起员外xx道:“五万!”
  小莺含笑道:“五万!谢谢赵员外!”
  蒋员立即即喝道:“六万!”
  小莺喜道:“六万!谢谢蒋员外!”
  赵员外不吭声啦!
  徐员外道:“六万一!”
  小莺脆声道:“六万一,谢谢徐员外!“这回没人吭声啦!
  不久,小莺确认三次,便迎走徐员外。
  立见小娟道:“恭喜徐员外,奴家便以左大爷昨夜所赐三万一千两起价,输人不输阵,请大爷们捧场!”
  说着,她已解开二粒胸扣。
  立见双乳半裸而出。
  果听“四万!”
  小娟喜道:“四万!谢谢贺大爷!”
  立听“四万一!”
  “四万一!谢左大爷!”
  “五万!”
  “五万!谢谢贺大爷!”
  立听:“六万!”
  “六万!谢谢左大爷!”
  现场便一阵子静。
  小娟又确认三次,便含笑迎走左大爷。
  小翠便含笑道:“恭喜左大爷,奴家以李大爷昨夜所赐之三万二起价,请!”
  立听蒋大爷喝道:“四万!”
  “四万!谢谢蒋大爷!”
  立听:“四万五!”“四万五!谢谢李大爷!”
  “五万!”
  “五万!谢谢赵员外!”
  “五万一!汉谢赵员外!”
  “五万五!”
  “五万五!谢谢李大爷!”
  现场又寂静啦!
  小翠又确认三次,使含笑迎走李大爷!
  不到盏茶时间,便又六女被标走啦!
  小杏脆声道:“只剽十个名额而已,奴家以崔大爷所三万三起价,请!”
  赵员外竭道:“六万!”
  众人不由一怔!
  小杏道:“赵员外出价六万!”
  “正是!春宵一刻值干金也!”
  “六万!谢谢赵员外!”
  立听:“六万五!”
  “六万五!谢谢吴大爷!”
  “七万!”
  “七万!谢谢蒋大爷!”
  “七万一!”
  “七万一!谢谢崔大爷!”
  现场便一阵寂静。
  小杏又确认三次,便含笑迎走崔大初接下来之三女,经由蒋赵二人以长红高价哄抬之下,先后以七万一千两各迎走一名大爷啦!
  现场只剽六女啦!
  财力不足的人准备看热闹啦!
  小兰以三万五起价之后,蒋员外便报出五万。
  赵员外立即拾到六万。
  蒋员外便喊出六万一。
  另一人立叫:“六万五!”
  蒋员外便叫道:“七万!”
  这回,没人吭声啦!
  小兰又确信三次。便边走蒋员外。
  蒋员外身旁的人低语啦!
  不久,他们六人联手指价,赵员外只要一报价,便有人加一千两,别人再加价,他们亦加一千两。
  他们六人定封杀赵员外啦!
  不久,三名马仔被带走啦!
  现场只剽两扭啦!
  小田一报出三万六,赵员外立叫:“六万!”
  “六万一!”
  “六万一!谢谢周大爷!”
  “七万一!”
  “七万一!谢谢柳大爷!”
  “八万!”
  “八万!谢谢赵员外!”
  “十万!”
  现场不由一阵惊呼!
  因为,这是今夜的最高价呀!
  小卿含笑道:“十万!谢谢周大爷!”
  “十一万!”
  “十一万!谢谢赵员外!”
  这时周柳二人不语啦!
  他们互视一笑啦!
  他们终替池员外出口气啦!
  小卿又确认三次,便迎走赵员外。
  赵员外临走之际,便瞥向自己的同伴。
  不久,小连以三万起价啦!
  赵员外的同伴们更围攻周柳二人。
  一番激烈竞标之后,小连亦以十一万由赵员外之友带走,留在现场的男人们便心情各异的离去。
  财力不足的人乎静地走啦!
  时力够却因犹豫而落后的人懊恼啦!
  曾出标却道人压下的人郁卒啦!
  自认护航成功的人笑哈哈啦!
  自认联手坑对手之人更爽啦!
  这场竞标创下秦淮河多项纪录!
  十一万两这天价更轰动金陵城!
  辣坊更引入注目啦!
  众家老鸨们苦研辣坊成功之道啦!
  不少老鸨决心见贤思齐的高嚷头啦!
  (wh10扫描,九天神龙OCR)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第二章 辣妹灭恶于无形

标题:《第一章 秦淮辣妹最够劲》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174/5417.html
声明:《第一章 秦淮辣妹最够劲》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