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外传·凤仪 > 八、第五日之月舞 > 正文

八、第五日之月舞

来源:鬼大爷作者:步非烟时间:2016-07-22
黎明的阳光照在相思的眼睛上,她慵懒坐了起来,让思维渐渐在这潮湿的气息中清醒。
    她并没有回华音阁,便倚在这个简陋的湖边小屋里,倚在卓王孙亲手做的镜台前,睡着了。她的脸上挂了一夜甜甜的微笑,因为这湖边实在太恬静,绝没有人来打搅,可以让她尽情的沉沉睡去。
    缓缓地,她迎着阳光睁开了眼睛。金色的阳光宛如一屏半透明的翠羽,静静的盛开着,立即让相思的心情愉悦起来。她起身慢慢向湖边走去。
    满湖飘荡的睡莲在浓冽的阳光下显得如水晶般通透,虽然有些已残,但仍掩不住这千朵万朵星罗棋布成的娇艳。相思掬起一捧水,仔细梳洗着自己长长的秀发。
    青丝在湖水中散开,宛如一朵墨色的花,这湖水中仿佛也带了睡莲的清香,照出她莲花一般的笑颜。
    沉浸在温暖阳光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远处一双眼睛深深望着她。
    杨逸之的眼神里有一丝忧愁,因为他从未见相思如此幸福过。他真心希望她能一直幸福下去,哪怕是和卓王孙在一起。但想到昨日那飙飞的剑气,让他无法相信,她现在的幸福是真实的。
    他静静地看着相思,沉思着。但湖水那么清,阳光那么明媚,实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除了卓王孙一直没有来。
    相思却并不担心,她早已将这湖边当作是私地,她与卓王孙的私地,只要在这湖边,她就能感受到卓王孙那握住的温暖的手,她这温暖的幸福就不会变。
    他正在那里做阁主吧,总会有很多事要忙的。相思决定自己也要为这个小木屋做些东西。一些小小的花篮,小小的装饰。
    如同两只双宿双栖的鸟儿,他把这座亲手搭建的小巢交给了她,于是轮到她去衔来一片片羽毛,一块块苔藓,装饰在小巢中,才会让它更加温暖。
    她立即动手。
    卓王孙静静地坐在高案之后,看着满地的金珠绫罗。这些都是永乐公主的嫁妆,皇家气象,当然与众不同,几乎将丹书阁堆满。嘉靖皇帝怕女儿没人伺候,所以又遣了一百名宫女过来,此时都已到达华音阁。这个沉寂已久的江湖禁地,此时前所未有地热闹了起来。
    但卓王孙的脸却沉了下来。他实在不喜欢这样,非常非常不喜欢。
    但他已答应了尚公主。
    华音阁戒律森严,首重名份,就连身为阁主的卓王孙,也不能肆意违背,是以他只有稍稍按捺自己的性子,静静、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严道明知道卓王孙的不耐烦,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地想将这一切尽早处理完。但偏生皇室的规矩极多,一件又有一件,好不容易等处理完之后,突然守阵之人传来消息,说是天下英雄齐来道贺。
    卓王孙的脸更沉,自他就任以来,雷厉风行,华音阁如日中天,悬在江湖之上,谁不谈之色变?华音阁向被当作武林禁地,绝没人敢无故踏入其中,现在这些规矩看来都废了,难道到域外走了一趟,这些人全都健忘了不成?
    卓王孙心中杀气陡生,那尚在絮絮解说宫中规矩的黄门突然脸上变色,竟被卓王孙体内散发出的冷冽寒气刺得心胆俱裂,两股战战,几乎倒地。严道明叹了口气,伸手扶住黄门,一道内力透了过去,将他的心神镇住,对卓王孙道:“阁主有事请便,属下自然会处理得妥妥帖帖的。”
    卓王孙点了点头,起身出了丹书阁。这些俗事烦嚣,让他心情极为烦恶,一时也想不出该做什么。他信步而行,猛然抬头,却见自己已到了华音阁东门,那片湖就在前面。看着那清澈幽静的湖水,他的心情不由也缓疏下来,烦嚣似乎被这带着莲花香气的风吹走了,永远不会再来。
    卓王孙的心不由自主地震了震,他的脸色变了!
    他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心。
    难道我竟然也将这里当成了避风的港湾么?难道我竟也需要一个躲避的地方?
    他的目光又开始冰冷起来,这冰冷是缘自对自己的愤怒。这愤怒又是缘自自己内心的软弱!
    我心如铁,又怎会有这样一片软弱之处?卓王孙的目光宛如利剑,刺的却是自己!
    难道……难道我真的爱上了她么?
    他立即对自己说,不!那不可能!
    但有个微弱的声音从心底探出头,轻声笑着地对他道:“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她?”
    卓王孙沉默了。
    长久以来,他习惯用剑来解决问题,无论多强悍的敌人,都一一倒在了他的剑下,于是他无敌,他君临天下。但现在,他却再也无法因循旧例,因为他面对的是他自己。
    只有自己是无法用剑解决的,绝不能。
    那我是爱上她了么?
    要不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不得安宁?卓王孙忽然有些心烦意乱。
    但他随即就摆脱了这一切,一步跨了出去:“不,这一切全都无法拘束我,因为我是王者!”
    他甩开所有的思绪,孤独地走向湖边。他已经习惯了将天地都漠视。
    当卓王孙站在湖边的时候,他抬起头,就发觉天上已升起了一轮明月。
    清辉如玉,遍洒人间。这是一轮皎洁的明月,连卓王孙都不禁为它的美而眩然。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是该让音符再击重一点,来宣示这注定要结束的乐章了。
    他注视着空中月轮:
    就让一场月中的最后之舞,舞落满空烟花。
    相思静静坐在小木屋中,并没有在想什么。在他身边,她已经习惯了让自己过得简单,有事的时候才思索,没有事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她很喜欢坐在高处,赤裸的纤足垂在空中,让柔和的风从脚面上吹过,感受那习习的清凉。
    笼鞋浅着鸦头袜,知是凌波缥缈身。
    这是相思最惬意的时候,但就在这一时,湖中碧波突然涌起,然后化作连番汹涌的怒潮,轰然向岸边怒卷了过来。
    相思吃了一惊,她急忙坐了起来,就见那潮水越涨越高,已经漫过了木屋地基,向屋中漾了过来。她着急万分,急忙用身子挡住屋门。
    但她那柔弱的身子,又能挡得了什么?
    奇怪的是,漫漫惊波,到了她身前,就似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一般,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粼粼的波芒映得月华空明如雪,几乎刺了相思的眼,但她来不及欣喜,因为湖中鼓涌的水势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湖波浪溅,中间夹杂着闷雷一般的轰嗵之声,宛如天神激战一般。相思的脸色也因恐惧而变得苍白,但她绝没有离开的意思——小屋已是她的全部,休说一点点湖波,哪怕天地重入洪荒,她也绝不会离开。
    良久,随着湖水最猛烈地一次迸发,这一轮天地崩裂一般的怒潮,才渐渐息了下去。湖水成壑,迅速地回流着。
    相思惊讶地发现,湖已变了。
    湖波平静下来,宛如在月光下铺开了一块蓝色琉璃。
    原本空旷的湖心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座高台,静静耸立在湖心处。高台被月光拖出长长的影子,仿佛一株破波而出的古树,一直要生长到月宫中去。

    那高台用粗壮的橡木搭成的,数十株长长的树干随意地垒砌在一起,未加半点修饰,却恰好被氤氲的月色衬出昂然的古意。
    树干层层叠起,昂然挺向着夜空,宛如传说中月宫中的古老桂树,不知何年何月被天神伐下,落入眼前这方美丽的湖泊中。
    水纹澹荡,在月下腾起一阵阵幽蓝的光影。桂树的最顶端,遥遥站着一个人影。
    相思的心突然一热,那君临天下的姿态,那高绝的冷傲……难道除了卓王孙,天下还会有另外一个这样的人么?
    月华清冷,他就以青天为背影!
    恍惚中,他的手张开,立时万千幽蓝蝶影从他手中蹁跹飞出,向着这湖波中袅袅飞舞着。它们就宛如古树绽放的花朵,层层叠叠盛开着,然后缀满整个月空。
    相思如在梦境,禁不住轻轻仰起了头。月色宛如渗入蜜的牛奶,甚至可以嗅出微微的甜香。
    突然,满天的星光似乎被荡漾的湖波感染,微微动了动。
    卓王孙的身影轻轻飘了起来,蝶影宛如散开满天幽蓝的花雨,在空中交划着凄美的弧线,将他的身影衬得亦幻亦真,仿佛真是从月宫中走出的远古神祗,偶然降临在凡尘中仰望他的少女面前。
    他衣带纷飞,向相思飞舞而下。
    相思就觉得自己的手被轻轻执起,身子宛如轻扬的片羽,也跟着翩翩飘起。
    小木屋,莲花,湖波,都渐渐变小,在清冷的月光下,模糊成一团荡漾的梦影,在相思的心底浑蒙着,她渐渐相信,这就是一场期待已久的梦境,她不需要挣扎,也不需要忧虑,只要在这双手的牵引下,飞到那早就等候已久的梦境。
    她的身子轻如片羽,她的呼吸细如春雨,她的心绪净如冰雪,在这如此幽洁的月华中,她就仿佛沉睡千年的莲子,终于盛开。
    那萋萋的花瓣,不能盛放便是痛苦地期待着;那幽幽的眼神,不能言说便是痛苦地期待着。
    高台上光影错落,他们落在了古树的顶端。相思的眸子却已融化在这幽美的夜色中,再也无法凝聚。
    这夜色中,缓缓飞翔着羽翼缓召的幽冥之蝶,点点蓝芒从它们的生命中脱落,再被月华点亮,在这片只属于月光的湖面上寂静地燃烧着。
    每只冥蝶,都是一双眼睛,悠悠叹息着夜色之美的眼睛;每一只冥蝶,都是一颗星辰,一颗因俗尘之爱放弃了昊茫天河的星辰。
    卓王孙轻轻放手,一袭淡然的香气从他的手中缓缓溢开,向湖波中飘去。那是龙涎之香,也是冥蝶最爱之物。
    这些优雅的夜之精灵立时联翩飞舞,争着向龙涎香扑去。蝶衣纷飞,蓝羽叠辉,莲蕊时隐,月华清冷,这片幽静的琉璃世界,刹那间成了香舞缤纷的王国。
    就连卓王孙的声音,也轻柔了起来:“此湖可名相思湖。”
    龙涎香从他袖中点点洒下,宛如飘下一朵幽蓝的云。
    卓王孙凝视着相思的眼睛:“我飞鸽传书,让千利紫石从幽冥岛上送来千只冥蝶,便是想让这蝶衣与月色,交织出与你的最好的礼物来。你可喜欢么?”
    相思盈盈的目光抬起,凝视着他的眼睛。那目光似乎也被月华照耀着,满是冥蝶那幽幽的蓝辉。
    卓王孙心不由微微一震。
    相思痴痴地凝望着他。在这孤悬天地的高台上,在这万千蝶衣的围舞下,在这龙涎芬芳的环沁,在这月色的敫僚下,他们两人竟突然如此的孤独。
    这孤独将他们重重包围住,他们忽然一齐发现,他们同时被这盛极的月华照得透亮,再没有一丝杂质。
    而这一瞬,他们毫无纤尘的心竟然贴得如此近,前所未有的近!
    就在恍惚如月的湖光中,卓王孙忽然看到了相思的心,相思也忽然看到了卓王孙的心。
    那是两颗同样在天地大美前颤抖的心,两颗同样为彼此爱意震撼的心。
    她抬头仰望着他,仿佛望了千万世那么久,星辰般的双眸中泛起点点氤氲水纹。
    那一刻,她整个人都仿佛被月光照得晶莹剔透,宛如湖波中那株久待夜露的莲花,终于颤抖着完全绽放。
    他的心不由一震——原来她是如此的美丽。美丽得宛如他宿命中的那个传说。
    唯一的传说。
    她依旧凝望着他,淡红的唇间也透出一抹淡淡的瑰色,仿佛莲花深处,那新生出的最娇艳的一点新蕊。而这点瑰色,竟也在夜风中,微微颤抖了起来。
    湖水澹荡,卓王孙忽然就觉心底涌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竟似将他所有的理智与冷静全都淹没,他情不自禁地深深拥住相思,将这抹瑰色用呼吸盖住。
    相思嘤咛一声,天与地,也轰然沉沦在蝶衣龙香中,沉沦在莲蕊月华里!
    卓王孙就觉自己的心变得前所未有地柔软,一种沉沉的快意也在这一刻破茧而出,在他的身体中激荡。
    她的笑容动人如月,她的呼吸轻柔如风。
    有了这一切,又何妨暂且放弃所有的孤寂与骄傲,在这无边的月色下,纵情盛开成美丽的双生之花?
    欲望与快意层层交叠,就如这古树蕴蓄千年的藤曼,生死纠缠,永不止息。
    沉沦般的快意,席卷一切,也征服一切。
    湿婆,这司毁灭却也是司性力的神祗。
    千万年来,一直高高在上,赐给凡尘小儿女们无数爱欲之欢,如今,当这欢爱化为连神也无法控制的诱惑,他又何妨在所爱的人身边沉醉一次?放纵一次?

    卓王孙感到自己的心已坠入沉沦,就要在这无边的快意中恣情放纵,但他的眼神,却流露出了一丝痛苦。
    什么时候,这世俗的爱欲竟已如此强烈,连他也无法控制?
    难道,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他真的已经失去了掌控一切的力量?
    绝不能!
    猛然,一道凌厉的杀气从他的体内疾绕奔旋而出,宛如怒放之伤花,将层层瓣蕊覆叠在两人身边。
    冷冽的气息惊醒相思那沉醉的眼眸,她本能地想挣脱他的拥抱。
    但卓王孙抱紧了她,让她无法挣脱,甚至无法呼吸。
    他就这样紧紧抱着她,肆意亲吻着那抹瑰色,但那杀气却越来越重,越来越冷!
    终于,古树不堪这神祗盛怒,颤抖着发出一声哀鸣的叹息。
    突然,充溢天地间的爱意仿佛也为无边的杀气破碎,两人脚下的那株橡巨树被他的杀气崩崔,向四周溅去!
    凌空乱舞的冥蝶发出一阵无声的悲啸,仓惶四散飞走,但它们那柔弱的彩翼,又怎生躲得过狂风暴雨?
    古树的枝干宛瞬间支裂了它们的身躯,将它们的柔弱的蝶翼碎为片片尘埃,纷舞在空中。那宁静的香气也被粗暴地撕裂,化为丝丝绕绕,无处不在。
    古树承受了最浓重的杀气,如山的真力叠空压下,它的枝干哀鸣着,但却又被这股杀气笼罩住,无法散乱、脱逃,只能在这个狂暴的劲力凌虐下,一截一截,在空中爆碎!
    相思被他深深拥在怀中,仿佛连呼吸都要停止。
    那一刻,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她却依旧保留了仰望的姿态——这就是她的姿态,前生后世,千年如此。
    透过他在月色中飞扬的乱发,她仿佛能看见他心中的爱欲与杀机点点凝形,化为无边的阴霾,将满空月色遮挡,仿佛在他身后张开了一双巨大的羽翼,将她层层拥裹,寸寸浸透。
    这就是他。毁灭与性力之神的化身。
    连爱欲,都是如此狂暴。爱就爱了,灭就灭了,要你的全部,要你的所有,不由分说,不容抗拒!
    她的眼中禁不住被夜露沾湿。
    突然,她耳边传来一声爆裂的碎响,整个身子宛如风中的落花,被吹得猛地一震,就像下落去。
    她心中一惊,刚要挣扎,却被他抱得更紧。
    巨大的阴影羽翼般在他身后起伏,宛如爱与毁灭的欲望无尽变幻,唯有他的吻,天长地久。
    一次次,脚下的古树砰然巨响,节节爆散。
    一次次,她的身体如被重击,向湖波月影中坠落,凝止;震颤、再坠落……
    月华如水,幽蓝的蝶翼末世纷舞,荡漾的是香之沉沦与蝶之亡殁,以及疯狂中的欲望。
    与其在雪山上苦行千年,何不纵情一夜,在他的拥抱下粉身碎骨,化为尘埃!
    这是一场华丽的凌迟。
    但相思却轻轻闭上了眼睛,她的力量忽然完全消失,不管将来的是什么,她都不准备抵抗。
    高高的古木碎裂为尘,节节坍塌而下,直到冰冷的水没上她的膝,卓王孙突然用力推开她!
    相思吃惊地张开眼,就见卓王孙踏波而去,再也没回头,再不看她一眼!
    粉碎的树木夹杂着蝶尸,散乱在残莲中,相思跪坐在红香寂寞中,但卓王孙再没有回头。
    他的杀意却一直笼罩在他的身上,永远。
    盛极的月华中,相思静静地跪坐着。
    月落日升,她一动不动,直到夜风吹干了她脸上的眼泪,也吹尽了她身体的最后一丝温度,才终于在冰冷的湖水中倒下。
    她依旧不知道,就在不远的丛林里,还有一个人,在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三十七次。
    就在刚才,卓王孙的杀气惊动了三十七次,每一次,都将湖心的古木寸寸崩裂。
    于是,杨逸之手中的风月剑气也就凝形了三十七次。
    卓王孙终于还是放过了她,于是他的剑,也终于没有出手。
    他若动手,我必将阻止他,哪怕粉身碎骨,也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他就站在咫尺处,眼睁睁的看着所爱的女人,被别人拥在怀中。
    他已做好的一战的准备,甚至从心底渴望这一战。
    至少,能用彼此的鲜血,洗尽这难以容忍的耻辱,了断这纷扰的孽缘。
    然而,这一战终于没有发生。
    杨逸之长长叹息了一声,从夜色深处走出,将相思从湖水中轻轻抱起。
    她已毫无知觉,手足冰冷,额头却一片火热。
    杨逸之望着她,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怜惜与痛苦。
    他眼角的余光扫处,发现她身边不远处,一个小小的空木箱在水中沉浮。木箱破碎,底层的一个包裹浮了出来,在水面上静静飘荡。
    或者,这也是她的吧,他将那个包裹拾起,和她一起送回了湖边的小屋。
    小屋中没有床,只有一堆松软的树叶。他腾出一手,将树叶尽量铺得柔软了一些,再小心的将她放了上去。
    这一夜风寒与惊吓,会让她病得不轻吧。
    她苍白的脸上透出两片病态的嫣红,散乱的长发和单薄的衣衫完全濡湿,紧紧贴在冰冷的肌肤上。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也不知是泪珠还是湖水。
    杨逸之心中一痛,忍不住伸出手去,帮她轻轻的拭去脸上、发间的水痕。
    突然,他的手凝滞在半空中。
    她唇上一缕淡淡的血痕,宛如莲花上一点夜露,是如此刺眼。
    这是刚才的伤,是他在她唇间留下的痕迹。
    杨逸之就觉心中一阵剧痛突然袭来,一时几乎难以自持。
    这是他要守护的女子,然而她的人,她的心,都早已属于了另一个人——那个想要杀死她的人。
    这一切,让他深深痛苦,但却并不埋怨。
    缘分作弄,相见恨晚。自从知道了她对卓王孙的爱已经如此深沉,他就决定,将自己的爱意永埋心底。他并没有奢望得到什么,争取什么。他只是,想要她幸福。
    然而,她的爱是那么苦,那么痛,他却无能为力。
    他久久无言,终于叹息了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突然,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她双目紧闭,脸颊绯红,喃喃道:“不要走,不要走……”她紧紧抓住他的衣袖,是如此用力,以至于全身都颤抖起来。
    寂静的月色中,她轻轻啜泣宛如游丝:“不要走,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
    他明白,她苦苦哀求的,并不是他,而是刚才那个绝情离去的男子。
    杨逸之的眼睛被更深的痛苦占据。
    她要的,不过是一个安慰,一个陪伴,卓王孙却不肯给她。
    而他呢?
    他看着她的痛苦,守护着她的痛苦,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相思紧紧握着他的衣袖,宛如握着生命中最后一点依靠。在病痛折磨中,她反复呼唤着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她要的,只是他留在她身边。
    而他呢?
    他空有高绝的武功,空有显赫的地位,空有满腔的深情,然而……
    然而,他什么也不能给她!
    ——我空有一切,却什么都不能给你。
    杨逸之脸上浮出自嘲的笑意。这自嘲,是如此痛彻骨髓,也是如此凄凉。
    他终于狠下心,将衣袖从她手中抽出。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离她不远处升起一团火堆,自己却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守候了一夜。
    他透过氤氲的火光,能看到她被病痛折磨的脸。她的每一次蹙眉,每一声呻吟,都宛如在他心上重重一击。
    但他没有再上前。
    他们之间,隔着一扇半掩的门。
    并不是为了恪守礼节。而是,他不想在她心中留下印记。
    她的心既然已经完全给了卓王孙,他决定不再给她丝毫的困惑。
    他要做的,就是在不远处守护她的幸福。那一点点,支离破碎的,幸福的梦想。
    只要她幸福。

上一篇:七、第四日之镜台

下一篇:九、第六日之嫁衣

标题:《八、第五日之月舞》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30/1553.html
声明:《八、第五日之月舞》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