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报恩剑 > 第二十章 为郎憔悴 > 正文

第二十章 为郎憔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独孤红时间:2016-09-07
那几行小字写的是:“出客栈往东百丈,别叫他,我只见你一个人,你若是害怕那就另当别论。”
    没称呼,也没署名。
    最后一句话还带着激!
    冷冰心好生诧异,她一时想不出这是哪位红粉女儿,可是她从这张纸条儿上的几句话里,可以看出这位还不知道是谁的红粉女儿,居然对她带着点敌意。
    她从这一点上再想,终于让她想出了些“端倪”,她认为这位红粉女儿一定是李剑凡自进入江湖以来,所结识的几位姑娘中的一个。
    李剑凡自进入江湖以来,所结识的红粉女儿有限,这一位,不是司徒燕便是‘幽冥谷’那位公主了。
    她抬手熄了灯,小心翼翼地开了后窗,小心翼翼地掠了出去。
    往东走百丈,是一个颇为偏僻的所在,一个大池塘,周围长满了芦苇,池塘边还有几棵浓荫蔽天的华盖般大树,这是一个说悄悄话的好地方!
    冷冰心停了下来,她面前不远处一棵大树后,转出一位天香国色,风华绝代的白衣少女来。
    这位白衣人儿人稍嫌瘦了些,但瘦不露骨,玉骨冰肌不似尘世中人,她容颜略嫌憔悴,还带些疲累色,神色冰冷,眸子里射出两道霜刃般光芒,直逼冷冰心。
    冷冰心自负也是人间绝色,一向孤傲高洁,如今一见这位白衣人儿,也不禁自惭逊色三分,心中顿生几分好感。
    她含笑开了口:“冷冰心特来赴约,姑娘可是投柬邀我之人?”
    白衣人儿冷冷说道:“不错,就是我。”
    冷冰心道:“姑娘高名上姓,怎么称呼,半夜三更约我到这儿来有什么见教?”
    白衣人儿道:“你就是‘冷面观音’冷冰心?”
    冷冰心道:“不错,我就是冷冰心,姑娘要是找冷冰心的话,并没有找错人。”
    白衣人儿道:“我不会找错人的,我暗中跟了你们很久了。”
    冷冰心轻“哦”一声道:“是什么劳动姑娘玉趾,使得姑娘容颜憔悴,神情疲累?”
    白衣人儿道:“我为的是探究一件事,这件事让我困惑,让我不解。”
    冷冰心讶然说道:“姑娘为的是探究哪件事?什么事让姑娘困惑,什么事又让姑娘不解?”
    白衣人儿道:“据我所知,也可以说是我亲眼看见,你身边那个人曾经把你抱进一处树林里,行为下流,不堪入目,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
    冷冰心口齿启动了一下,旋见她微一点头道:“我知道,怎么样?”
    白衣人儿眉梢儿跳动了一下,道:“据我所知,你不但有一张冷面,而且有一颗冰心,一向孤傲高洁,算得上当世武林中一个奇女子……”冷冰心道:“姑娘夸奖了。”
    白衣人儿道:“我为你不值。”
    冷冰心道:“姑娘何指?”
    白衣人儿道:“你既然知道刚才我说的那件事,为什么还跟他结伴同行,跑东跑西的?是不是身不由主,莫可奈何?”
    这“身不由主,莫可奈何”八个字何指?冷冰心冰雪聪明,自然明白,她眉梢儿扬了扬道:“姑娘就是为探究这件事,就是这件事让姑娘困惑,让姑娘不解?”
    白衣人儿道:“不错,正是这样?”
    冷冰心目光一凝道:“姑娘还没告诉我,姑娘高名上姓,怎么称呼?”
    白衣人儿道:“我是谁并无关紧要……”“不。”冷冰心道:“姑娘暗中跟踪这么多天,既受苦、又受累,如今又约我到这儿来当面问起这件事,足见姑娘是个难得的热心人,我很感动,也很感激,关于这件事,我有说辞,不过我这说辞是看人说的,并不是逢人就说的,我认为没有必要让整个武林的人都明白,只一两个人清楚这件事也就够了。”
    白衣人儿惑然凝目,道:“你这话……你认为该让谁明白就够了?”
    冷冰心道:“在我之前,他曾经结识过几位红粉女儿,虽然缘仅数面,但据我所知,那几位姑娘对他都不错,也可以说那几位姑娘对他都是一见倾心,我认为只让这几位姑娘明白这件事就够了,但不知姑娘是不是我说的这几位姑娘中的一位?”
    白衣人儿道:“你的意思我懂了,要是我不是你说的这几个红粉女儿中的一个,你就不打算让我明白这件事了,是不?”
    冷冰心微一点头道:“不错,我就是这意思,没有那个必要,姑娘以为然么?”
    白衣人儿沉默了一下道:“我不是你所说的这几个红粉女儿中的一个,不过,我亲眼看见过这件事,你是不是也应该也让我明白一下。”
    冷冰心道:“姑娘既然亲眼看见我……”白衣人儿道:“我只看见他把你抱进了树林,行动下流,简直不堪入目,既是不堪入目,我就没有再看下去。”
    冷冰心道:“这么说姑娘只看见了前半段,并没有看见后半段,怪不得姑娘不明白了。”
    白衣人儿道:“正是这样。”
    冷冰心道:“姑娘要是只亲眼看见了这件事,我认为似乎没有必要让姑娘知道我为什么跟他结伴同行,跑东跑西……”白衣人儿香唇启动,要说话。
    “不过,”冷冰心接着说道:“没有必要只是一个原则,实际上我愿意让姑娘明白一下这件事,因为我知道姑娘是我所说的这几位红粉女儿中的一位。”
    白衣人儿神情微微一震,道:“你知道我是你所说的这几个红粉女儿中的一个?”
    冷冰心微一点头道:“不错,我不但知道姑娘是我所说的这几位红粉女儿中的一位,而且我还知道姑娘是我所说的这几位红粉女儿中的哪一位,姑娘信不信?”
    白衣人儿面泛诧异之色,道:“我不信!”
    冷冰心嫣然一笑道:“那么姑娘且听我说说看,姑娘是幽冥谷的那位幽冥公主对不对?”
    白衣人儿神情猛地一震,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告诉过你了?”
    冷冰心含笑反问道:“他见过姑娘的庐山真面目了么?”
    白衣人儿呆了一呆道:“那么是你见过我?”
    冷冰心道:“姑娘不要问我,请自问,在今夜以前,姑娘跟我见过面么?”
    白衣人儿忍不住诧声问道:“那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冷冰心笑笑说道:“我知道姑娘一定觉得很奇怪,可是说穿了就不值一文钱了,姑娘可懂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这句话的意思?”
    白衣人儿道:“当然懂。”
    冷冰心道:“这就行了,我知道他自进江湖以来都结识过哪几位红粉女儿,他也告诉过我,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姑娘要不是这几位红粉女儿中的一位,绝不会关心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也不会过问他都干了些什么事,而姑娘不但暗中跟踪多日,而且今夜约我见面当面问起这件事,从这一点可以证明姑娘确是这几位红粉女儿中的一位,他自进江湖以来,前后总共结识过四位红粉女儿,司徒燕、上官贞,幽冥公主、还有冷冰心,姑娘自然不会是冷冰心,司徒燕我见过,上官贞前不久亡故去世,那么姑娘当然就是那位幽冥公主了,姑娘认为我分析得怎么样?”

    白衣人见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忽一点头道:“你分析得很好,我很佩服,不错,我确是幽冥公主。”
    冷冰心嫣然笑道:“容我见一礼。”
    她浅浅施了一礼。
    白衣人儿也浅浅答了一礼,道:“我不敢当,你还是赶快让我明白……”冷冰心截口说道:“公主应该已经明白了。”
    白衣人儿微愕说道:“你这话……”
    冷冰心道:“公主知道冷冰心是个怎么样的女儿家,是不是?”
    白衣人儿点头说道:“不错,我知道。”
    冷冰心道:“那么公主就应该知道,要是碰上了轻薄登徒子,即使是让他毁了我,我也会先杀他然后自杀,绝没有跟他结伴同行,跑东跑西的道理!”
    白衣人儿呆了一呆道:“难道说他没有……我明明看见他把你抱进树林,然后……”冷冰心道:“公主这个误会大了,幸亏公主忍不住约我来此,当面问起,要不然不但他要蒙一辈子不白之-,就是公主也要错过佳婿而抱恨终生。”
    白衣人儿一怔道:“你这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冷冰心道:“公主看见的没错,他的确把我抱进了树林,可是他是为了救我……”接着地把茶棚巧遇李剑凡,义伸援手,结果却中了“毒丐”柳披风的暗算,以及李剑凡为她祛毒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臼衣人儿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真是这样?”
    冷冰心正色说道:“公主既知冷冰心,就该知道冷冰心是怎么样一个女儿家,你我同为女儿家,我绝没有帮一个恶徒说话来害公主的道理!”
    白衣人儿脸色连变,娇靥上的冰冷神色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柔婉凄楚,半晌才道:“这么说来是我误会了他……”忽然一整脸色接道:“请姑娘转告,其实我告诉姑娘也一样,杀卜南山的是个没手没腿的怪人。”
    话落,她转身要走。
    冷冰心早就想到这一层了,掠过去横身拦住了她,道:“公主要上哪儿去?”
    白衣人儿香唇边掠过一丝抽搐,道:“我没有脸再见他,就此回转‘幽冥谷’,永不复出!”
    冷冰心道:“要是这样的话,那跟公主误会他有什么两样?”
    白衣人儿香唇启动了一下道:“姑娘以为我该怎么做?”
    冷冰心道:“跟我一块儿回客栈去见他。”
    白衣人儿下意识地一惊,后退一步,忙道:“不,姑娘……”冷冰心道:
    “我痴长姑娘几岁,也跟姑娘一见投缘,姑娘何不叫我一声姐姐?”
    白衣人儿不由一阵激动,星眸欲湿,颤声叫道:“姐姐……”冷冰心伸玉手抓住了白衣人儿一双柔荑,道:“妹妹,听我的,别走,天下有情人都该成眷属,是前生注定切莫错过姻缘,我不能没有你这个妹妹,我也不能让他失掉妹妹这么一个佳侣伴……”白衣人儿:“可是我……”冷冰心笑道:“这不能怪你,妹妹,换作我是妹妹我也会这样的,妹妹不是懂那句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的道理么?没有爱就没那点儿气跟恨,知道不?我的好妹妹!”
    白衣人儿羞红了娇靥,螓首半俯,低低说道:“我听姐姐的……”冷冰心笑道:“这才是……”白衣人儿抬起了螓首,娇靥上犹带三分红晕,道:“只是姐姐不许跟他提这件事儿。”
    冷冰心一点头道:“好,不提、不提,只是,妹妹,有件事儿我得先告诉你一下。”
    她把跟李剑凡被困“阴风谷”,自认生出无望,鼓起勇气提早论终身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了冷冰心这番叙述,白衣人儿面泛愧色,道:“我还不知道姐姐跟着他跑了这么多地方呢,姐姐跟着他出生入死,冒险犯难,帮了他这么多忙,我却因一时误会气恨他,现在想想,真是愧死了。”
    冷冰心忙道:“妹妹快别这么说,要想帮他的忙还不容易,以后有的是机会,其实我是玩心眼儿,不跟他在一起,那来的亲近机会呀,妹妹说是不是?”
    白衣人儿忍不住笑了,笑得好娇、好美、好动人,她道:“我还没给姐姐道喜呢。”
    冷冰心道:“咱们姐妹都一样,等于是一个人了,谁还用得着给谁道喜么,妹妹放心,从现在起,咱们姐妹俩同进共退,有你就有我,有我也就有你,懂不?
    妹妹!”
    这谁还能不懂?白衣人儿羞红了娇靥,感激地看了冷冰心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谢谢姐姐,我懂。”
    冷冰心紧了紧抓着白衣入儿玉手的柔荑,道:“那就行了,走吧,妹妹。”
    她拉着白衣人儿要走,可是她忽又停步凝目问道:“对了,妹妹,你刚才说杀卜南山的是个没手没脚的怪人,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知道?”
    白衣人儿道:“我是从黄河岸开始暗中跟着你们俩的,本来我是想马上回‘幽冥谷’的,可是想想心里不甘,我想找着他狠狠痛骂他一顿,甚至杀了他,然而等我再回到那片树林时,姐姐跟他已经不在那片树林里了,我发誓非找到他不可,结果我在黄河岸看见了你们俩,我见姐姐居然跟他走在一起,心里好生奇怪,我从黄河一直跟着你们俩到了‘司徒世家’后头那座山上,你们俩站在山上看‘司徒世家’,以及后来发现卜南山躲在树林里窥看,绕到树林后去制卜南山,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到后来卜南山从树林里狼狈跑出来,我看见草丛里忽然窜起个怪人,卜南山大吃一惊,拔斧就劈,那知那怪人一抬胳膊,卜南山的那把利斧竟飞到他自己头上砍进了他自己的额头里,接着那怪人又往草丛里一缩就不见了,那怪人的行动太快,匆忙间我只看见他穿一件黄绿色的破衣裳,满头长发披散在肩上,连脸都盖住了,我没看见他的手,他两只裤腿膝盖以下也是轻飘飘的,所以我说他既没手又没脚。”

    冷冰心听得好生惊异,道:“有这种事儿,妹妹确定他是个人?”
    白衣人儿点头说道:“他确是个人,只是恐怕是住在深山里的野人。”
    冷冰心道:“妹妹说他没脚?”
    白衣人儿道:“我是这么猜,因为他两只裤腿膝盖以下轻飘飘的。”
    冷冰心沉吟说道:“嗯!妹妹可能猜对了,卜南山指给我们俩看的那对脚印不像人的脚印,只是……他要是深山里的野人,为什么要杀卜南山?他能藉一抬胳膊之力把卜南山的利斧震回去,分明有一身上乘武功,深山里的野人怎么会有一身上乘武功……”白衣人儿道:“姐姐,他可能真有一身上乘武功,要不然你们俩闻声从树林里扑出来,前后不过一瞬间工夫,怎么会找不着他?”
    冷冰心一点头道:“妹妹说的对,深山里的野人有一身能逃过咱们三个耳目的上乘武功,而且杀了‘鬼斧樵’卜南山,这件事不容忽视,走,咱们赶快回去告诉他去。”
    它拉着白衣人儿往客栈方向掠去。
    有一条矫捷人影,在她俩腾身飞掠那一刹那之前,从十多丈外一处暗隅里窜起,也向客栈方向掠去,奇快,一闪就没入了茫茫夜色里。
    可惜她们俩都没看见!
    回到了客栈,冷冰心带着白衣人儿从后窗先进了她的屋,点上灯,让白衣人儿坐下,然后她道:“妹妹坐会儿,我去叫他去!”
    她转身要走,可是忽又转同身道:“对了,妹妹还没把名儿告诉我呢。”
    白衣人儿忙站起道:“姐姐,我复姓长孙,小字楚楚。”
    “楚楚?”冷冰心深深一眼,嫣然笑道:“真个我见犹怜!”
    她走了,去了隔壁。
    长孙楚楚听得清清楚楚,冷冰心敲着隔壁的门叫醒了李剑凡,然后告诉他起来到地屋里来一下就回来了。
    冷冰心进了门,长孙楚楚忽然站了起来,红着娇靥道:“姐姐,我好怕。”
    冷冰心倏然而笑,过来抓住了她的玉手,道:“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他既不是老虎,这也不是见公婆,两地相思最断人肠,马上就要见面了,你这是高兴,不是怕,知不?”
    长孙楚楚一颗芳心小鹿儿般,“砰砰砰”的连她都听见了,她是个女儿家,她明白,哪一个女儿家不是这样儿?
    听见隔壁门开了,长孙楚楚马上头一低躲到了冷冰心身后,那小鹿儿般的心跳声,听得更清楚了。
    隔壁到这儿两步间,刚听得那边儿门开,这边儿门上就响起了两声剥落。
    冷冰心当即说道:“进来吧!”
    门开了,李剑凡一步跨了进来,要说他完全没有睡意,那是假话,可是他的确意并不怎么浓,他进门便是一怔!
    冷冰心神秘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有客人在,先来见见。”
    她把长孙楚楚拉到身边来,接着说道:“这位姑娘复姓长孙,芳名楚楚,认识不?”
    李剑凡忙一抱拳道:“长孙姑娘,恕我眼拙!”
    长孙楚楚低着头没说话,红云都泛上了耳根,心跳得好不厉害。
    冷冰心一旁说道:“我要说我这位妹妹是‘幽冥谷’的那位公主,你认识不?”
    李剑凡一怔,脱口说道:“原来是姑娘……”他忙又一抱双拳道:“当初见姑娘的时候姑娘蒙面,所以今天再见着姑娘,当面不识,姑娘原谅。”
    冷冰心膘了他一眼道:“瞧,妹妹,多有礼呀!”
    长孙楚楚抬起了头,娇靥上犹带三分红晕,娇羞欲滴,道:“许久不见了,你……可好?”
    李剑凡忙道:“谢谢姑娘,姑娘也好。”
    转望冷冰心道:“你认识长孙姑娘,怎么一直没听你说起?”
    冷冰心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跟我这位妹妹是今夜才认识的,以前怎么跟你提,我这位妹妹是来给咱们送信儿的,坐下来吧,让我这位妹妹告诉你。”
    它拉着长孙楚楚先坐了下去。
    李剑凡跟着坐下,道:“长孙姑娘是给咱们送什么信儿来的?”
    冷冰心望着长孙楚楚道:“妹妹,告诉他吧。”
    长孙楚楚一笑道:“我已经告诉姐姐了,姐姐说不也一样么?”
    冷冰心道:“妹妹真是的,难道你还能老不跟他说话么?”
    一句话羞红了长孙楚楚的娇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剑凡的脸也为之一红。
    冷冰心看见了,可是她装看不见,她转过脸去把长孙楚楚告诉她的,对李剑凡说了一遍,她真没提长孙楚楚对李剑凡的误会,也没提长孙楚楚几天来的暗中跟踪,她只说长孙楚楚赶巧碰上了!
    静静听毕,李剑凡先冲长孙楚楚一抱拳道:“多谢姑娘特意赶来赐告。”
    然后他望着冷冰心道:“我不信深山里住有什么野人,长孙姑娘所说的这个人,可能是那位隐世奇人,从他出没‘司徒世家’后山,以及击毙卜南山这件事看,此人不是跟‘司徒世家’有关连,便是要对‘司徒世家’有什么行动,无论是前者或是后者,都不容忽视,我想趁夜再到‘司徒世家’后山去走一趟,你看……”冷冰心道:“我正有这意思,咱们说走就走。”
    她拉着长孙楚楚站了起来。
    李剑凡跟着站起,看了长孙楚楚一眼道:“长孙姑娘……”冷冰心截口说道:
    “我跟长孙妹妹说好了,从今天起请她跟我作个伴儿,你欢迎不?”
    冷冰心厉害,她把话点明了还逼着李剑凡说话。
    李剑凡似乎脸上红了一下,然后他道:“欢迎,欢迎,自然欢迎,请等我一下着,我把剑带上。”
    冲长孙楚楚一抱拳,他转身出去了。
    冷冰心望着长孙楚楚嫣然一笑,长孙楚楚马上又羞红了娇靥。
    三个人又上了“司徒世家”后头那座山。
    今夜微有月色,以三人的目力,二三十丈内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三个人轻捷异常地往上走着,长孙楚楚道:“姐姐,咱们要小心,卜南山死在这座山上,‘司徒世家’一定会在上头布上桩卡。”
    冷冰心微一点头道:“妹妹说的是,剑凡,你听见了么?”
    李剑凡当先开道,只听他道:“听见了,我自会小心。”
    三个人刚到半山,忽听一个低低话声随风传了过来:“守了半夜了,到如今连鬼影子也没见着一个,要在平日这当儿睡得正舒服,今儿晚上却得困在这儿喝风,真他娘的不是滋味儿,不知道哪条路上的恶客跑来跟咱们过不去,主人偏说是怪物,我看哪……”只听另一话声接口说道:“别你看了,我看你远是少说两句吧,让主人听见你倒霉,让那怪物听见,不但你倒霉连我也要跟着倒霉,你没见别人都闷声不响,求个万事太平么?”
    先前那话声冷笑一声道:“得了吧,别提了,主人哪,这时候在被窝里搂着个既香又软的睡得正舒服呢,他会跑来巡查?至于那所谓怪物,哼,哼,这座后山上都快布满桩卡了,我不信他-得会自己往罗网里送。”
    这个“送”字结束得似乎太快了,刚出口就没了,像是一下子让人捂住了嘴。
    只听那另一话声惊声说道:“老徐,你……”这个“你”字刚出口也没了,跟刚才一样,也像让谁突然捂住了嘴。

上一篇:第十九章 再现端倪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林中怪人

标题:《第二十章 为郎憔悴》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384/10072.html
声明:《第二十章 为郎憔悴》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