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翠羽丹霞 > 第八章 人无横财不会发 > 正文

第八章 人无横财不会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丹云时间:2016-08-29
  夜深人静,溪水潺潺而流,巴先搂着周蕙在溪旁平坦的地面快活着,两人畅玩着各种妙招。
  今天下午,他们在此地目送船队运金离去之后,巴先收妥六十万两金票之后,不由大喜。
  他们不愿在客栈吵人,便在此快活。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呻吟的道:“哥,给我吧。”
  “行。”
  他又冲不久,使欣然送入纪念品。
  两人便紧搂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整装回客栈。
  巴先的大方便那三干余人日夜分批干活,亮澄澄的金元宝及金条亦顺利的一批批铸成啦。
  工人们将它们装入小箱中,每隔三日便搬到江边之船上,巴先的财富便似江水般滔滔不绝啦。
  官方银庄的人食髓知味的全力配合运售往各地。
  一个月之后,巴先已有百余万两金票,这天下午,他吩咐过爱妻,便拎着两大包金票,飞掠于山区。
  入夜不久,他巳将它们埋入八仙庄书房地下。
  他便前往钱记银庄。
  他一会见毕财,便获悉银庄在这个月共贷出三百余万两白银,而且皆还有超值的抵押品。
  而且,银庄目前只剩八十余万两。
  于是,巴先返庄取来周蕙所赠之大包袱。
  毕财便和六名育青年清点着。
  不久,他们已统计妥一千零八十一万两银票。
  巴先更亲自登上帐册。
  他吩咐众人努力的借饯给富户啦!
  不久,他欣然入酒楼用膳。
  膳后,他便散步掠于山区。
  天未亮,他已经返房,立见周蕙含笑投怀送抱。
  二人温存不久,方始各行功。
  翌日起,他们便前往各处赏景。
  他们到处党景,入夜之后,更随兴的行云布雨着。
  第三天下午,他们便到河边顿金票啦!
  不知不觉之中,又过了一个月。
  巴先再度拎金票返庄埋妥啦!
  他拎走周怠所送之另一包银票,立即入城。
  他一会见毕财,果然听见毕财报喜。
  他一听见银庄只剽一百余万两,便递出银票。
  毕财便又召人前来清点银票。
  巴先便趁机翻阅帐册及借单。
  不到半个时辰,他又在帐上写买一千零三十七万两银。
  他递出二张一千两银孺交由毕财分配。
  毕财诸人欣然致谢啦!
  巴先便含笑入酒橙用膳。
  膳后,他悠哉的出城啦!
  不久,他又飞掠于山区。
  破晓时分,他便又搂吻爱妻啦!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行就翌日起,他们再度出游啦。
  第三天下午,他们又回来领走金票啦!
  工人们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加上逐斯开采到主脉,以,每日所铸之金元宝及金条皆在增加着。
  巴先大方的赏着。
  工人们更卖力的工作着。
  尤其田三及他的二个儿子更每日轮流在场指挥若,因为,他们已利用巴先之赏银住入一座庄院啦。
  他们的生活大为改善啦。
  三月十五日下午,巴先又叛妥金惠之后,他一迟客栈,周蕙便楼着他及险耳道:
  “哥,我有喜啦。”
  “当其?”
  “千真万确。”
  他乐得抱着她连吻啦!
  他乐翻天啦!
  “哥,我想返庄待产。”
  “好啊。”
  当天晚上,巴先便背她离去啦。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庄歇息。
  翌日上午,巴先便拎金票前往银庄。
  他一见毕财,毕财便迎来行礼道:“大善人回来得正好,银庄的钱已在前天全被借光啦。”
  “哇考。怎会有此事?
  “邻近县城的商人皆来借呀!”
  “可有抵押品?
  “有。”
  “尚需多少?
  “百万两左右。”
  “行!清点吧!”
  他立即递出包袱。
  毕财便又率人入内清点银票。
  不久他们已点妥六百三十万商金票。
  巴先立即入妥帐离去。
  不久他返庄又拎来一包金累。
  不到半个时辰,他入妥帐含笑离去啦!
  午前时分,他已拎佳看返庄陪爱妻取用。
  膳后,他便含笑道出此事。
  周蕙却正色道:“人怕出名!须加防范!”
  巴先皱眉啦!
  周蕙道:“我住入银庄后之庄中吧。”
  “好呀!万一敌人太强,你须离去!”
  “安啦!人家会保重啦!”
  “谢啦!”
  二人便上榻歇息。
  当天晚上,巴先送她入银庄后之庄中啦!
  他便连夜赶往昆明。
  深夜时分,他已在上房歇息啦!
  翌日下午,他又收妥七十万两金票啦!
  他便拎它们迟客栈埋入上房之榻下。
  此时的毕成正在内宫接受款待,因为,他气势如虹的在最后一关殿试中取得状元至尊,膳后,他立即叩谢及表明欲返金陵为学童启蒙。
  现场之人怔住啦!
  主考官吏部李尚书立即开导他。
  他却执意离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被送出官啦!
  他便启车一路南下。
  李尚书在翌日早朝时,使奏明此事。
  皇上不敢相信的怔啦!
  因为,状元是数十万名学子毕生大志呀!
  不久。皇上询问原因,李尚书便拘实以报。
  皇上不相信的旨治金陵知府澈查详情。
  退胡不久,公文便火速送出官。
  公文经由各驿站连夜赶进之下,毕成尚在洛阳搭车南下之时,李知府便已经接获公文啦!
  他阅文之后,不由一怔!
  不久,他匆匆派人入钱记银庄召来毕财。
  毕财乍听爱子高登金榜,不由大喜!
  李知府便递下公文。
  毕财瞧过公文,恍悟的笑啦!
  李知府便询问原因。
  毕财便道出爱子有感邢善的善行,而欲替他照顾银庄及为孩童启蒙,李知府听怔啦!
  他再三询问,毕财仍回答同样的答案。
  他便派人送毕财返银庄。
  他妥加思考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先引述他以前所呈奏之邢善助贫事迹,因为,他因上事而受皇上赐赏呀!
  接着,他详述毕成见贤思齐之决心。
  他再三阅读之后,满意的封妥啦!
  他便派人经由驿站速赴京城。
  一匹匹的快马轮流日夜赶路之下,第三天下午,皇上便由李尚书的奏折中获悉此事的原委。
  皇上便详阅李知府之呈文。
  不久,皇上忆起此事,不由龙心大说。
  “李卿有何妙策?”
  李尚书察言现色已揣摩出“圣意”,他立即道:“启宾皇上!拐此事宜兼顾为吾朝留才及毕成之心愿!”
  “准!”
  “启秦皇上!可否谕毕成先在金陵府见习一年,期满再视其绩效及意愿,决定他能否任知府。
  “晤!卿欲保毕成逞擎金陵府?”
  “是的!吾柴正缺此种英才矣!”
  “哈哈!准!”
  “叩谢皇赏!”
  “哈哈!即刻行文!”
  “遵旨!”
  不出半个时辰,公文又送出官啦!
  毕成终于返回钱记银庄,毕财立即问道:“你真的中状元啦?”
  “是的!不过,孩儿已婉拒任官!”
  “哈哈!难怪李大人叫我入衙询问此事!”
  “真的?”
  毕财便道出经过。
  毕成听得含笑点头啦!
  立见师爷勿匆在大门前下轿,毕成立即迎出。
  师爷含笑道:“恭喜!大人有请!”
  “这……我已婉拒任官呀!”
  “先见过大人再说吧!”
  “是!”
  毕成立即跟出。
  立见门前摆罢二轿,毕成便先请击师爷入轿,他这趟入宫,总算多少见识过官场的礼仪啦!
  不久,毕成一上轿夫便快步离去。
  众人怔得纷向毕财询问原因。
  毕财却仍含笑摇头不语。
  原来,毕财生性沉默寡言,尤其不爱炫,所以,他上次会见获知府之后,除告知毕氏外,也未知会长舌公。
  如今,事未定案,他当然不愿多言。
  他干脆入地室整理那些帐册。
  如今,他不但依借户地区分别存放借单及押品,他更依姓氏摆放资料,陴方便他自己随时取阅。
  且说毕成搭轿到衙前,便跟着师爷入内。
  不久,他一入厅,便见蔡知府已经在座。
  他立即上前欲下跪,蔡知府含笑道:“免行此大礼。”
  “遵命!”
  毕成便作投行礼。
  “请坐。”
  “谢谢大人。”
  毕成一入座,师爷便离去。
  立见一名婢女呈上香茗。
  蔡知府含笑道:“请。”
  “谢谢,请。”
  二人使各自品茗。
  不久蔡知府含笑道:“汝此次高登金榜,江南有荣矣。”
  “不敢当,全仗大人助行大善人安置晚生诸人,晚生受此激励加上环境改善,始能克尽全功。”
  “汝当真如此认为?”
  “晚生出自肺腑,晚生亦会把此事面呈李尚书。”
  “当真?”
  “的确。”
  蔡知府乐得眉一眼笑啦!
  不久,蔡知府向道:“汝为何不愿入仕?”
  “晚生须回报洁思,晚生须兼顾银庆及学塾。”
  “难得,本朝立朝以来,历届状元,数汝最行。”
  “不敢当。”
  “汝之事已二度惊动圣上,圣上爱才之余,特准汝便行事,汝详问此公文,再妥思定见吧。”
  说着,他已递出公文。
  毕成一见公文来自大内,立即下跪朝此三拜再跪阅公文,蔡知府付道:“当今世上已罕见如此赤诚之人矣。”
  不久,毕成向北叩拜三次,方始送回公文。
  “晚生愿向大家学习。”
  “哈哈,高明,汝先歇息三日吧。”
  “谢谢大人。”
  毕成一出衙,立见师爷在轿前掀帘道:“请。”
  “不敢生谢谢。”
  不久,轿夫已经离去。
  师爷便含笑返内。
  蔡知府立即召来师爷吩咐着。
  不出半个时辰,八名衙役已经在大街小巷敲锣呐喊毕成高中状元,及在金陵府襄助蔡大人之喜讯。
  大红榜更贴于四大城门及城内人多地带。
  整个金陵城石破天惊般震动啦!
  认识毕成之人纷道老天有言及涌来银庄申贺。
  不认识毕成之人则以他为金陵争光而喜。
  内行的人却诧异皇上为何直接让毕成任此高职,因为,新科状元都留在内宫,即使外放任吏,至多只是一个县令呀!
  所以,大家组纷探听毕成。
  长舌公一获讯,更是一马当先的雇车陪爱妻入城,若非毕燕已经有喜,长舌公非下令车夫飙车不可。
  他们一到银庄远处,马车已校人潮挡住。
  长舌公付过赏银便牵着爱妻一路喊道:“开水,让道!”
  众人怕挨烫,纷纷闪避啦!
  不久,众人乍见受骗,却也不便责怪长舌公,因为,他是毕成的妹婿,毕燕又大腹便便呀。
  长舌公一见到毕成,便哈哈大笑道:“大哥,恭喜。”
  “谢谢,全仗你以前替大善人暗助我们。”
  “小事啦!今后要好好照顾大家。”
  “不错,我原本辞官返此,皇上特赐准我在府衙工作,完全为了让我协助大家,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长舌公拍手喊道:“乡亲们,听见了吗?”
  众人欣然鼓掌。
  不久,长舌公站在椅上喊道:“乡亲们,大家都为毕成高兴,不过,这是大善人的银庄,大家不方便堵在此地。
  所以,我提个议,大家告诉大家,狮子山下那三十二家店面自今天起,免费连续招待大家三天,如何?”
  众人欢呼啦!
  长舌公喜道:“谢谢大家,我们走吧。”

  “行。”
  众人欣然离去。
  不久,毕成亲写“谢谢大家”四个大字,便贴上大门。”
  尽管如此,贺客仍然一波接着一波而来哩!
  黄昏时分,热潮方始退去。
  狮子山下那三十二家店面内外果真整日欢笑连连,大小张申贺红纸更贴满各店,人人皆以毕成为荣啦!
  入夜不久,蔡知府一身便服的和赵员外,在赵员外的庄内低叙,赵员外听得连连皱眉,神色也渐凝重啦!
  李知府道:“总之,及早出售河畔那些店面。”
  赵员外道:“买方尚在杀价呀。”
  “吾给汝半年的期限,进时由汝负责。”
  “这……南荡山之事……”
  获知府道:“取消,本官一调离此地,如何善后?”
  赵员外似挨记闷祸般任住啦。
  蔡知府道:“勿急,半年期限。”
  说着,他已自行离去。
  赵员外怔了很久,方的骂道:“干,臭狗官,既贪吃又怕死。”
  骂归骂,他必须设法出售秦淮河畔那些店面,因为,他已经买下所有的妓院全部经营酒楼呀。
  如今的秦淮河畔只有画肪上的姑娘供男人快活,偏偏时机不到,各画肪的生意更差,酒楼的生意亦差。
  他已经亏很久啦。
  他不但自己亏,尚须吸收蔡知府及二位县令所投资之亏损,他当初保证可让他们赚钱呀。
  料不到,精明的蔡知府研判毕成可在一年后接任知府,他可能升调,所以,他急于索回所投资之金额。
  赵员外一个头两个大啦!
  翌日起,他每日忙着出售秦淮河畔那些酒楼,可是,金陵富户自顾不暇,而且也知道该地区没搞头,每人皆婉柜啦。
  赵员外急得夜夜失眠啦!
  要命的是,第六日一大早,他一觉醒来,便见枕旁有一张字条,他一拿起它,立见:“本日午时携一张三十万两银票至狮子山下赎人。”
  他原来尚晕晕沌沌,如今已被骇醒啦。
  他稍付,立即匆匆离房。
  不久,他已经看见其媳勿勿奔来。
  他已经流冷汗啦。
  他研判其子已被绑走啦!
  其媳一奔近,便哭泣的递出一张纸。
  纸上之内容如同赵员外房中之字条,他脸色发白啦。
  其馆便边哭边求他救人啦。
  他心烦的道:“下去。”
  说着,他已匆匆返厅就座。
  不久,他尚在思付对策,他的黄脸婆已哭入厅啦!
  他火大的吼道:“哭什么?哭丧呀?”
  赵氏立即拭泪止步。
  赵员外一咬牙,道:“吾会处理。”
  说着,他巳步入书房。
  说着,他已拎走一个小包袱。
  他搭轿经过三条衔,便已接近府衙,修见一人匆匆由轿后赶到轿旁,使沉声道:
  “汝敢报官,就准备收尸。”
  “不,不,我要赴钱记银庄。”
  “哼,吾会盯住你……
  说着,那人已经止步。
  赵员外已咳出冷汗啦。
  他的心口一阵发问,便生无力感。
  他乖乖的吩咐轿夫前往钱记银庄啦!
  他原本欲先求获大人协助,如今只好直接前往银庄啦。
  不久,轿一停妥,他便拎包袱匆勿入内。
  毕财立即含笑迎来,道:“员外有何指示?”
  “入内再叙。”
  “请。”
  不久,二人一入内厅,赵员外便递出那张勒索字条。
  毕财怔道:“怎么回事?”
  “小大昨夜被歹徒绑走,他方才尚在途中胁迫吾哩。”
  “员外要赎人吗?”
  “吾只有这个儿子,哪能不赎呢?吾以案淮河畔六十二家酒楼及两庄院撑着借三十万两,请帮个忙。”
  “员外不妨先报官。”
  “来不及了,那家伙一直监视吾呀!”
  “好吧,在下估算一下。”
  “谢谢。”
  赵员外吁口气,方始有心情品茗啦。
  隐在邻房的周蕙立即思付着。
  不久,她返房易容啦。
  不出盏茶时间,她已由后门离去。
  她绕回银庄,便沿途注视着。
  她一时未见可疑之人,便决定返银庄询问毕财。
  所以,她再由后门返房,便恢复女装。
  半个多时辰之后,赵员外已经申谢离去。
  她又候不久,便召毕财入内询问。
  毕财便道出字条内容。
  周蕙吩咐毕财退去之后,再度易容离去啦!
  她雇一车直驰狮子山啦!
  马车一近狮子山下,她便发现大批鲜花及剪花之人,她心知这一切全是老公的功劳,她欣慰的笑啦!
  她便吩咐停车及下车离去。
  她便沿途赏花着。
  不久,她一近山道入口处,便见一位青年在树下品若,她由他们的长相及神色,便研判此二人甚可疑。
  于是,姐便从容沿山道上山。
  不久,她已在凉亭居高临下监视着。
  午前时分,山下那二名青年突然起身,周蕙向附近一瞥,立见一名壮汉正大步由远方行来。
  二名青年一迎去,便哈腰行礼。
  壮汉指点数句,便宜接登山。
  周蕙故作纳凉状。
  壮汉经过凉亭不久,使又沿山道下来,不过,此次另有一名青年陪一名低头青年在后头。
  周蕙立知低头青年便是“肉票”。
  她立即准备出手啦。
  壮汉一下山,便吩咐三名育年陪那位青年坐在入口处。
  他赂张望不久,便见一部马车驰来,他便吩咐着。
  三名青年便押着那位青年定到壮汉的左边。
  周蕙便趁机沿山道缓缓行下。
  不久马车一停,赵员外便匆匆下车。
  立听低头青年喊道:“爹,救救孩儿。
  赵员外便匆匆行来。
  不久,他一行近壮汉便递了银票。
  壮汉一瞥银票便伸手欲接。
  赵员外抽回银票道:“先放人。”
  “行,放人。”
  低头青年便匆匆奔向赵员外。
  赵员外一递出银票,便宰了匆匆奔向马车。不久,他们一上马车,车夫便连连挥鞭催马驰去啦。
  他们逃难般消失于远方。
  壮汉瞧着银票,不由哈哈一笑。
  立听一名青年道:“星哥,赵项扮得挺像的。”
  壮汉不屑的道:“他敢胡来吗?他若不中演这幕戏,他如何还那二十余万两人的赌债,是不是?”
  “是,星哥英明。”
  “走吧。”
  血光倏喷,壮汉的后脑已经喷血啦!
  他啊叫一声,便仆落地面。
  一名青年刚回头,便又啊叫倒地。
  因为,他的印堂开花啦。
  另外二名青年刚望向星哥,乍见同伴一倒,他们直觉的望向后方,周蕙继续弹射来二记指力啦!
  二声惨叫声中,二名育年印堂开花啦!
  砰砰二声,他们已仆落地面。
  周蕙一掠前,便轻易取走壮双手中的银票,时值正午,四周别无他人,周蕙大摇大摆的离去啦!
  她既知赵员外之子因赌债而串演这幕“绑票勒索案”,她一狠心,便决定没收这张三十万两银票啦!
  她返城之后,便入金陵酒楼用膳。
  她立见二十余名锦衣人自门前下车便进入银庄,她心知这批外地商人要入银庄借钱,她的心花朵朵开啦!
  她便欣然用膳着。
  此时的巴先正在麒麟山下和三百余人对峙,为首之人双手各持一把长镰刀,其余之人则各持刀剑。
  原来,巴先由城民私下告知采金工人获悉有一批人在商量劫金,所以,他直接邀那批人在此地好好的“聊聊”。
  巴先淡然道:“各位是何方神圣?”
  “吾叫石源,忠义帮帮主。他们是吾之兄弟。”
  “忠义帮?你知道什么叫忠义吗?”
  “对朋友忠心又讲义气,便是忠义,我们忠义帮的每位弟兄都知道这个道理,而且奉行到底。”
  “是吗?你们今天来干什么?”
  “教训你顺便发财。”
  “这叫忠义吗?”
  “干,天气这么热,吾不和你胡扯啦!快磕头求饶吧。”
  巴先点头道:“你已经无药可救。听着,我叫做巴先,你们遇见闻罗王之时,就说是被我巴先超渡的。”
  “砍他。”
  巴先却倏地扬手便疾弹出一记指力。
  石源怔道:“干,什么意思?”
  叭—声,石源疼得哎哟一叫。
  血光一喷,他的印堂已经开花。
  他不敢相信的瞪眼向后倒啦!
  在他附近的人立即惊骇出声。
  巴先立即大劈特劈不已。
  轰声如雷。
  惨叫震天。
  血肉纷飞。
  这群乌合之众无头苍蝇般乱奔着。
  巴先边追边猛劈着。
  艳阳高照,此地好似地狱哩。
  站在山顶伦看的采金工人看得又骇又喜。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如此斯文又大方的老板会如此可怕。
  他们好似看见厉鬼在勾魂。
  不过,他们也为此事欣喜着。
  因为,他们以前受过乾坤神君那批人的长期欺侮呀。
  巴先又迫杀不久,便已经宰得清洁溜溜,他边劈坑边埋尸,不到半个时辰,便悠哉的掠向远方啦!
  采金工人们纷纷返工地传述此事。
  他们从此更敬畏巴先啦!
  巴先一返城,便各贷给报讯人员一千两白银。
  他只花五千两,便增加不少的眼线。
  昆明人争相注意可疑人物,陴领厚赏啦。

  第九天晚上,巴先又辗转按获一件消息,消息来源是一位妓女由醉客口中,获悉他专门在河边运金发财。
  妓女好奇的灌迷汤追问之下,醉客大灾的道出他每三天和同伴运金给一名王子,便可领到不少的赏金。
  巴先乍听王子,不由—征。
  他思付不久,决心弄清楚此事。
  所以,他翌日下午交妥黄金之后,使如往昔殷先行离去。
  他先迟客栈埋妥金票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抵达另一座山头。
  他便隐在树下纳凉。
  半个多时辰之后,船队已经平稳的驰过河面。
  船队又驰三十余里,便顺流加速驰去。
  巴先便掠前跟去。
  他为避免道船上人员发现,他在十余里外的岸边跟着。
  而且他每琼一次,便隐在石后先歇息一阵。
  因为,船队载金无法驰快呀。
  入夜之后,他放心的拉近距离跟去。
  深夜时分,他一看船队加速驰去,岸上之地势却平坦,他暗诧之余,便决定冒险直接上船啦。
  因为,他担心船队驰出海呀!
  他一掠近,便吸气掠向最后一条船。
  刷一声,他已拉上船尾及站在船锚上。
  他张腿坐在船锚,便靠坐在船扳上。
  大约又过半个多时辰,修听船上有人喝道:“干活啦。”
  立听舱内一阵骚动。
  巴先好奇的扳上船沿,立见不远处之海面上有烛光闪闪,他匆勿一瞥,便发现前方另有一批船队,他不由一怔。
  舱面上立即传来一阵串指挥声音。
  巴先由大船之横移方向,研判此批船队欲靠近那批船队,他恍悟双方要在海面上交金啦。
  他不由想起醉汉口中之王子。
  于是,他悄悄沿般板攀下水中啦。
  他抓着船外之蹬脚处,任由大船拖去。
  没多久,船只一停,便听双方一阵哈哈笑声,接着,他听见生硬的汉语调问船队运来多少黄金。
  此方立即道出数目。
  对方立即叫好。
  于是,双方敞开船腹间便搭上船板。
  一箱箱黄金便沿板滑过去。
  立见三人由船板上步上居中之大船。
  巴先凝功默听不久,便听见双方正在交易及清点银票。
  巴先确定这批人把黄金售给外族人啦!
  他在不甘心之余,决心耍一次阴啦!
  于是,他沿着船后悄悄游去。
  不久,他游近中央之船,便发现上方之舱窗有一扇开他吸口气,便向上微掠。
  刷一声,他已上微掠。
  他立即瞧见舱房内空无一人。
  他一吸气,立即全力行功。
  一阵水汽飘过之后,他由头到脚皆干啦!
  他立即脱衫拭干方才滴落之水迹。
  他又穿妥衫,便朝房外瞧去,立见六十余人正在拾箱上的斜板,再推送向对面的船中,他便匆匆一瞥四周。
  不久,他瞧见左侧舱角有一大团渔网。
  网上尚有鱼腥,他虽不好受,只好忍着。
  盏茶时间之后,船工已送完黄金,便锁上船脂及联袂登上船面,巴先急忙探头深呼吸一番。
  不久,他已听见一人踏着船梯而下,他便钻入网中。
  不久,他已瞧见一人进入第一问舱中。
  那人不但关门而且上锁,巴先好奇的上前贴门凝功啦!
  只听一阵清点纸张声音之后,立听嘿嘿笑声道:“真好赚,左一成右一成,嘿嘿!吾真的发财啦。”
  立听一阵嘿嘿笑声。
  不久,巴先又听启箱声,然而又是关箱声。
  接着便是步声。
  巴先急忙起身站在舱门右侧。
  舱门乍开,那人含笑出来啦!
  巴先一伸手便掐住对方的颈项及推他入内。
  他反手关门,便制哑那人及疾拍他的穴道,因为,他要先让对方疼痛一番,再顺利的问口供。
  他放倒对方,便打开床前之木箱盖。
  哇考,满箱的银票。
  巴先怔住啦。
  他拿起一束予以清点之后,立见十万两金票。
  他立即随便再拿起一束银票清点着。
  哇考,又是一万两金票。
  他险些欢呼出声啦!
  他决心没收这批巨金啦!
  于是,他合妥箱盖便取出壁上之长绳。
  他便四四方的绑妥木箱。
  倏闻臭味,他立见对方的裤挡已湿。
  他立即震醒对方及解开对方的穴道。
  “饶……命呀!”
  “行,你们在忙什么?”
  “我……我……”
  “你想再尝尝这滋味吗?”
  “不,不要,我售金给大理国。”
  “大理国?为何不在下关进行交易。”
  “海上交易较安全。”
  “原来如此,大理国为何买黄金。”
  “他们要搭一座黄金殿。”
  “黄金来自何方?”
  “这……昆明山区。”
  “汝为何有这箱金票?”
  “它是我的毕生积蓄。”
  “你一直干这种生意?”
  “是,是的。”
  “我取走它,你不会介意吧?”
  “我…我可以活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要一条小船。”
  “行,船侧有舟。”
  “很好,你可以活啦,不过,先睡一番吧……
  说着,巴先便制昏他。
  巴先启宙探头一瞧,果然瞧见船侧吊着二条小舟,他立即取出袋内之小舟再行功刺入船壁。
  他切削不久,船壁已出现一个方洞。
  他便将木箱移到洞前。
  他一出去,便沿着船壁爬去。
  不久,他已打开粗索及放舟水面。
  他一吸气,便飘落舟上。
  他向水面一挥,小舟已俏俏滑去。
  不久,他一抓船壁,小舟立即停下。
  他向上一跃,便抓住洞沿。
  他一爬上便拎起箔上之绳。
  哇考,挺重四他便提功拎它向下跃去。
  小舟向下微沉,他已经踏上小舟,不由一乐。
  他一见船面传来欢叙声,不由暗笑。
  他使徐徐挥向水面利用反震之力催舟驰向最后一条船。
  片刻之间,他已停在最后一条船侧。
  立听一阵再见声音,接着便有人吆喝”开船”,巴先一见海面甚暗便放心的催舟疾驰向海面。
  沿途之海浪起伏,巴先小心的催舟前进着。
  他由记亿中沿相反的方向驰去。
  没多久,他瞧见前方有湍流,他明白这是方才大船加速前进之道理,他思付不久,决心别冒此险。
  他便催舟驰向右例。
  不久,他绕了一大国,方始通过湍流。
  他终于瞧山及陆地啦!
  他欣喜的催舟疾驰着。
  破晓时分,他巳停在下午交金附近啦。
  他立即扛箱先行掠去。
  他藏箱入林,再回来扛走小舟。
  不久,他劈一个大坑,便劈碎小舟及埋入坑中。
  他一见东方已迂白,便入林埋妥木箱。
  然后,他谅返客栈用膳歇息啦!
  当天晚上,他携八条大巾掠入林中,便挖出木箱。
  他拆绳迅速包妥八大金票啦!
  他便小心的劈箱及埋入土中。
  接着,他来回的拎六包金票返客栈啦。
  他添此横财,不由大乐。
  他行功不久,便含笑入睡啦。
  翌日上午,他含笑在房内清点那些金票,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发现它们居然多达三干八百余万两黄金呀!
  他乐得心跳如雷。
  不过,他诧异那家伙为何守着巨金不好好享受一番呢?
  不久,他悠哉的在房内用膳。
  膳后,他正欲休息,立听敲门声道:“公子,田三有事报告。”
  巴先便上前启门。
  立见老者和田三向他行礼。
  他立即含笑道:“入内再叙吧。”
  田三立即入内。
  不久,两人一入座,田三便低声道:“公子,买金的人今天一大早使带数百人在工地附近找个不停,却不肯道出原因哩。”
  巴先心中有数啦!
  他立即问道:“他们没有抢金的意思吧?”
  “没有,他们好似在找人哩!”
  “别干涉,除非他们得到我们。”
  “是,对了,那人说明天下午照常买金。”
  “好,谢谢你。喝茶吧。”
  巴先使递给他一锭白银。
  田三欣然道谢离去啦!
  巴先付道:“我在修理那家伙之时戴着面具又故意弄哑嗓音,他该不会发现我在黑吃黑吧?”
  他便含笑在镜前以小匕削剪自己的长发。
  不久,他愉快的沐浴着。
  翌日下午,他如往昔般一身蓝衫裤率众人到河边交易,果见那家伙已率数百人站在岸上,河面则仍泊着那批大船。
  他如往昔船含笑上前招呼着。
  那家伙却频频盯着巴先的双眼。
  不久,双方一完成交易,工人们便协助船工拾箱上船。
  巴先点过金票,仍如往昔般先行离去。
  那家伙骚骚发,低头沉思啦。
  巴先一返客栈,便换上青衫裤及戴妥面具,不久,他已拎着两大包金栗侦快的由后门商去。
  他一入山区,便连连飞掠着。
  入夜不久,他已接近金陵城,他立即换上那幅邢善面具入城。
  不久,他已入银庄,立见毕成快步边来行礼。
  巴先将包袱交给二位青年,便迎上前道:“好久不见啦!”
  “是的,谢谢大善人,在下侥幸登金榜,目前在府荷工作。”
  “恭喜,多照顾大家吧。”
  “是,狮子山下的乡亲们所种之花已供不应求,三十二家店面亦每天有八成客人,已经产生盈余矣。”
  “很好,吾会吩咐常贤与大家共享盈余。”
  “谢谢大善人。”
  立见毕财上前行礼道:“小犬之成就全靠大善人。”
  “哈哈,大家都努力过,点吧?”
  “是。”
  毕财父子便率六名青年入内厅清点银票。
  巴先立见周藏在走道点头,他立即传音道:“泡泉。”
  她会意的点头入房啦。
  巴先便入内翻阅帐册。
  不久,他乍见超员外又贷三十万,不由一怔。
  不久,毕财上前道:“本月生意更旺,存款增加三十余万两,共贷出一千四百余万两。下月约会再增三成。”
  巴先怔道:“怎会如此?”
  “杭州在本月十发生一场大火,不但延婉五天,而且烧毁大批布场,布科及布,布商已先来探过路。”
  “人为纵火吗?”
  “听说是一位育年不满布主苛薄而纵火。”
  “唉!因小失大矣。”
  “是啊。”
  “赵员外为何又借钱?”
  “他的儿子遭绑架了。”
  “会有此事?”
  “是的,他可能挺不住的。”
  “真的呀?”
  “是的,他频频恰售秦淮河畔的店面,却无买主。”
  巴先道:“他准是缀利钱吧?““是的,小的会注意此事,有不对劲,使合同小犬处理。”
  “对,我们好心助人,可别赔本……
  “是。”
  立见毕成道:“共有一千八百五十七万两金票。”
  巴先立即在帐册列帐道:“尽量方便他人借贷,不过,必须有足够的抵押品,必要时,只贷抵抑品之八成。”
  “是。”
  “万一有借户欲以产业偿,一律以市价处理。”
  “是。”
  “衙门好修行,你可别受污染。”
  毕成坚毅的道:“在下宁可丢官,也不做亏心事……
  “很好,你最明白我的财力,我研判本城的五成贷户迟早会以产业偿债,届时由你串乡亲接管。你千万别做污吏。”
  “是。”
  巴先又叙不久,立即离去。
  不久,他买妥卤味,立即出城。
  他小心的入林绕了一大圈,便掠上南荡山。
  不久,他巳在温泉池前抱着周蕙啦!
  “哥,我挺想念你哩。”
  “我也一样,为了孩子,忍耐些吧……
  “恩。”
  “尝些东西吧。”
  “好呀!”
  二人迅速剥光全身,便泡入温泉取用卤味。
  “哥方才查账瞧见赵员外又借三十万两吧?”
  “是的,听说他的儿子被绑架。”
  “才不是哩2那小于赌畅钱串通赌场摘这一套。”
  “哇考,赵员外怎会有此报应呢?”
  “色鬼必有恶报。”
  “看来他垮定啦。”
  “是的,我们等着接收他的财产吧。”
  “对,我已指示过毕财父子。”
  周蕙含笑道:“毕成真不简单,居然考上壮元哩。”
  “是呀,我也沾光不少。”
  “邢大善人更出名啦!”
  “赞。”
  “此事另有曲折哩!”
  周蕙便道出毕成在内官辞官,皇上二度急文之后,毕成才在府衙做事,巴先不由连道:“不简单,不愧我的帮忙。”
  “是呀。”
  两人便边吃边聊着。
  不久,她趴坐在他的腿上,下体便连磨着。
  巴先便道:“别胡来呀。”
  “安啦,小玩一下嘛。”
  “不要紧吗?”
  “安啦。”
  “哇考,小心些,别弄坏身子。”
  “你不担心孩子?”
  “我当然担心他,不过,我更担心你呀!”
  她听得眉开服笑啦!
  她连摇边道:“哥,你好幸福哩。”
  “好妹子,我们发一笔横财啦。”
  巴先便道出黑吃黑之经过。
  “格格,你也会这套呀?”
  “当然,坑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啦。”
  “格格,我可不敢坑你匣。”
  “你舍得吗?”
  说着,他已含住右乳连连吸吻着。
  “好,好,好先哥。”
  她放浪的扭摇连连啦。
  巴先一见她如此浪,便不敢再吸啦。
  她去凑乳道:“好先哥,吸嘛。”
  “真的不会有事。”
  “安啦,快吸嘛。”
  她放浪的叫着。
  她又放浪一阵子,方始徐徐道:“好先哥,妙透啦。”
  巴先顶道:“该我了吧?”
  “行。”
  “好先哥。”
  二人再入温泉内温存啦。
  (wh10扫描,九天神龙OCR)

上一篇:第七章 新春发财好彩头

下一篇:第九章 水龙卷替天行送

标题:《第八章 人无横财不会发》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174/5424.html
声明:《第八章 人无横财不会发》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