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翠羽丹霞 > 第二章 辣妹灭恶于无形 > 正文

第二章 辣妹灭恶于无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丹云时间:2016-08-29
  四月天,天气凉热适中,上午时分,辣坊的大门只开盏茶时间,便又关上,因为,二十名男人入内啦!
  不久,二十个房间内炮声隆隆啦!
  不到盏茶时间,使听男喂女哎的合唱啦!
  二十部大合唱下,谱成“原始进行曲”。
  午前时分,二十名男人春风满面的离去啦!
  辣坊之门立即又开了。
  入夜不久,大门开了不久,立即又关上。
  不久,后院之二十个房内又饱声大作!
  接着男女合唱!
  然后是大合唱!
  最后由男人们的哎医叫声作结束。
  一番温存之后,男人们离去啦!
  大门上之灯笼一摘下,大便又关上。
  一直到翌日上午,她们方始再启门迎入二十名男人。
  辣坊自从三月底大捞一票之后,便停止“扁马仔”的游戏,二十名马仔每天各涪二名男人快活。
  她们三月底瞎每位男人快活之后,她们一阵枕边细语,每位男人便每日邀人前来摔场啦!
  每位马仔便各有十余位大爷孝敬她们啦!
  她们不但美而且身材一级律,床第之间更是火辣辣的陪男人们玩各种花招,她们由头摇到尾,绝元冷场。
  这群欢场高手乐适啦!这群色鬼迷上辣妹啦!
  他们快活一次,便须付五千两白银,不过,他们认为值回票价,所以,他们呼朋引友轮流前往捧场啦2辣坊每日净收入二十万商白银啦!
  每位马仔也分红五千商啦!
  五月一日上午,天魁垦马仔们送客之后,由提前行充小红大方的含笑点头道:
  “大爷请进!”
  其余的马仔们便含笑入内。
  不久,天魁星跟入前厅,便含笑朗第一排凳上坐道:“你们可真行,金陵的银子迟早会被你们吸光。”
  “大爷说笑矣!男人们一向喜新之日呀!”。你们还年育,至少可再措五年!”
  “但愿如此!”
  立见白茵含笑行入,小红便行礼离去。
  白茵一近前,便递出一张银票道:“请笑纳!”
  天魁星却摇头道:“太寒酸吧?”
  “此价码由大爷所吩咐的呀!”
  “不错!贵坊异军突起,日进二十万两呀!”
  “赚钱全靠本事,大丈夫该一诺干金。”
  “可惜,吾非大丈夫!”
  白茵沉容道:“汝休以为妇人可欺?”
  “嘿嘿!汝等张腿大捞特捞,吾多说几句,便不行吗?”
  “不错!婊子也有尊严!”
  “嘿嘿!挺新鲜的,吾大开耳界刽!”
  自苗沉声道:“汝不但大开耳界,更可大开眼界!”
  说着,她挨拾纤掌,便屈指向外一弹。
  夺一声,天魁星骇得立即跳起来。
  因为,一线指劲已经沿着他的裤档疾射而过,他以为自己的“好兄弟”已经“中标”,所以他骇得跳起来。
  白茵便不屑的一笑。
  天魁听得脸色忽育忽红啦!
  白苗沉声道:“汝之骨头会比它匠吗?”
  天魁星回头一瞧,不由神色苍白。
  因为,他瞧见凳下之板上有一个因孔,该回孔分明是白酋方才之指力造成,他当场孩碍脸色苍白啦!
  他连连后退啦!
  白茵沉声道:“别担心,吾只是要汝明白吾并非好欺负之女流之荤,否盼汝等按诺行事,请吧!”
  天魁星匆匆离去啦!
  不久,他会见石霸便道出此事。
  石霸火大之下,拍案大骂道:“干!吾骑过无数的女人,却首次被女人警告过,吾岂能咽下这口气!”
  地煞星附和的道:“对2给她们一点颜色瞧瞧!”
  石霸点头道:。对!你们扩好设计一番,吾一定要白茵这贱人跪求,吾非把她戮烂不可,干!”
  天魁星二人便徘徊苦思着。
  不久,地煞星道:“老大,派人拦客!”
  石霸会意的道:“对!砍断她们的财源!”
  天魁星过:“让条子去整整她们!”
  “干!有理!”
  地煞星恨促的道:“干!必要时,一把火烧光她们!”’“不急!这是最后一帖猛药!”’“是!”
  三人便密商着。
  不久,天魁星及地煞旦已经联抉搭车离去。
  二车一驰近辣坊,他们不由冷冷一哼!
  不久,二车已迅速驰去。
  辣坊大门烃开,白苗一出来,便目送二车马远去。
  她思付不久,便关门入内。
  不久,四名青年已经由辣坊后门匆匆离去。
  没多久,二名青年各遥跟一部马车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二名青年已经目送天魁星步入一座庄院。
  立见一名青年迅速的翻增而入。
  此四名青年正是由四位辣妹所女扮男装,白苗研判石霸会有反扑,所以,她派四班出来跟踪及监视。
  此姐此时入墒之后,便利用花园内之花木前进,不久,她已经直接由一处窗口跃入一个房中。
  不义、她已听见天魁星道:。蒋大爷,咱大哥希望您别再去辣坊,以免因为辣坊出事而影响到你的声誉!”
  “是!是!”
  有钱人既怕死又爱名声,更不愿得罪这种地头蛇也!
  此极一听见内容,不由大火!
  她匆匆跃出窗,便赶出城外!
  她会合另一妞,便低声道出此事。
  她们火大的商讨对策啦!
  另—如却主张立即教训对方,以争取时效。
  两人尚无法拿定主意,天魁星已含着得意的笑容由蒋大爷送出门,二姐立即发觉事态甚严重。
  因九她们料不到蒋大爷如此伯恶人呀!
  于是,她们决定立即阻止天魁星的行动。
  于是,二妞直接蹬车而去。
  不久,马车绕入一条衔,二人一看街上没有行人,她们立即朝前一掠,便迅速的掠到马车的两侧。
  右侧之姐立即拉下车夫及立掌如刀的连切带按,一阵怪叫声之后,车夫已经被切断双腿,双膝亦全碎!
  他倒地怪叫啦!
  另一妞一跃上车较,便掀帘跃入。
  天勉星方才顺利说动蒋大爷,他尚在台着微笑,乍听叫声便见一人扑入车中,他直觉的立即扬掌扁去。
  小扭迅速扣拳便旋腕用力一推。
  卡卡二声,天魁星的双腕立折。
  他疼得哎叫啦!
  小妞顺势滑管扣住他的双肩,使用力一扯再一按,卡卡声中,他的双肩立即脱臼,他杀猪般疼叫啦!
  小妞顺势一拍,他疼出冷汗啦!
  “饶命呀!”
  小妞迅速移掌于他的双膝,便用力一拍。
  “疼……啊……”
  一声惨叫之后,他已疼昏啦!
  他的四肢全皮啦!
  小妞冷冷一笑,便掠落地面。
  那匹马早巳被另一妞拦住,如今,安安份份的站于原地二扭却大大方方的行向远方的六人,那六人骇逃啦!
  二妞趁机转身掠,便折入街角。
  不久,她们消失于远方啦!
  她们一到辣坊后门,便连赖三下房门。
  房门恢开,一女已探头。
  不久,她们一入以便勿匆前行。
  白苗点头道:“够明快,很好!”
  立听一妞道:“大姐,别路过石霸!”
  “放心,你们今夜可以出气,歇息吧!”
  二妞欣然退返房内卸装啦!
  白茵则在桌前沉思着。
  没多久,另外二妞一回来,立听一权道:“大姐,地煞星协边徐大爷,徐大爷巳允不来捧场,所以,我们……”
  说着,她心虚的低下头。
  白苗含笑低声道:“你们宰掉他啦……”
  “不!废了他而已,不过……”
  “怎样?”
  “我废了他的老二!”
  “格捌他今日想上白虎星啦!歇息吧!”
  “大奴没责怪我们?”
  “我明白你们的脾气,歇息吧!我念夜带你们去扁石霸!”
  “谢谢大姐!”
  二妞欣然商去啦!
  白苗含笑付道:“这群任性妹子一发放,石霸惨啦!”

  她便进一步安排今夜的行动。
  一个多时辰之后,天魁垦二人及二位车夫先后被人发现及拾回石霸的面肪,石霸脯得又怒又骇啦!
  他急忙请人叫大夫啦!
  天魁星二人边叫边愈述经过啦!
  他仍埃扁,却不知对方是谁,他们疼得死去活来,一时之间也不知可能是谁下的手?因为,他们得罪太多的人啦:他们作梦也料不到会被辣抹所扁。
  石霸派出大批人手出去查凶啦!
  良久之后。二位大夫一到,便仔细诊视四名伤者。
  不久,他们摇头宣布四人已经残废。
  石霸向道:“无药可救乎?”
  “是的!”
  “无法扶拐走路乎!”
  “是的!抱歉!”
  “上上药吧!”
  “是!”
  石霸气乎乎的瞪向大间外啦!
  良久之后,二名大夫领赏一离去,石霸便各赏天魁星二人三干两白银,再盼咐卉殆他们返家。
  他们心知自己无利用价值,不由一阵悲哀2不久,二名车夫也镇抬定啦!
  石霸便等侯手下查凶情形。
  那韧,日落之前,二百余人先后回来,却没有具体的回报内容,石霸气沼大骂特骂及今他们再出去查。
  这批人罕见石霸如此大方,便纷纷出去避风头啦!
  日落不久,十八名大爷被边入,小杏及小赢—见蒋徐二人缺席,她们便憋一肚子火在门内等候着。
  小红诸扭为拉生意,今晚更热情如火卿每位男人灾呆啦!
  良久之后,他们搭车满足的离去啦!
  马仔们一关妥门,便熄烛返房整理着。
  半个时辰之后,白苗分配妥红利,便吩咐她们行功。
  深夜时分,她们不但女扮男装,而且戴上年纪不一及容貌各异的面具,再各各一把短匕跟着白茵离去。
  不久,她们摆乎二名守夜人员,便打开大门。
  白苗便宰诸女人内。
  此府中一共住着三十六人,他们经过下午及晚上的四出查探,如今皆已经在房内呼呼大睡不已啦!
  白苗一挥手,备奴便往备房探视。
  每边房门皆末锁,所以,各扭顺利的各入一房之后,使心狠手辣的一手捂住男人的田及挥匕刺上心口。
  刹那间,二十人便已挂啦!
  不久,白苗亲人石霸的房中,立见他楼一位马仔在酣睡,她一走到锡前,便按噶及按上石霸的死穴。
  石霸只傲微一震,便道到感报。
  白茵便顺手制昏那马仔。
  她引入三扭,便引亮烛光搜索着。
  没多久,石霸藏在柜中之银泵及金银已被发现,此外,她们尚发现不少倍状及女子之卖身契。
  白苗便向三团吩咐着。
  不久,十八名马仔已钢财物返回辣坊。
  白茵为顾及大局,只好制死那位马好。
  她便和另二扭在三个地方引燃火势。
  火光一冒,三人便迅速离去。
  不久,她们一返辣坊,已听见“失火啦”之惊呼声。
  她一吩咐,辣抹们已弄乱秀发,穿着睡袍各钢一个小包袱奔出大门,立见不少男女已在街上。
  远方火光冲天,呐喊声更急啦!
  石霸的另外近二百名手下纷纷提水灌救啦i夜风一吹,火势便加速蔓延向两侧。
  左邻右台们匆匆加入救火工作曲辣抹们忍不住冷笑,故意挤在一起望向火场啦!
  不久,军兵及民夫一冲到,便投入火扬!
  他们开始切断火路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火势已被控制,不过,七栋技院跟着石霸的华丽庄院仍然陷入火海之中。
  空气中弥漫尸体被盗焦之异奥啦!
  辣抹们一见到盼近已有人返内,便一起回练坊。
  大门一关,她们返房啦!
  立见每人的桌上各摆着银票及金银啦2她们心知此乃石霸之财物,便欣然收妥。
  她们便宽衣上榻歇息啦!
  此场大火不但烧死石霸诸人,而且烧散他的手下,因为,他们心中有数的先行述散避祸啦!
  天魁星及地煞星更悲哀,因为,他们的姘头已在昨夜利用大火撤走时物,如今,他们在榻上连叫,却无人甩当天晚上,白茵潜入他们的房内宰掉他们啦!
  她再度纵火离去啦!
  火势一蔓延,立即又惊呼连连,等众人灭火之后,两栋庄中只各剽一具尸体啦!
  官方主动泥人查案啦!
  石罗所投资的技院及画肪负责人纷纷约谈啦!
  官方一交再查,足足过半个多月才以“仇家复仇”结案。
  石霸的那些技院及画肪生意却一落干丈啦!
  各大负责人一见树例颧孙散,使悄悄卷款潜逃啦!
  姑娘们也溜之大吉啦!
  不到三天,便闹空城计啦!
  官方虽然在表面上宣布结案,却暗中泥人在妓院及画肪监视,他们目睹树倒独孙散之景,亦暗暗摇头。
  他们研判凶手会直接或间接的出来接收这些产业。
  又过了三天,石霸的那些弟兄之中,有八人欲沼运画舵或技院捞些横财,他们入现场不久,便被逮走啦!
  他们惨道拷打问供啦!
  三天之后,他们已脱层皮啦!
  他们被迫认罪啦!
  官方因而正式结案啦!
  辣坊的马仔仍好似忘了此事般一直末出现过,因为蛆们每天忙着各接待两批大爷们快活吁!
  泰淮河畔的二起命案丝毫未影响这批大爷幻的玩兴,相反比石霸这批人一消失,他们玩得更放心啦!
  他们每天轮流人辣坊找乐于啦!
  他们多达六百余人,他们原本有些人不和,经由辣妹们之撒娇及热情迎合,他们终于一团和气曲他们默契十足的轮流入韵坊快活,每人每月虽然只能快活二至三次,每人却未再赴其他的场所寻欢。
  因为辣抹养大他们的胃口啦!
  别处的姑娘再美满足不了他们了!
  最乐的人该是他们的家人,因为,他们以往每隔二三天便出去买欢,如今,每月只出去买欢二三次呀!
  呵以,他但均家人不再摆臭脸或苦瓜脸啦!
  秦淮河一带的老鸨们却几乎天天愁眉苦脸,因为,各家妓腮敷面肪的受意皆衰落不少呀!
  那二起命案冰七百名大爷之不摔扬,她们虽然推出各种嚎头,仍然无法持续吸引寻欢客上门呀!

  她们全靠游客皮中卞阶层人士捧场啦!
  她们颇领会商对策啦!
  玄武湖位于金陵北方,由于湖面甚广,及湖水清澈,加上湖畔处处垂柳,它不但是风景胜地,亦是泛舟恰兴场所。
  钓客在柳下垂钓,不失人间一乐。
  玄武畦畔有一处玄武堡,该堡建于三年前,堡主键闻,单名拥,他不但年轻,而且俊坦,对外自称玄武公于。
  闻湘自称生于湘(湖南),闻家世代经营银行累积不少财富,却也领道地头蛇及过往黑道人物之勒索。
  所以,闻湘之祖在中年开始练武。
  剑是兵器之祖,闻家又从一位道士手中获一本“玄武九式”剑浴,所以闯家便开始练创啦!
  闻湘之父承绩其父的练细心得继续练剑,而且购买珍负药材练成灵丹供自己增加功力,剑术因而大进。
  闻湘之母因为怀孕之时领领进补,在分娩闻捆之时不受难产而宣,闻湘之父伤情之余。便全力培育闻湘。
  他因为丧偶而看破财富,所以,他在闻湘十八岁那年斥资自湖南到金陵玄武潮畔建成此座“玄武堡”。
  他为增加爱于之经验,使安排“以武会友”。
  他在堡前公告栏中公告以武会友内容,并以黄金一千两悬久乃是三旬以下人员若击败文谰可获贷。
  起初,无人登门挑战,半年之后,来自桐柏山的桐柏四剑以四天期间和闻期比包之后,才引来不少人。
  因为,闻湘当时才十八岁,却在六招之内先后击败桐柏山一带后起之秀拘柏四队立即引起震撼。
  三年来,一共有二百七十六人登门比队却无一人臼败闻讯所以玄武公子的声誉在江南甚为响亮。
  如今,闻湘正和“断流创”段育在堡内广场准备比剑。
  闻湘今日头带巾,身穿英雄衫裤,足穿英雄靴,而段青鬃上尚有发,完全是一幅不修边幅之落箔武者。
  他穿着短布衫及布裤,足穿布靴,二人这一站,立即使人形成贫与富,弱与强这感觉。
  加上他的蜡黄脸色及麦庸面孔,更不必提啦!
  所以,在大门内测参观地区的二百余人之中,已有不少人认为玄武公于今日又可以在六用内获胜。
  甚至有人研判他可在三招内获胜。
  可是,却有一人看好”断流剑”,他便是长舌公。
  长舌公自从在三月底,被古霸当众赶离辣坊之后,他仍然过着包打听及广播员的角色哩!
  石陨之死,使他大灾!
  他为庆祝此事,买三串鞭炮跑到狮子山顶大敌特放他今天到的待别早,而且在湖旁看人钓鱼,当‘‘断流剑”段育在堡前向门房表明欲比剑,他使忙碌起来。
  断流剑迎入厅之后,长舌公巳送八名钓鱼的人入堡。
  这些钓鱼的人员喜欢看闯湘和别人比武,所以,他们天天来此钓鱼,悴随时欣赏闻湘的获胜。
  因为,闻湘已经是他们的偶像。
  长舌公一到达参观所后方,便向一人道:“这人气势不凡,闻公于今日可能危险,沈凡对不对?”
  “胡说八道!”
  “赌一赌,如何?”
  “这……”
  另一人道:“长舌公,我赌!赌什么?”
  长舌公取出一锭银子道:“老规矩,此人挡过六招,,算我胜!”
  “干!赌了!”
  “行!”
  立见另七名取出一锭银子和长舌公对赌。
  长舌公立即自仔内取出一个小布包。
  只显他揭出七个小元宝道:“行了吧?”
  “行!”
  “—言为定!”
  “一言为定!”
  九人便站在第一排。
  闻风而来的一下便增加到两百余人。
  闻湘循列在厅内陪对手在品茗自我介绍之后,边偕剑出来,所以,双方目前形成十分组烈的对比。
  只见闻湘道:“请!”
  断流剑一拉下布囊,立现一把阔剑。
  此剑既阔又厚。长舌公便向右仍之人得意的一笑。
  那人却不屑的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遁,哼”
  长舌公便微微一笑。
  呼一声,断流剑一剑斜挥而去,闻湘已飘身闪刺一剑。
  长舌公低声道:“一”
  断流剑侠拉弓箭步,使一剑横削而去。
  闻湘收式翻身便一创分刺断流剑之双肩。
  剑光大盛,那八人笑啦!
  却见断流剑将上半身向后一仰,闻湘顾势踏前及一创向下划,长舌公不由网叫一声。
  那八人的笑意更浓啦!
  却见断流创的阔剑向上一挥,当一声,他已荡开闻湘之宝剑,同时顺势一剑疾砍向闻朔的右助。
  两人距离甚近,此创立使不少人叼叫。
  闻湘却以左掌疾速按上同创,身子向上一拔起,便迅速翻身而上,手中之剑亦疾挑上断流剑发上之布条。
  断流剑向地面一翻身,只见他的右肩刚着地,两只脚已经刷刷交叉疾劈而出。
  当场图开闻湘追刺而来之剑。
  只见他一钮腰左肩使地着地,双脚已经顺势疾踢闻湘扭翻而来的右膝,长舌公忍不住叫好!
  却见闻湘左攀疾递,便已劈向断流之小应。
  断流剑便生生的收脚向有的该去。
  砰一声,地上的一块玄武石立破。
  不少人应声喝彩!
  闻湘一拿落空,急忙织落地面。
  断流剑亦以“鲤鱼打挺”跃立而起。
  二人立即统田轻视对方长舌公笑嘻嘻的伸手啦!
  右例之人怔道:“干嘛?”
  “六招啦”
  “这…”
  立听另一人滴咕道:“此人怎会有这么多怪招呢?”
  说着,他巳递来一锭银子。
  长舌公茁句贪财,便揣争入袋。
  另外七人喃咕的各递出一锭白银啦!
  长舌公欣然收妥白银。
  立听有例那人道:“再一把!”
  长舌公道:“行!仍以六招定胜负!”
  “行!”
  另外七人纷纷下达啦!
  立听二人好奇的询问他们在赌什么?
  长舌公热心的上前扼要说明啦!
  不久,十二人纷纷和长舌公对赌啦!
  长舌公咳三声,使望向现场。
  文见断沥剑交又欧来两剑,使退向闻湘,他的剑身既阔又厚,此二式又极疾,立听呼呼二声。
  闻湘振腕疾挥,七朵剑花立现。
  当当二声,二创立分。
  断流剑再度矮身拉出弓箭步便持砍向闻湘之腰,回,闻湘末向上跃,他向右一飘,便一剑疾刺向断流剑;左肩。
  断流剑使地趴向地面及翅腰翻身。
  而他的右脚已经踢向闻湘的小腿。
  闻湘当场向上跃起。
  断流创趁机一剑疾挥而去。
  闻湘被迈吸气提身再阅跃而去。
  断流剑一剑扫空,候地挺腰跃起及一剑此次而去。
  闻湘候地一剑反戮而来,立听当一声。
  闻湘之剑尖立即蛾开阔剑。
  这份手力及眼力使引来一声明彩。
  断流剑一收剑,立即斜刺向闻湘的背部。
  闻湘顺势振剑一探,当一声,二剑又分开。
  闻椭已利用反震力道朝前掠去。
  断流剑便收剑吸气。
  长舌公含笑伸手啦:右侧之人稍回忆,便摇头递出一锭银。
  其余之人纷纷缴银啦?
  长舌公笑咱嘻的自后腰袋掏出一例、布袋,便装妥白银。
  附近的人乍见此景,便好奇的询问着。
  不久,长舌公已和五十一人对诸啦!
  自方才起,断流剑便剑指右下方凝立,闻湘小心的注视着,因为,断流剑的怪招已经使他深戒于心啦!
  长舌公一返原位,便连咳二声的整衫。
  断流剑喝句看招,候地一路交叉挥创攻去。
  剑风大作,气势甚猛。
  闻湘小心的便向左闪身及凝劲待攻。
  断流创一攻近、恢地双手担剑把疾欧猛刨着。
  闻地被逼连连后退!
  没多久,他便己退回台阶前。
  立肝—人叫道:“小心台阶!”
  以免剑饯地剑势一统,闻沏便刹身疾刺而宋。
  断沉剑向左一闪,便创砍向闻湘的宝剑。
  闻湘一收到,急亿再度刺出。
  断流剑立即震剑封撞而去。
  闻湘担心自己再退便会被台阶拌例,所以,他未待式用考,使濒身一闪及一创挥来啦!
  断流剑向台阶上一踏,便交叉砍来二剑。
  闻湘趁机转身,便疾刺来三式。
  断流剑沿台阶碎步扔身及砍出二剑。
  闻湘懊地疾刺出六朵刨花。
  断流剑候地双手捏创把便划个大困。
  一阵当响,闻湘已后退二大步。
  断流剑便顺势跃去及交叉砍出二剑。
  闻搁正觉虎口一麻,乍见对方这人带剑的砍来,他道自己若迟,便无法扳回先机,所以,他振功挥剑而去。
  当一声,二人向外一分。
  断流剑一落地,便抱剑道:“高明!”
  闻湘稍怔,便抱剑答礼道:“高明!”
  “后台有期!”
  “后台有期!”
  断流剑向前拾起布囊,便套妥阔剑。
  不久,他默默离去啦!
  闻湘目送他离去及思付方才之险境啦!
  他倏觉背脊一粘,他才发现自己流汗啦!
  他不由一怔!
  因为,他未曾流过汗,莫非他方才被骇出汗啦!
  他默默沿台阶而上啦!
  长舌公却笑呵呵的道“贪财”及收银啦!
  愿赌服输,那群人缴银之后,立即离去。
  长舌公跑出去叫来车夫,便拾那袋白银上车。
  不久,他笑呵呵的搭车离去啦!
  (wh10扫描,九天神龙OCR)

上一篇:第一章 秦淮辣妹最够劲

下一篇:第三章 奇女慧眼识英豪

标题:《第二章 辣妹灭恶于无形》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174/5418.html
声明:《第二章 辣妹灭恶于无形》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