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野雄成龙 > 第十一回 万缕柔情 > 正文

第十一回 万缕柔情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东方英时间:2016-09-04
  且说三眼妖尼一剑落空,低哼一声,弓身一弹,飞纵而飞,剑走轻灵,流水行云般的碧
  光突射,飒然劲嘶,身形疾泻下扑,剑尖疾点而出。
  龙野抱元守一,凝身摄气,等到敌人招数使老,凌厉攻到之时,忽然上路微仰,堪堪躲
  过,手中蜈蚣剑也疾戳而出。
  天缕派之剑术的确超凡人人圣,完全出人以表之外,这剑恰到好处,从敌剑一丝缝隙中
  戳点救入咽喉,只要龙微微抖腕,便在对方颈上挑个寸把深的口子。
  三眼妖尼也自不凡,在这间不容发之俊,满空碧影倏然一剑,化作一道绿光,仓地一
  声,斜点向蜈蚣剑上际他竟,猛然觉得背后“尾龙穴”一麻,全身劲道顿失,玉臂竟把握不
  住碧玉剑,戛然一响,那道绿光竟沿着蜈蚣刻直沿削下。
  树下的石剑田眉头一皱,三眼妖尼这一招倒不如比没有使来得乾脆安全,原因是她这剖
  削溜滑下,结果会被蜈蚣分的护腕挡着,而且只要龙野微微抖腕挑剑,便可在玉臂上划出一
  条长沟,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使出这种招,饶是石剑田心深沉,至此也不知道所以然。
  她这剑招一出,使龙野也大感困惹,随而暗怒道:“好呀!你既然故意露出破要绽诱我
  入彀,我就试试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阴险煞着?”此念如电雷掠逝,剑换左掌,轻轻技开敌
  剑,右掌暗连真气。迎胸拆出。
  掌出风生,威势如巨浪掀空一般,雷霆万钧,直撞过去。
  他二人均不知三眼妖尼中人暗算,穴道受制,龙野掌出他勉强举掌相迎,蓬然巨响,全
  身躯便如断线的风筝,横飞寻丈,“叭哒”一声摔在地上,只见她面如金纸,唇角鲜汩汩冒
  出。
  龙野想不到极毒派的高手,竟是这等无用,心中大感奇怪,反而怔神愣住。
  三眼妖尼挣扎一阵,强自逼住周身穴道,镇厌真气返归内腑,慢慢挣扎起身,眼内射出
  怨毒凶光,道:“好!记住你敢使用用诡计暗算老粗,总有清算之时。”她认为背后“尾龙
  穴”是被龙野暗算,是以才有此言。
  龙野如坠五里雾中,茫然看着三眼妖尼强立起身,拖着踉跄的中步,歪歪斜斜隐人黝黯
  的林中。
  树上的石剑田心中一凛,忖道:“此子表面上浑金璞玉其实精华内蕴,十分精明,目前
  智机未熟,无法骗他,最好是追上三眼妖尼,看她将使什么毒策对付龙野及本帮?”
  思念间,身形宛如幽灵秀轻轻凌空飞起,不敢稍有响声,以免情动出神的龙野。
  龙野怔神一阵,忽然想到此行的目的,要是会石剑田查问母亲的行踪,仰望天色,不禁
  咬牙跌足,恨声道:“被他骗了……”
  “被谁骗了?”声音宏离,嗡嗡传来,龙野不禁侧目睨视。
  此时朝曦初上,狂风停啸,阳光闪耀下,谷中出现一人青衣素巾,气清神秀,长髯飘
  拂,手势羽扇,慢步而来,一眼望去就像三国时代的孔明再世。
  只见他羽扇轻摇,草地上忽然乌光一闪,跃入掌心,龙野目光奇锐,看出原来是一粒铁
  砂,大如绿豆浑圆乌光。
  龙野空时恍然大悟,敢情三眼妖尼左经被此老所制,因此自己不会轻易取胜。
  这一发觉,骇然大惊,已知三眼妖尼,亨誉盛名之久,自非等闲之辈可比,而这老人却
  能在数十丈之外,仅用一粒铁砂,无声无息地把纪制服,光是这种内力和认穴之准,已够震
  惊武林,此老武学之高,可想而知。
  素巾老人摇扇抿髯,道:“与三眼妖尼这等邪怨之人过招,不必心存厚道,最好能三两
  招间,便把她结束,江湖阴险,机诈百出,你不伤她,她必害你,切宜紧记。”
  说道,羽扇轻摇神情潇洒,教人一见之下,便起好感。
  龙野抢步不上前,抱拳躬身,道:“前辈指敬,铭感五中,敢问仙居何处?并请赐告名
  讳。”
  素巾老人慈祥微笑道:“丹阳普照,青天朗朗,便是老夫之家。”
  若常人听来,必定以为此老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云游者。”
  但龙野眼内倏现惊异神色,道:“前辈莫不是丹青岛的……”

  素由老人哈哈大笑道:“不错,老夫正是天文土萧苍石。”
  龙野如有所悟的道:“怪不得红红一身武功超群拔俗,深来老前辈有这种神奇莫测的武
  功,她得你老的秘传自然高人一等!”
  天文士萧苍石大喜道:“你认识老夫的女儿?”
  龙野道:“在断阳古寺略识一面。后来小辈有事在身就和她分别,她大概已回丹青岛
  了。”
  天文士摇头苦笑道:“她要是这么乖,老夫也不会东奔西跑,重入江湖寻她了!”
  龙野惊道:“那她到那里去了呢?”
  天文士萧苍石摇头叹道:“不知道,以后你要是见着她请向她说老夫在寻她。”
  说罢,不胜感怀,迈步走去,龙野忽然心中一动,道:“借问前辈,东海有石剑田其人
  么?”眼见萧苍石慢慢落首忙再抢问道:“他住在那个岛上?”敢情他想,石剑田今日骗了
  他,是以他想问出石剑田居住所在,以便直接寻访,不怕石剑田不说出父母的行踪。
  天文士萧苍石正色道:“他那个岛上按奇门易数,五行风克之理,布成天罗地网,一人
  岛上,即如入地狱,四海之内,除老夫能自保之外,恐怕第二人能够风回。是以老夫劝你不
  要妄想轻入,以免枉送性命。”
  龙野急道:“可是晚辈有万分紧要之事,非同小可。”
  天文士想了一会道:“他现在率领部属,踏入中原,你只要四处打听,剑鹰帮主龙射
  英,或许可得他的行踪。”
  龙野脸色勃变,颤声问道:“剑鹰帮有几位帮主?”
  天文士萧苍石诧道:“一帮之内,岂有二主?”
  “如此说来,石剑田就是龙射英?”
  天文士微笑道:“当然,因他是拜剑鹰帮的老帮主石一堂为义父,所以易姓为石,实则
  龙射英才是他的真名。”
  龙野一听,热血沸腾,激动不已,这突然而来的坏消息令他不知所措,是爱是恨,是悲
  是喜,心中似有说不出的五味翻腾。
  天文士诧异的看着他,道:“若无他事要问,老夫别矣!”
  “谢谢指示迷津。”他强自镇压凌乱的心情,勉强微笑的回答。
  声音未了,眼前划花,即头去天文士的行踪,竟不知他下何方而去。
  龙野颓然叹息一声,踉跄往谷外走去,迷迷惘惘,漫无目标的信步的走着。
  他一方面希望这消息是真的,因为他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值得骄傣的父亲,同时由此一
  来的母亲,并不是被人劫去受苦,而是让父迎去,享受人间温暖。
  另一方面他祈望这消息是假,只因他不愿父亲是个野心勃勃而成为武林正义人士的公
  敌。
  并且他在断肠古寺时,曾经在天下群雄面前扬言,誓死帮助少年寺残灭剑鹰帮,替天心
  禅师以及高僧复仇,代天下武林除害,可是现在怎能够呢?”
  他行着,行着,前面一条小河阻住去路,潺潺流水,似悲枪,似幽怨,龙野也不禁泫泫
  欲然泣!
  他苍茫四顾,不禁痛苦的长叹一声,黯然想道:
  “母亲啊!你被是父亲迎去围聚,你为何还要留下血书,叫我去东海救父母呢?或许这

  是你的苦衷,想激发儿子的寻明师,学绝艺,顶天立地的干出轰轰烈烈的事杰,可是,你可
  曾想及这是如何令我痛苦和不安啊!”
  江水东流,往者如断,人的隼命已正如此,既往者已何必争名逐利,徒增纷扰。
  思念及此,豪气顿消,不禁长叹一声,顿生厌恶江湖之感。
  忽听小河对岸划丛里,也传出一缕缕幽幽叹息声音,宛如荒野孤魄,迎风饮泣,声音苍
  凉凄楚无比。
  龙野霍然惊觉,锐利如隼的眼光,凝定那野草丛中,伤心人处处皆是……
  “呸!谁是伤心人,滚你的蛋,别吵扰姑娘的清静。”
  龙野苦知自语道:“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凶,难怪会这么寂寞!”
  “你敢骂姑娘?”
  语音甫落,一道晶离的银光,带着惊心刺耳的锐声,掠过小河,闪电而至。
  龙野骤闻异声,那道白光已怒喉际,避让不及,右掌疾如闪电石火,屈指一担,扣住那
  道白光,敢情是柄寒气湛然,铸工玲珑的小剑,长约六寸,剑柄尖端尚系着一条细细的丝
  线。
  龙野一瞥这柄短剑的情状,猛然醒悟那姑娘是谁?心中一喜,立地行功,右臂潜连内
  力,往可一抖,喝道:“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那姑娘猝不及防,被龙野神力一抖,连人带竿扑飞过来。她身形半
  空,猛地瞥见是龙野,芳心狂喜,倏然摔开竹竿,如乳燕投林急,泻而下,双手搂住龙野宽
  壮的肩臂,纵声娇笑,天真之极。
  龙野伸臂接候弹射而来的竹竿,左掌轻轻抚着她的柔发道:
  “红红!你为何独个跑到此处地?你爸爸急着找你,知道吗?”
  红红松开手,退开两步,接过钓竿缓缓线,向他吐吐舌着,道:“我知道了,昨夜差点
  碰着,侥我眼尖,赶快躲起来,要不然,嘻嘻,爷脸孔一般,我就得跟他回家!”
  龙野正色道:“红红,你有一个慈祥可爱的爸爸,是多么幸福!你该好好的孝顺他,像
  成……”
  陡然触及凄凉痛苦的身世,不禁心中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红红万料不到龙野,以铁胆雄心驰各江湖的硬汉,竟然出眼泪,正错愕间,忽见远处人
  影闪幌,心中微一愣。
  龙野却握着柔他的荑,诚恳地道:“红红!赶快去找你爸爸,以免他愧大。”
  红红暗恨龙野,心想道:“我千辛万苦寻你,你还不知道我这颗心!”一气转身扭开。
  满血热此化龙一抹幽怨辛酸泪水如珠,滚滚滴落。
  她自断肠古寺和龙野一别之后,万缕柔情,系候她一颗想大龙野的心,她初堂相思滋
  哎,说不尽寂凄切,她意味到自己深深爱上了他,因此不知不觉中追踪北上,历遍陇右而龙
  野却如泥牛之海,影踪俱查失。
  今日失意的躲在河边犯叹命薄,不期而遇,重睹檩郎无恙,枯寂的芳心顿转复苏。熟知
  落苍有意,流水无情,龙野竟冷淡至此,焉教她不伤心流泪。
  龙野欢道:“你好好踉你爸爸回丹青岛,江湖流浪生活使我感到厌恶,想择一处风景清
  幽的地方居住下来,你家邻近有什么景色幽美的小岛没有?”
  她杏眼圆睁,诧异的道:“好好的为什么要退隐?难道你不想救出东海的父母?”
  龙野咬紧牙关,恨声道:“他们非常安全,不必我去救了。”言短意长,不胜感叹!
  红红眼中陡现奇光,道:“好找爸爸去!”
  蓦觉身上一紧,已被龙野因欢喜搂紧抱得紧紧的,一种令人舒服的压力,使得她心跳加
  速,粉颊绯红,益增娇媚。
  “你这样才是孝女。”龙野欢喜得赞美她。
  “但希望你常到我家玩玩!”
  “你不讨厌?”龙野又故意的逗她。
  天色陡然灰黯,闪电耀目,恨声震耳,凄厉呼啸,狂飙四起。
  红红仍然空着那件仅掩盖身体的鱼皮衣,裸在外面的玉臂和粉腿,被疾风吹得透生体
  寒,不禁打了个寒颤。
  龙野忙脱下外套,里着她的身子,望望天色,道:“我们赶快找个山洞躲一躲,这场暴
  风雨。”
  红红笑盈盈道:“离这儿十里之外有户一猎,那里我还有许多东西寄存着。”
  龙野大喜,两人各展轻功,星驰电闪,狂奔而去。
  就在他们走后,野草中钻出一个容姿绝代,容光照人的姑娘,正是血影寒刀的爱徒紫
  儿。
  她昨传黄昏追踪跟出,就没见到龙野和师父,芳心着急四处寻找,碰巧遇到适才这幕亲
  蜜的搂抱。
  她见意中人另有所恋人,醋意顿起,以他素来的性情,必定尽性杀人以愤泻,但不知为
  何,一见龙野那双凛然生像的眼光,手臂一软,野性顿消。
  这时紫儿怔怔望着他们渐渐远离的背影,芳心又急又怒血腥哎道渐渐浓厚,杀机又油然
  而生。
  凄厉长笑一声,身形随着跃起,如行云流水般的绕讨捷经,抢先奔向那猎户而去!——
  

上一篇:第十 回 籍棋试剑

下一篇:第十二回 血 泪 潭

标题:《第十一回 万缕柔情》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237/7478.html
声明:《第十一回 万缕柔情》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