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霹雳金蝉 > 第二十二章 义共危舟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义共危舟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东方英时间:2016-09-04
  别人对这声音,还一时分辨不出是谁在开玩笑,陈锋却是入耳知人,脸色一变,大叫一声道:“吴兄,你……”目光扫射厅中,哪还有吴公子的人,他已出人意表地,溜出饭厅。
  陈锋“你”字出口,众人但听一声轰然强音,厅门关死了。厅门一关,人群一乱,自然的反应,就是纷纷奔向窗口,接着便听得一声声惊呼道:“不好!窗口早就被铁板封死了。”
  原来,窗口位置,都有窗帘掩住,时间又是是外,厅中点的是玻璃大灯、根本就不用窗外天光,因此,谁也不会注意窗口的事。
  同时又听得四海游神李奎元怒喝一声道:“小子,你在捣什么鬼,快说!”话声中,出手如风,五指一落,扣住了陈锋天井锁骨。
  他含怒而发,落手极重,只痛得陈锋大叫一声:“唉哟,老前辈请放手……”
  四海游神李奎元五指一紧,喝道:“放手!你说了老夫自会放手。”
  陈锋痛得又是一声大叫,脸色一片苍白,额头上的汗珠爆得比黄豆还大,颤声道:“老前辈,这样晚辈怎能说得出话?”四海游神李奎元冷笑一声,道:“你现在不是在说话么?”
  白剑剑眉一轩,道:“师兄,请你放了手!”四海游神李奎元再三不放手,他不能不说话了。
  四海游神李奎元瞪了陈锋一眼,道:“好小子,暂时便宜了你!”松开了手指。
  陈锋苦着脸,揉着自己天井锁骨,吁了二口气,道:“老前辈,你实在错怪了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四海游神李奎元气往上冲,大吼一声,道:“你还想驴谁?”出手又向陈锋抓去。
  陈锋闪身躲至白剑身后,叫道:“李老前辈,有话好说,晚辈又跑不开。”
  白剑皱了一皱眉头道:“师兄,你今天怎么这样沉不住气?”四海游神李奎元望了白剑一眼……陈锋在白剑身后见了四海游神李奎元那眼色,心头一惊,暗忖道:“莫非这老鬼真看出了什么毛病?”
  心念一动中,却见四海游神李奎元忽然威势一敛,道:“我这两天心神不宁的很,也许是我多心了。”陈锋暗骂道:“你这一多心,也就别想多活了。”
  白剑吁了一口气道:“我想师兄可能真是错怪了人。虽说陈大哥与那姓吴的交往有年,但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姓吴的表面掩饰得好,陈大哥又怎能看得出来?”四海游神李奎元见白剑替陈锋辩护,眉峰又一动道:“师弟,你说的虽然不无道理,但陈少侠经常出入吴家,进入这饭厅当然也不止一次,难道就未发现这饭厅有异?”这话有道理,确实不能说四海游神李奎元无中生有。
  陈锋摇头叹道:“老前辈你叫我怎样说哩?晚辈做梦也想不到这吴家不是好人,怎会处处提防他家,而不顾身份地四处察看?”
  陈锋的话也相当有理由,四海游神李奎元不由为之语塞。
  陈锋得理不让人,接口又道:“吴家既然心怀叵测,自也一定掩饰得非常高明,要想看出他们的破绽,又岂是容易的事。”
  此言一出,当下便有人用掌力向墙上击去,只见石粉碎砖,一块一块剥裂下来。
  那人欢呼一声,道:“这墙是砖砌的……”
  话声未了,掌声再落下去时,只听“当!”的一声,里面再不是砖块了,而是硬得震手的钢板,这一来,他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因此,也无异替陈锋的话作了最好的证明。
  四海游神李奎元态度立变,向陈锋歉然一笑道:“是老夫一时多心,错怪少侠你了,请多多包涵。”陈锋见误消失,轻松地一笑道:“这也难怪老前辈,如晚辈处在老前辈的地位,也难免会有同感。”纷乱与激动渐初平抑了下来,大家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在真象未明、生命未绝之前,谁也不愿过于失态,在人前留下笑柄。
  于是,各人搬了一张椅子,自然而然地聚到白剑与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四海游神李奎元等人身边来。
  厅中琉璃在放射着耀眼夺目的五彩霞光,照得大家的脸色有青有白,也更难掩忡忡不安。
  忽然,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怒目猛然一鼓:“钟长老你们三人,即展本帮连体神功,与本座震开厅门!”
  丐帮四老,现在只有三老随同老花子前来,夏长老不知怎的,竟未在谷前与他们会合。
  钟长老躬身应了一声:“弟子遵命!”手一招,蔡长老程长第随他一同走到厅门之前。
  三人向门一立,钟长老在前,蔡、程两长老在后,站成一个“品”字形,只见蔡、程两长老同时出掌,搭在钟长老背心穴上,三人神色一凝,运起功来。
  本来隔体传功之术,在武林之中并不奇特,只要内功有了相当火候,都能将自己的功与别人的功汇合为一,只是一加一仅能等于二,并不能出奇地倍增。
  只是丐帮连体神功与众不同,合三人之力,竟能相生相成,增加三倍以上,也就是说,他们丐帮以此连体神功名震天下,所以这时大家无不全神贯注。
  钟长老等三人凝功有顷,只见他们三人脸色由白变成了红色,钟长老头上乱发,根根一竖而起。
  忽然,钟长老双掌一领,向门上按去,出手极缓,不带半点劲风,双掌与门相接之际,猛听一声大吼:“开!”双掌一登,内力猛发。
  “嗡!”一声震得大家头昏眼花的巨响发了出来,大家只觉天摇地动,石雨纷飞,墙上外层砖块,一齐向他们身上倒来。
  好在大家都有一身功夫,砖丽碎片是伤不了他们,只是谁也兔不了成为灰人一个。
  再看那厅门,不但未被震开,连分毫异状也没有,倒是整个砖层倒后,现出了铁壁,整个房子有如钢铁铸成,要想脱身,比登天还难,大家不由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长叹一声,道:“老夫是无能为力了。”外面传入那吴公子的哈哈大笑道:“你们的看过了,现在请看看本公子的敬客之礼。”
  话声一落,只见厅顶梁柱子间,漫出阵阵黄烟,当头倒卷下来。
  四海游神李奎元大喝一声,道:“这是毒烟,大家快快闭住呼吸。”片刻之间,那倒卷下来的黄烟已布满了整个大厅。
  众雄呼吸倒是闭止得及时,只是没想到也得把眼睛闭上。
  等到发现眼睛开始发痒,已是来不及了。
  最初双眼只觉有点微微地发痒,揉了揉也就好了,过了片刻,第二次痒时,那可就痒得令人心肝都发胖,恨不得把一对眼珠都挖了出来。
  眼睛一痒,接着也就闭不住气了,喉中吸入了那黄烟连喉头也痒了起来,顿时全厅之中响起了一片“咳!咳!咳!咳!
  ……”之声,只咳得大家恨不得把自己脖子扭断,死去算了。
  正当大家被折磨得气息奄奄之际,厅中黄烟忽然挨着地面,从墙根小洞之中吸了出去。
  黄烟一退,屋顶上又罩下一阵白烟,这时大家被奇痒所折磨,谁也无法气,人人无不暗叹忖道:“这一回一定是要命的毒烟了……”
  一念未了,那白烟已进入了大家喉头之中,大家只觉喉头一凉,奇痒立止,痛苦尽失。
  随之,门外又响起了那吴公子的话声,道:“本公子敬客之礼已尽,现在可以和各位谈谈了。”厅内众雄痛苦方失,正在运功调息,恢复体力,所以无人开口答话。
  那吴公子等了片刻,不见有人答话,冷笑一声,道:“这是你们不识抬举,莫怪本公子……”
  烈火太岁雷震暴喝一声,吼道:“暗计伤人,算是什么东西,你有种就放老夫出来,看看谁强谁弱。”吴公子讪仙大笑道:“君子不与牛比力,你要觉得我有力无处使,现在的铜墙铁壁,你就自己碰着消遣吧!”
  烈火太岁雷震被调侃得七窍生烟,除了跺脚大骂之外,总不成真的自己消遣自己。
  吴公子的话声又起,道:“也罢,本公子现在指点答放,谁要不答理,本公子放起毒烟来,各位骂那不答理的人吧!”
  顿了一顿,话声一沉道:“易凡,本公子要和你谈一谈。”白剑当然不能做害群之马,轻叹一声道:“我们有什么可谈的?”
  吴公子道:“没有什么可谈?要不是为了你,本公子也不会这般操心了。”白剑朗笑一声道:“承蒙看得起,在下荣幸之至,但不知你为何这般看重在下。”

  吴公子道:“你先回答本公子的话,少不得本公子自会告诉你。”
  白剑道:“你有什么话,你就问吧!”吴公子道:“当着这么多成名人物之前,本公子问你一句话。”
  话声一顿,一沉道:“令师可是节杖先生?”这种措词,这种口吻,简直让白剑不能忍受,他如果是节杖先生的弟子,只要说了一个“不”字,便犯下了欺师灭祖的江湖大忌,而为人所不耻。
  白剑剑眉一扬,朗朗道:“不错,家师正是他老人家!’吴公子闻言之下,颇为激动地“啊!”了一声,道:“那你一定就是白剑了?”
  “啊!”群雄自己先自震动起来,人人眼射奇光,注视着白剑的反应。
  要知,自白剑替乾坤大侠之子白英奇挑起复仇重任之消息传到江湖之上以后,他的义行已使誉满天下,就连那暗害乾坤大侠全家的杀手,也不得不随声附和,把和捧上三十三天。
  白剑极炔地作了一个决定,淡淡一笑道:“不错,在下就是白剑!”平淡无奇的声音,听在群雄耳中,有如春雷贯耳,人人耸然动容,要不是白剑正与那吴公子谈话,大家只怕会激动得把他抬了起来。
  外面吴公子虽然料定易凡就是白剑,但此时经白剑亲自承认,显然仍止不住心头的震动,竟然愕了一下,才哈哈大笑道:“敢情台端真是白大侠,失敬!大侠!这一来我们的问题更容易解决了。”
  白剑冷然道:“我们有什么问题?”吴公子道:“尊驾可知小生是什么人物?”
  白剑道:“你无缘无故把在下等诱来,在下正想请教。”吴公子道:“你挺身自荐,负起为乾坤大侠复仇的重任,可查出那杀家仇人是谁?”
  白剑剑眉一轩道:“莫非就是尊驾在暗中操纵一切?”
  吴公子得意地狂笑道:“不错!正是本公子一手作成,你现在可想替乾坤大侠报仇?”
  白剑长啸一声,道:“你可是认为在下已绝了报仇的希望!”
  吴公子阴森森地笑道:“没有!没有!小生的意思正好相反,目前你更有许多报仇的机会,问题是你愿不愿意与小生合作,答应小生一个小小的条件?”白剑哈哈朗知道:“你不怕在下一获自由,便立即将你劈于剑下,以替乾坤大侠满门大小报仇?现在小生纵是答应了你任何条件,你又有什么好处?”
  吴公子道:“这个小生自有计较,不劳杞人忧天。”白剑道:“好吧!你有什么条件且说出来听听。”
  吴公子“嘿!嘿!”冷笑了一阵,道:“听说乾坤大侠白老儿得到了一位当辈奇人的遗宝,那藏宝山洞的启洞之钥,已到了你手中,只要你交出那启洞之钥,小生便可立将你们释放,给你一个公平的复仇机会,你说这个条件对你优厚不优厚?”白剑点头道:“优厚!优厚!优厚极了!可惜的是那启洞之钥,在下并未带在身上!”
  吴公子冷笑一声,道:“那你是准备把你的朋友统统坑在这铁屋之内了?”白剑道:
  “在下实在未带在身上,那也是莫可奈何之事。”
  外面吴公子冷笑一声道:“在不在你身上,本公子也懒得和你争论,自有你的朋友向你问明白。”话声一顿,接着震声道:“各位朋友请听着,本公了并无为难各位之心,但白剑如不将启洞之钥交出来,本公子却只有连同各位一起得罪了。各位如想安然出困,那就请各位劝劝白剑把那启洞之钥交出,白剑什么时候交出那启洞之钥,本公子即什么时候释放各位,现在就看各位想不想出来了,你们大家想想,本公子一个时辰之后再来听你们的答复。”
  话声一落,一阵脚步声过后,外面但沉寂了下来。
  白剑剑眉连蹩,苦笑一声,道:“在下确未将那启洞之钥带在身上,请各位相信在下。”四海游神李奎元干咳了一声,道:“老夫可以为自师弟作证。”
  陈锋接着也道:“在下也同样可以作证。”丐帮帮主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哈哈一笑道:
  “谁要你们作什么证,白少侠的话,谁会不相信。”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华帮主说得是,谁会不相信白少侠的话,白少侠义薄云天,如那启洞之钥带在身上,岂有不为大家的生命着想之理。”烈火大岁雷震大吼一声,道:“谁要不相信白少侠的话,谁就是龟儿子了。”此老心直口快,他可不管伤不伤人。
  哈哈!哈哈!哪里有自愿当龟儿子的人,竟获得了全体拥护。
  白剑见大家这般相信他,心中也自感动,抱拳对大家作了一个高揖,道:“多谢各位,在下感激不尽。”
  丐帮帮主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道:“少侠不要客气,这是受你人格与素行的感召,大家理当如此。”
  四海游神李奎元哈哈一笑道:“好!好!好!大家同心,其利自生,废话少说,大家还是动动脑筋,想想出困之策要紧。”瑶凰江霞微微一笑道:“李大侠既出此言,想必定有所见,何不索性说了出来,大家好早动手早脱困。”
  四海游神李奎元道:“我想这所大厅,绝对可能是整块钢铁铸成的,只要不是整块钢铁所铸成,便有接合之处,我们何不查查那接合之处,看看有没有突破的可能。”白剑点头道:“李师兄说得有理,小弟这就开始查。”
  话落人起,先飞身上了横梁,横梁穿出厅外,坚无比,再检查屋顶,一根根的瓦条也是钢铁打造的,瓦条与横梁接合处,则是用比指头还粗的铁扣所扣住,由于铁扣与横梁扣得非常密合,因此没有用力使劲之处。但如果有奇具利器,削断那铁扣,便不难揭开瓦条,脱困而出。
  白剑心中一动,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腰际,蓦地,忽听瑶凰江霞传声道:“不用马上试验,暂时最好不要让大家知道你已有所发现。”白剑犹豫了一下,心中颇不以为瑶凰这种态度为然,觉得她未免大多心了,但他想了想,结果还是一拧腰,飘身落回地上,顺着瑶凰江霞的意思道:“上面没有脱困的可能。”
  瑶凰江霞微微一笑道:“看来我们只有束手待毙了。”说罢,忽然闭起双目,置生死于度外。
  白剑略一寻思,也不再说什么。
  丐帮帮主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哈哈朗笑一声,道:“生死未到最后绝望头头,老花子却不甘自暴自弃,来!钟、蔡、程三位长老,我们四人再来尽力一次。”说罢大步走向门口。
  钟、蔡、程三位长老又配合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作了一次最猛烈的攻击,这次虽然力道更胜先前,但也不过替大家身上多添些灰上而已,对那铁门,依然丝毫不发生作用。

  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本待再出全力孤注一掷,及见钟、蔡、程三位长老已是真力消耗甚巨,再无出手之力,他心中再是不服,也只有摇头一叹,挥手道:“你们休息去吧!”自己也不声不响地,走回自己原处,暗自生那闷气。
  看来,大家已是到了穷途末路,厅中群雄反而更加冷静下来,大家都抱着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双目一闭,学瑶凰江霞的样子,把生死置于度外。
  一个时辰,眨眼过去。
  吴公子那催命呼声,又在门外响了起来,道:“各位,时间到了哩!本公子等候各位的满意答复。”烈火太岁雷震吼声大骂道:“去你的!你有什么手段,你就使出来,你看老子出屈服不屈服。”
  吴公子发出一阵激耳的笑声,道:“你以为本公了孙不能进来,奈何不了你们?哼,本公子现使一点颜色红你们看看!”
  话声一落,只听他大声吩咐道:“这次我们给他们尝尝烧烤的味道。”接着,一阵枯枝燃烧之声,传了进来,不久厅中的温度便急骤地上增,片刻之间,已是烧得大家汗出如泉,面红眼赤,气喘如牛。
  白剑一阵愧歉之心油然而生,睁开双民手已伸到腰际,就待取出陈夫人送给他的那柄“隐霞”短剑,破屋而出……丐帮帮主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瑶凰江霞似是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看白剑,白剑心意方动,瑶凰江霞的话声又适时传入他耳中,道:“少侠,疾风知劲草,何不借用这机会……”
  白剑剑眉轻挑,传声截口道:“江前辈,这未免太过份了吧,朋友相交,这样用心机,晚辈认为……”瑶凰江霞传音中带笑道:“少侠,人心难测,不到最后难见真情。”
  瑶凰江霞的执着,很叫白剑作难,他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尽管内心之中不同意她的说法,却拉不下脸拂逆她的意思,他皱了一皱眉头,心中一动,若有所悟地道:“前辈是不是看出了某人有问题?”瑶凰江霞道:“也可以这样说。”
  白剑一惊道:“是哪位可疑?”瑶凰江霞带笑道:“口说无凭,你等着吧!”
  话声方了,忽见反手剑朱七走过来道:“白少侠,大家都受不住了。”白剑望了瑶凰江霞一眼,眼中充满了无限敬佩之色,但对反手剑朱七却是苦笑一声,道:“朱大侠,有何高见?”
  反手剑朱七摇摇头道:“没有!没有!老夫半点意见也没有,我只是提醒少侠,有人快受不住了。”
  白剑道:“在下也受不了,可是人家非要那启洞之钥不可,而那启洞之钥,又的确不在在下身上……”蓦地,一人接口道:“那启洞之钥真不在你身上么?”
  话声显得非常急促,他能把这句话说出来,已是尽了最大的气力。
  这句充满火药气的话,惊得大这且齐注目望来,原来说那愣话的人,竟是柳季宽。
  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这一下可火了,双目一瞪,大吼道:“混帐!白少侠说不在身上,就不在身上,你……你……噜嗦什么?”柳季宽喘气嚅嗫道:“大师伯,我是不行了,你让我说两句心底话好不好?”
  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怒目一瞪,白剑急忙接话道:“柳兄,你有话尽管说,你华师伯不会怪你的。”白剑说了话,老花子铁臂苍龙华杰怒火高涨,也无可奈何,只好沉声叹了一口气,暗白生气。
  柳季宽举起无神的目光,瞧着白剑,颤声道:“白……白兄,小弟想说两句话,请你不要生气。”
  白剑道:“师兄,小弟不学无术,有见不到的地方,请你多指教。”柳季宽轻轻抽动了一阵,道:“白兄,君子舍财不舍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白兄,你要看得开啊!……”
  最后一个“啊!”字只在口中转了一转,还没有发出声音来,便见他双目一闭,头一偏……”柳飞虹老泪纵横叫了一声:“宽儿,你等一等为父……”
  瑶凰江霞一看柳飞虹情绪不对,忽然大吼一声,道:“柳师弟!”接着,飞出一指,点了过去。
  柳飞虹被老花子那一声大喝,惊得一震,哪还顾得到老花子点来的一指,只觉腰眼一麻,就躺在柳季宽身边了。
  柳季宽的死,像一把剪刀,剪开了想说话的人的嘴巴。
  披风刀李四海先就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冷哼。
  反手剑朱七一脸戚然之色,道:“他的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三星追月谭三环忽然走到白剑面前,正色道:“白少侠,你大约也知道老夫与乾坤大侠的交情吧!”白剑点头道:“在下非常清楚。”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那么老夫以乾坤大侠至交老友的身份,说两句不中听的话,希望少侠不会误。”白剑轻叹一声,道:“事到如今,生死须臾,还有什么误会可言,谭大侠你要不是深切关怀在下,我想你也不会浪费唇舌了。”
  三星追月谭三环长叹一声,道:“难得少侠这般明理,英奇世兄总算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老夫也就放胆直言了。”顿了一顿,双目从大家脸上一掠而过,接道:“白少侠,今后的事情。
  要是老夫那白老哥乾坤大侠在此,老夫相信,绝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四海游神李奎元忍不住冷笑一声,道:“你是说白老儿功力高过老夫白师弟呢?还是说他眼下就不会中这诡计?”
  三星追月谭三环笑了笑道:“我那白老哥哥哪会有白少侠的功力,也绝逃不过吴公子这个诡计。”
  四海游神李奎元道:“那你的话,老夫就不懂了。”三星追月谭三环一笑道:“老兄,你与我那白老哥哥相处之日不长,自是不知道我那白老哥哥的为人心性!……”
  意味深长地把话声一拖,接着肃然道:“要是今天我那白老哥哥是吴公子的目标,他绝不会叫任何人因他而遭到任何不幸……”白剑道:“在下也无意拖累大家,可是我身上实未带着那启洞之钥。”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我那白老哥哥会束手就缚以明心迹。”白剑剑眉一轩,笑道:
  “谭大侠可是要在下为了各位安全,挺身自任?”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老夫确是此意,但不包括老夫在内。只要少侠有自我牺牲的精神,老夫也许不叫你少侠独占风光。”
  白剑朗朗一笑,抱拳道:“多承开导,在下茅塞顿开,那就请谭大侠制作在下穴道,交给吴公子罢。”三星追月谭三环肃然起敬的道:“难得少侠从善如流,可敬可佩,老夫也就……”
  伸手便向白剑腰眼穴点来……四海游神李奎元大喝一声,道:“且慢!姓吴的要的是启洞之钥,他又没有说要我白师弟。”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如李兄不同意,在下并无强迫之意。”迅快地缩回了手。
  白剑道:“师兄,这是小弟自己决定的,请你成全了小弟吧!”四海游神李奎元道:
  “师弟,你要多多想想,不要逞一时之勇。”
  白剑道:“小弟已经想好了,史姥姥不会吝啬那启洞之钥,来换回小弟的自由的。”
  四海游神李奎元一叹道:“这是你大仁大义的高洁行径,你既然这样说,小兄只有成全你了。”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两位如果决定了,老夫这就出手了……”白剑道:“且慢,你是不是该先问问人家吴公子,愿不愿接受在下这个人质。”
  三星追月谭三环点头道:“少侠之言有理,老夫先和那吴公子谈谈。”当即提起一口丹田内力,向外朗声道:“吴公子,请听老夫一言!”
  外面吴公子冷冷地道:“你们可是愿意交出启洞之钥了?”三星追月谭三环道:“白少侠身边确未带着启洞之钥,但白少侠愿意自为人质,由公子向史姥姥交换启洞之钥,事实如此,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吴公子沉吟了半天,勉强地道:“也罢,你们先把他交出来。”接着便听得他吩咐浇水息火。
  三星追月谭三环向白剑苦笑一声,道:“对不起,只好暂时委屈你了。”指力一落,点倒了白剑,接着,又向外叫道:“白少侠已由者夫点了穴道,请公子开门放我们出去。
  外面吴公子道:“现在你再替本公子点上四海游神的穴道。”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公子不是答应放我们大家的么?为什么又要点李大侠的穴道?”
  吴公子道:“此人与白剑联系密切,本公子不放心他。”
  四海游神李奎元一笑道:“你动手吧,何须多费唇舌。”三星追月谭三环万般不愿意地,又点了四海游神李奎元的穴道。
  接着,又被逼着点了瑶凰江霞与陈锋的穴道。
  现在,大厅之中只剩下丐帮帮主铁臂苍龙华杰与钟、蔡、程三老,以及烈火太岁雷震,反手剑朱七,披风刀李四海和三星追月谭三环自己,还是自由之身了。
  丐帮帮主花子铁臂苍龙华杰冷冷一笑道:“你是不是也要制住老花子的穴道?”
  外面吴公子道:“丐帮信义传帮,一诺千金;只要你答应本公子,出屋之后,不与本公了耿敌,便可免制穴道。”
  花子铁臂苍龙华杰道:“老花子只能答应这次在谷内不与你为敌,下次见面,我们是誓不两立。”吴公子竟然答应道:“好,我们就此一言为定。现在请你们四位替本公子将谭三环、李四海、雷震和朱七四人穴道制住。”
  三星追月谭三环闻言神色猛然一变,大呼道:“吴公子,你为什么连老夫的穴道也要制住?”吴公子“嘿!嘿!”冷笑道:“你们的问题简单,只要付清应给本公子的五十万两银子,你们便可立刻恢复自由。”
  三星追月谭三环道:“我们不是明明谈好了,那五十万两银子,要等……”话到口边,猛然想起丐帮帮主就在身边,此话怎能让他听以,当下忙把到口边的话咽了回去。”吴公子似是有意出他的丑,阴笑一声道:“对不起!那启洞之钥,本公子要独享了!”
  花子铁臂苍龙华杰双目猛然一睁,暴喝道:“谭三环,原来是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在背后后捣鬼!”——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水底天地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一飞冲天

标题:《第二十二章 义共危舟》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240/7581.html
声明:《第二十二章 义共危舟》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