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玉连环 > 第39章 割肉疗毒 > 正文

第39章 割肉疗毒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高庸时间:2016-09-07
何冲听他竟当面承认淫乱之行,并且直供已有孽种,回想何元庆密函中言词,心里直如万刀穿扎,忍不住一声虎吼,抡剑就向司马青臣扑去。
    “住手。”
    路贞贞及时欺身而上,纤掌疾扬,将何冲迫退厂回去,冷冷向司马青臣叱责道:“第五分官辖下,由我作主,四帅兄身居客位,最好自重一些,否则,别怪小妹要得罪了。”
    司马青臣虽然忿忿,却不敢顶撞,低头不语。
    路贞贞又对何冲道:“是非曲直,本宫自有公断,一希望你勿因私忿自毁前程,听本宫劝告,缴回刀剑,仍效忠诚,本宫答应必给你一个满意处置,总不使你受到委屈,你看如何?”
    何冲冷冷道:“事实已成,屈辱已深,何某倒不知还有什么满意的处置。”
    路贞贞道:“这是本宫的事,只要你愿意,本宫即日带你同返总宫,面陈宫主,保证不再追究金陵生变的责任。”
    鬼偷邢彬忽然吃吃笑着接口道:“依我老偷儿看,眼前就有个最好的处置之法,你既然也不耻令师兄的卑鄙下流,我看索性也别干这个捞什子的分宫主了,连你也弃暗投明,就嫁给咱们何兄弟,英雄美人,双双摆脱魔障,岂非武林一段佳话!”
    路贞贞窘得双颊排红,叱道:“老贼,你再胡说,姑娘立刻将你毙在此地。”
    鬼偷邢彬一伸舌头,耸眉笑道:“我的乖乖,老偷儿是一番好意,你倒连媒人也要杀了……”
    话犹未毕,路贞贞已欺身直上,闪电般挥起左掌,直劈老偷儿面颊。
    鬼偷邢彬一缩脖子,挺刀横架,甚觉眼前人影一花,手中凤刀已被路贞贞劈手夺厂过去。
    何冲骇然失声,猛跨一大步,抨剑径砍路贞贞香肩。
    勾魂仙娘路贞贞连头也没有问,反手一刀,正迎着剑锋,“呛”地龙吟乍起,火星激射,登时将何冲震退。
    这变化全在转瞬之间发生,路贞贞出手,夺刀,震退何冲,一连串动作,莫不迅快绝伦,一击奏效,不但夺回了舞凤刀,同时沉腕扣住了老偷儿穴道,振臂掷向一名侍女,喝道:“押下去!
    围观众魔官武士不约而同发出一片哄采。
    何冲胆寒心颤,连忙凝神横剑待敌,眼睁睁看着鬼偷邢彬被侍女五花大绑拖向一边,苦于无力援救。
    路贞贞目注何冲,似无出手之意,缓卢道:“何分坛主,我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只要你愿仍旧效忠阿儿汗宫,缴还龙剑,已往过失和今后安全,一切屈辱冤情,都包在我肩上。”
    何冲毫不思索,毅然道:“谢谢姑娘盛意,何某既脱苦海,绝不再入泥淖。”
    路贞贞美目深注,又道:“你应该明白,这是本宫仗义成全,你如执意不肯,一样难逃被擒的命运。”
    何冲厉声道:“力战不敌,宁愿一死。”
    路贞贞默然片刻,再道:“假如你肯缴还龙剑,本宫作主放你下山,这样总算抵偿你所受委屈了吧?”
    何冲冷冷道:“谢谢,何某只有八字奉告:‘剑在人在,剑失人亡’。姑娘不必多说,只管动手吧!
    路贞贞娇躯深自一震,秀眸中不期浮现无比迷惑,好半晌,既未说话,也没有动手,只是黛眉频锁,似在苦思何冲宁愿与剑偕亡的原故!
    追魂郎中马文魁忍不住低声道:“宫主圣明,祈勿忘金陵分坛血洗罪责,总宫主正等待着龙剑和凤刀……”
    路贞贞霍地扬目,叱道:“我知道,不用你来多嘴。”
    马文魁碰了个钉子,讪讪住口,未敢申辩。
    路贞贞望望何冲,忽然轻轻叹厂一日气,道:“你既然坚持抗命,本宫不得不出手了。”
    何冲横剑当胸,应声道:“何某敬重姑娘出污泥而不染,但却不得不为姑娘感到惋惜,姑娘请动手吧!
    路贞贞扬了扬眉,脸色连变,终于缓缓举起了手中凤刀……
    刀剑相峙,正要出手,突闻一声闷雷般大喝由山下传来,厉呼道:“何兄弟,不要慌,九灵帮大队已到,放心杀吧!
    随着呼喝声,山道上如飞掠登三条人影,兔起鹘落,转瞬抵达半山。
    人影敛处,罗大奇提剑领先,后面分立两人,正是霹雳神葛森和头陀郝飞。
    何冲不党惊喜交集,颤声叫道:“各位快救邢大哥……”
    一语未毕,四周魔官武士已如潮水般拥了过来。
    头陀郝飞亮出戒刀,霹雳神葛森也抡起他那柄八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双刀飞舞,直迎而上。
    罗天奇一眼瞥见鬼偷邢彬被擒,立即仗剑出手,登时跟四名青衣侍女混战起来。
    九灵帮人数虽少,个个宛如出押猛虎,葛森和头陀郝飞都展开“凤刀三式”刀法,直似虎人半群,顷刻间已伤了二十余人。
    罗天奇一柄长剑力战四名侍女,招招全属“龙剑三式”,连三剑出手,其中三名青衣侍女剑飞人伤,堪堪抵挡不住,路贞贞急忙挥刀扑空,另一名侍女挟起鬼偷邢彬匆匆向峰顶而去。
    何冲抢出截阻,却被司马青臣拦住,马文魁挥舞软饮拼力邀战霹雳神葛森,才算使魔官武士们稳住阵脚。
    路贞贞与罗天奇相遇,甫一交手,竟将罗天奇长剑削断,紧接着刀光闪烁,又使头陀郝飞戒刀折损,罗大奇和头陀郝飞险些吃了大亏。
    何冲望见,连忙飞身掠到,一拦手,把龙剑掷给了罗大奇,自己则和头陀郝飞由魔官武士群中夺了两柄长剑,双战司马青臣。
    混战中,罗天奇得尤剑之助,与路贞贞打了个棋逢敌手,何冲与头陀郝飞双战司马青臣,也仅仅占了少许上风,霹雳神葛森单人孤刀,奋战马文魁和数十名魔宫武士,渐渐力不能从心,弄得险象环生。
    罗天奇眼见众寡悬殊,鬼偷邢彬已被挟走,当机立断,奋力攻出两剑,旋身喝道:“兄弟们暂退下山,不得恋战厂”
    霹雳神葛森一声虎吼,当先夺路撤身,头陀郝飞与何冲也虚晃一招,同时腾身掠起。
    司马青臣冷笑道:“姓何的,想走了吗?少爷送你一程。”声未毕,扬手挥洒,白骨扇突然散开,化作三十六根淬毒骨针,直向何冲疾射而至。
    何冲身在空中,闪避不及,幸亏罗天奇手持龙剑断后,挥剑代为砸落了大半骨针,仍被其中一根骨针擦破右肩衣衫伤了一片油皮。
    伤势虽甚轻微,但司马青臣的白骨针都经剧毒淬炼过,何冲只觉肩头一麻,长剑立即脱手,及待脚落实地,突然感觉一阵晕眩,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地上。
    头陀郝飞顺手抄住他的腰际,猛见他脸色发青,嘴唇泛白,连忙替他点闭了右肩五处穴道,一行四人由罗天奇仗剑断后,突围奔向山脚。
    路贞贞检视伤亡,百名武士折损将半,于是下令停止追赶,收队退回峰顶去了。
    罗天奇等撤离百丈峰,在一片密林中停步,虽然末能救回鬼偷邢彬,总算夺得龙剑,然而,何冲的肩伤却显然越来越严重,伤口附近肌肉开始腐烂,人也遽寒遽热,足证针毒已有少许侵人血脉。
    头陀郝飞跟罗天奇低声商议道:“骨针毒性甚烈,为求保全性命,必须及时割去肩肉,否则,怕连整条右臂都会腐烂。”
    罗天奇焦急地道:“即使割除腐肉,没有疗毒药物,仍不能使脉络余毒去尽,这可怎么办好?依我看,不如暂离此地,早些送他回卧龙庄医治。”
    何冲急急摇头道:“不!凤刀未得,邢大哥没有脱险,我宁死也不愿离开百丈峰……”
    头陀郝飞笑道:“好的,咱们一定不离百丈峰,帮主最迟明晨可到,夺刀救人都容易,洒家身边还有疗毒药物,不过,割去腐肉,必须见骨,而且不能替你闭住晕穴,你可要熬住些微疼痛?”
    何冲颔首道:“在下命且不惜,何惧皮肉之痛,就烦大师父动手割肉吧?”
    头陀郝飞赞佩地笑了笑,随即在林中生起一个火堆,将长剑用火烧烤过,然后撕开何冲肩袖,低声含笑道:“挺着些儿,洒家要动手了。”
    何冲应道:“请………”下面的话尚未出口,猛觉肘部以上一阵奇痛,剑锋已切进臂肉。
    头陀郝飞手法迅速俐落,割切腐肉的方法也与众不同,平常医家挖割腐肉,必然先由已经腐烂的地方开始,缓缓割至未腐烂的净肉为止,但头陀郝飞却不然,剑锋所下,竟是先由净肉割起,向肩上一转锋刃,只一剑,已将大块中毒腐烂的肩向全割了下来,紧接着,将一瓶药末倾洒在创口上,再用两条衣襟,牢牢缚住上下脉胳,最后,撕下半幅干净底袍,裹扎了创口,掷剑笑道:“好了,外毒已尽,这条右臂总算保全啦!”
    何冲低头看看右肩,竞连一滴血渍都没有,而且,那药末洒在伤处,反有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剑锋切割的痛苦,已经消失殆尽,不禁诧异地问道:“大师父莫非是华陀重生,割肉去毒,竟会不见滴血。”

    头陀郝飞笑道:“你先别小觑了这毒伤,洒家药末中渗有麻药,故尔疼痛暂失,尤其你体内精血多被肩上毒性吸聚,所以看不见淤血,但再过片刻,麻药消失,就会感到痛楚了。”
    何冲初时不肯相信,过了不到十盏热茶光景,眼看那一大块被割下来的腐肉,竟化成一滩浓血,果然渐渐感觉气血枯竭不继,伤口也灼痛起来。
    头陀郝飞又从怀里取出一只锦盒,掀去盒盖,里面是一粒龙眼般大小蜡封药九,捏碎蜡皮,顿时清香四溢。
    头陀郝飞将药丸纳人何冲口内,顺便点了他的“黑甜穴”,缓缓把他平放在树荫下休息。
    收拾妥当,回过头来,却见罗大奇手里正紧握着那只锦盒,目光炯炯,凝重地问道:
    “郝兄这药九叫什么名称?”
    头陀郝飞耸肩笑道:“谁知道,这里多年前一个老和尚送给洒家的,当时我正醉了,忘记问问名称……”
    罗天奇正色追问道:“敢问那老和尚是谁?”
    头陀郝飞摇头道:“不太清楚,也忘了问……”
    一语未毕,罗天奇突然一把扣住郝飞手腕,沉声道:‘“你休再设词掩饰,这药丸,乃是少林寺珍藏至宝‘大檀丹’,天下总共不逾五粒,你从哪里弄来如此珍物?”
    头陀郝飞一怔,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大檀小丹,这药丸,确是一个老和尚送给我的,照你说来,那和尚大约是少林寺门下。”
    罗天奇道:“少林大檀丹共仅五粒,除掌门方文外,谁也无权私自使用,岂能随意赠人?
    头陀郝飞霎了霎眼睛,笑道:“敢情那老和尚就是少林寺的掌门方丈也未可知,可惜我竞忘厂问他的名号来历………”
    罗天奇注目沉声道:“郝大师,彼此又属结盟手足,希望你不要心存戏谑,小弟早已疑心你真人不露像,绝非黑道中人!
    头陀郝飞摇手笑道:“罗老弟,你完全误会了,洒家生性鲁莽,那年与老狂和尚邂逅,确是意外,当时我喝得半醉,经过一处荒野,巧遇那老和尚正跟三名貌陋番僧激战,一则因不忿那些番僧三个打一个,二则也回汉夷异种,因而生出同仇之念,便拔刀协助那老和尚动手,一场恶战,三名番僧是败走了,洒家却被击中一掌,内腑受了些伤,老和尚替我检视伤势,因而赠我一粒药丸,并且嘱咐说:‘此药功能疗毒生肌,十分珍贵,感念义行,故以相赠,倘若你内腑伤势加重,服下此丸立可痊,否则,就请珍藏着留待另赠有缘吧!老和尚说完,径自去了,后来我伤势慢慢的复原,就一直没有服用这粒药九,才保留了下来。”
    罗天奇听了,嗒然若笑,沉默良久,只得讪讪松手,淡然笑道:“这么说,或许是我误会了。”口里说着,却把那只空盒小心翼翼收人怀里。
    三人在林中守护着何冲,轮换调息戒备,由晨至午,何冲仍沉睡未醒,第二批人马桑琼等四骑却已赶到。
    桑琼大略问了混战经过,剑眉微皱,说道:“我原意本欲先夺回刀剑,然后大举进剿魔宫,如今既已揭破,只有提前一战,据你们看,百丈峰魔宫中,以谁的武功最高?”
    罗天奇答道:“单论功力,追魂郎中马文魁算得上一个劲敌,而路贞贞与司马青臣又在马文魁之上,尤其那路贞贞有凤刀在手,为人也颇机警,最不可轻敌,其余魔官武土人数虽多,倒不必顾忌。”
    桑琼点点头道:“既如此,由我亲自对付那路贞贞,天奇负责迎敌司马青臣,葛森缠住马文魁,梁氏兄弟与麦姑娘截杀魔官武士,由郝飞守护何冲及准备接应,大家调息半日,人夜开始登山。”
    分派定当,众人皆无异议,唯独麦佳凤不肯,笑道:“桑大哥,我跟你换一换好吗?”
    桑琼知她不服路贞贞,有意要单独斗斗魔女,便道:“麦!”娘武功自足制服魔女,但凤刀现在她手中,你却以独门刀法见长,纵有龙剑,亦难发挥全力。”
    麦佳凤黛眉一挑,说道:“那魔女也不熟悉刀法,她能使用凤刀,我就不能用龙剑么?”
    桑琼道:“舍剑用刀,正是她的短处,你又何必跟她一样舍优就劣呢?”
    麦佳凤笑道:“俗话说,男不与女斗,桑大哥又何必跟我争功?”
    桑琼被她说得笑了起来,道:“愚凡是担心你兵刃不趁手,不能发挥全力,既然你一定要斗魔女,愚兄就让给你吧!说着把龙剑递了过去。
    麦佳凤拍了拍腰际刀鞘,道:“我这柄淬钢缅刀,虽非神兵,也不是凡品,龙剑仍归你自用,今夜我就用自己的缅刀,叫那贱人试试太阳谷红袖刀诀的历害。”
    桑琼道:“风刀乃是千古神兵,只怕”
    麦佳风傲笑道:“放心吧!我自有破她的方法,一定替桑大哥把风刀夺回来,说不定连人也一并擒住送给大哥!”
    桑琼俊脸绯红,忙喝道:“别胡说……”
    霹雳神葛森一本正经接口道:“说真的,那姓路的女娃儿倒是长得挺俏,只是,她出身不正,帮主不会要她,若是麦姑娘那就不一样了。”
    麦佳风粉脸儿登时飞上两朵红云,低啐道:“去你的,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
    众人一阵哄笑,都忘了强敌当前,恶战在即。
    大伙儿在林子里凋息蓄锐,黄昏时,饱餐干粮,将马匹和何冲交给头陀郝飞看守,然后分路登山。
    桑琼把出动的人分为明暗两批,由罗天奇率领霹雳神葛森和梁氏双煞循山道硬闯前宫。
    自己则和麦佳风抄捷径,除暗桩,直扑后园截战勾魂仙娘路贞贞并救援鬼偷邢彬。
    一行虽仅男女六人,但人人战志高昂,精神抖擞,由山下动身,迅若轻烟,不消一个时辰,已越过半山,逼近峰顶。
    然而,一路行来,沿途却没有发现魔宫设置的桩卡,整个百丈峰竟似空山,长躯直人,毫无滞阻。
    这情形大出桑琼意外,在抵达魔宫近处时,不得不临敌改变计划,急急约住众人,先行审度可能的变化。
    从山道口望上去,峰顶魔宫灯火寂灭,一片漆黑,宫前栅门敞开,看不见一个守卫的武士,栅门距离魔宫石阶,约有十余丈宽一块空场,场中竖立着一根长杆,杆顶却倒吊着一个反穿白色皮祆的人。
    待看清楚那人身貌,大伙儿莫不气愤填膺,为什么?因为倒吊高杆上的,竟是鬼偷邢彬。
    霹雳神葛森切齿出声,咒骂道:“奶奶的熊,简直他妈的欺人太甚了!”呛地拔出金背砍山刀,便想飞身冲上去。
    罗天奇探手拦住,低喝道:“耐住些,魔崽子们如此安排,必有诡计。”
    葛森激动地道:“管他计不计,咱们总不能眼看老偷儿受辱不救,你们不敢去,掩去解他下来。”
    说着,用力挣脱了罗天奇,又欲扑向空场。
    桑琼沉声喝道:“未得我令谕,谁敢擅自踏入栅门,定予重惩!

    霹雳神葛森怔了怔,停住脚步,却忿忿地道:“咱们若站在木栅外,一夜也进不了魔宫,倒不如别来的好!”
    桑琼不予理会,转问罗天奇道:“你自忖凭一日真气,能小能越过十丈距离?”
    罗天奇点头道:“十丈之内,尚能办到。”
    桑琼道:“假如带着一个人呢?”
    罗天奇没沉吟了一下,道:“那就越不过七丈以外了。”
    桑琼又道:“如要你由栅门蹑空掠过广场,从杆上解下邢彬,不沾地,不换气,再退回栅外你自忖如何?
    罗天奇摇头道:“小弟自知不行。”
    桑琼微微一笑,转注葛森道:“你呢?”
    霹雳神葛森一愣,张口无法回答。
    桑琼冷笑道:“功力不足,切忌逞强躁进,这场中很明显埋有火雷炸药,一触即爆,你若粗心大意闯进去,平白送命事小,连邢彬也累害炸死,问心何安?”
    霹雳神葛森郝然低头,道:“求帮主赐宥,属下只急救人,竟没有想到这些。”
    桑琼低叱道:“浮躁鲁莽,最能误事,还不随大伙儿退后五丈,觅地隐蔽,慎防爆炸飞硝,救人的事,我自会解决。”
    葛森满脸羞惭,默默跟随罗大奇等退开数文,各自隐住身形,静观桑琼施为。
    桑琼缓步行至栅门日,凝日俄顷,轻轻撤出‘飞龙剑”,转藏在财后,深吸一口真气,双脚微顿,飞身而起。
    他腾升徐而不疾,身体离地不过丈余,乍看起来,好像是御剑飞腾,冉冉向场中木杆掠去。
    及至将近杆前,只见他猛一长身,突然斜斜疾拔一丈左右,肘间一转,剑芒间缩,立将木杆斩断。
    杆顶鬼偷邢彬倒摔下来,被桑琼及时探手凌空接住,上身向后微仰,脚尖反点断杆,人已倒飞退回。
    一往一返,空中变式,斩杆,接人,全凭一口真气完成,只一转瞬间,已将鬼偷邢彬带过空场,平安落在木栅门外,当真是鸦雀无声,神不知,鬼不觉。
    众人目睹神功,情不自禁发出一片欢呼。
    就在这时候,魔宫中突然钟声悠鸣,刹那间,全宫灯火通明,宫门冉冉启开。
    火光下,数十名佩剑武士分两列雁行而出,追魂郎中马文魁和司马青臣各捧兵刃,左右分立,正中是四名青衣侍女,簇拥着一身红衣的勾魂仙娘路贞贞缓步走了出来。
    那路贞贞浑身上下一片深红,头束红色丝巾,脚着红色鹿皮小蛮靴,红色剑袄,红色短裙,肩头剑穗轻扬,怀中则斜抱着那柄“舞风刀”,被火光一映,越发显得明眸皓齿,凝肤赛雪,非但艳光照人,更带着几分俏皮而刁蛮的味儿。
    山道口众人都瞧得呆了,连从不服人的麦佳凤,也不期从心底发出由衷的赞叹,暗道:
    “如此美人竟沦为邪魔,可惜!可惜!
    路贞贞在宫门前抱刀微倾娇躯,嫣然道:“蹑空断杆救人,目睹神技,仰慕无已,想来阁下一定是卧龙庄主桑少侠片
    桑琼已经检视过鬼偷邢彬,并无外伤,只是穴道受制,便替他拂断绳索,解开穴道,然后拱手答礼道:“不敢,在下正是东庄桑琼,血肉之躯,难挡火雷炸药,迫得只好献献丑了。”
    路贞贞微笑道:“桑少侠聪明绝世,区区设置,自然难逃法眼,本宫早知难不倒桑少侠,场中虽埋设引药,并无雷火,不过是几处焰火,聊表迎迓之意,桑少快不肯自燃引线,本宫权为代劳如何?”
    说着,纤手微举,一名魔宫武士立即捧起一块方石,遥遥掷向木杆附近空地上。
    石块落地,“轰”然一声,由木杆至栅门之间大约十丈一片空场,立时爆起大蓬烈火,直燃厂盏茶之久方熄,大半个空场都烧成了焦士。
    烈火熄灭后,路贞贞黛眉微轩,笑道:“粗劣小技,不值识者一笑,现在桑少使可以放心莅驾人栅一叙了。”
    桑琼冷晒一声,领着众人昂然进厂栅门。
    所过之处,泥土犹热,空际中硝磺气味尚未散尽,霹雳神葛森这才深悔孟浪,愧怍无比。
    桑琼等七人在距宫门三丈外停步,一字儿排开,勾魂仙娘路贞贞也栅搬移前几步,两下里近在咫尺,越发可见那路贞贞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不愧红尘里中绝色。
    最难得的是路贞贞艳而不媚,举止雍容谦礼,简直不似出身魔宫的妖女,倒像瑶池降凡的滴仙。
    桑琼心里忽然生出无限感慨和怜惜,抱拳道:“深夜惊扰宝山,在下先谢矜全同门之德,姑娘气质超洁,冰雪聪明,在下也不用赘述来意了,自古正邪殊途,热难并存,道长魔消,邪恶之徒终将殒灭,曹克武狂修暴虐,奸毒临世,自食恶果只在迟早之间,姑娘以芝阑之体,屈志附贼,纵得意于目前,难辞罪惩于他日,在下不敏,窃为姑娘不值。”
    路贞贞美日深注,淡淡一笑,道:“少侠说论,发人深省,可惜世上尽多伪善之人,欺世盗名,未必强过草莽,俗话说:成则三,败则寇;所谓正邪,端视人为,并非天定,少侠岂能以东庄略负虚誉,便以天下人皆属邪道?”
    桑琼轻晒道:“正邪之分,诚非天定,但善恶自在人心,又安能以成败论王寇?”
    路贞贞接口道:“人各有志,际遇互异,是非善恶茫无定论,古人亦云:昨日之是,焉知不是今日之非。少侠强以邪字加入,不觉得太武断了些?”
    桑琼被她伶牙们肯一番歪理,竞问得难以作答,苦笑了一声,道:“在下不善辩词,自忖语出挚诚,并不敢强人以罪,人间善恶,如冬日饮水,冷暖自知,姑娘既不愿采纳忠言,在下只有得罪了。”
    路贞贞扬眉巧笑道:“桑少侠的意思,说理不过,便要诉诸暴力?”
    桑琼佛然道:“姑娘错了,计陷东庄,谋夺西堡,火焚南谷,残害北宫,那以奸计和暴力加于别的人,是令师曹克武。”
    路贞贞黛眉连掀,道:“但家师肢体受残,忍辱偷生,那又是谁的责任?”
    桑琼抗声道:“至少不会是东庄惨死太湖的二十六条冤魂和南谷被残杀焚毙的数百无辜弟子应该负责的。”
    路贞贞冷笑道:“这笔账,却记在四大世家份上”
    桑琼顿了一顿,强耐怒火,仰面晒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姑娘当知后果。”
    路贞贞傲然不惧,应声道:“怨仇纠结,自难善罢,本宫愿以微末之技,与少侠赌上一赌!”
    桑琼微诧道:“赌什么?”
    路贞贞道:“以你我胜负,赌龙剑凤刀谁属?若是本宫落败,情愿奉还风刀,及解散百丈峰第五分宫;假如桑少侠失手,仅须留下龙剑,任凭离去,少侠可愿意?
    桑琼剑眉一挑,刚要回答,身侧麦佳风忽然冷哼一声,截口道:“我反对!
    路贞贞微感一怔,美目中闪现出一抹迷惑的笑意:“敢问这位姑娘是”
    桑琼为她引介道:“这位姑娘就是岭南太阳谷麦家一风!”
    路贞贞和司马青臣以及追魂郎中马文魁同时一震,六道目光,一齐交投在麦佳凤身上。
    路贞贞轻“哦”厂一声,随即检衽为礼,含笑道:“荒山何幸,竟得东庄南谷奇英侠女联手光临,看来本宫未能肃客人宫奉茶,实在太失礼了,咱们极愿恭聆麦姑娘有何高见!”
    麦佳风冷冷道:“不敢当,你这儿既是曹老魔第五分宫,今夜少不得也叫你屋焚人亡,替太阳谷死难同门偿命。”
    路贞贞微笑道:“麦姑娘的意思是以生死决定胜负?”
    麦佳凤道:“正是。”
    路贞贞傲然道:“这并非难事,只是诸位远来,本宫不欲以众凌寡罢了。”
    麦佳凤哼道:“强存弱亡,咱们井没有把区区魔宫放在眼里。”
    司马青臣阴声接口道:“漏网之鱼,卖的什么狂,要想找死容易,少爷成全你就是。”
    麦佳凤肩头一摇,缅刀呛然出鞘,正待欺身上步,一条人影已抢先而出,沉声道:“姑娘请稍待,在下愿替何冲兄除此淫徒。”原来竞是罗大奇。
    霹雳神葛森见大家都抢着动手,莽性又起,哗啦啦抖动金背砍山刀,一指对阵马文魁道:“老贼!咱们也别闲着,大伙儿热闹热闹干一场,谁耐烦文绉绉扯个鸟理!
    双方俱都剑拔弩张,眼见又是一场混战,勾魂仙娘路贞贞突然扬眉叱道:“本宫同门一律退后,未得令谕,谁也不准擅自出手。”司马青臣和马文魁齐齐一顿,只得停身却步。
    路贞贞将手中凤刀交给一名侍女,纤腰款摆,姗姗直入场中,冷眼对面群雄,扫目傲笑道:“本宫不屑倚众群殴,但凭随身双剑,领教诸位高招,不知哪一位愿意率先赐教/”
    桑琼、罗天奇和麦佳凤都欲出手,人家同时举步,又同时顿住,互相望了望,竟然都拿不定该由谁当先,因为路贞贞单人挑战,总不好意思以三对一。
    霹雳神葛森见机会难得,一声虎吼,提刀直出,道:“杀鸡何用宰牛刀,臭娘儿,你就先试试俺老葛的金背刀吧!”
    声出人到,猛地一招“李逵运斧”,刀环震耳,拆着尖锐的破空声,径向路贞贞当头劈落。
    路贞贞闻风辨势;知道这大汉是个粗人,冷冷一晒,连剑也不拔,莲足轻错,业已闪开尺许,双掌交覆阴阳,竟用空手硬夺霹雳神的刀锋。
    葛林一刀走空,身形泼风般一转,带过刀头,扫腰、削肩。戳胸、唰唰唰一连又是三刀。
    三招刚过,只听路贞贞轻击玉掌,低喝一声:“撤手!”场中金光破空飞射数丈,人影立分。
    “叮”然脆鸣,那柄重达八十斤的金背砍山刀掉落地面,竟已齐柄折为两段,葛森却左手紧捂住右腕,踉跄倒退了七八步,龇牙咧嘴,威风尽失。
    桑琼等人都骇然大惊,有的连葛森如何失刀负伤也未看清,有的确然看见路贞贞用右手食二指迅快无匹点中葛森手腕,然后双掌合拍刀身,抛掷空际,但却想不透她怎能赤手空掌,只一拍,便将一柄既厚又重的钢刀拍成了两截?
    以葛森的蛮力,仅才三招便遭败绩,大家不得不对路贞贞的武功感到震骇和惊诧。
    罗大奇急忙检视葛森手腕,只见腕背现出铜钱般大一块紫色痕印,距离“阳豁”穴不过一分多,显然是路贞贞指下留了余地,否则,葛林一条右手就将废了。
    罗天奇向桑琼沉重地望了一眼,彼此都感到从心底泛起一丝寒意——
    幻想时代扫校

上一篇:第38章 闯宫闹闺

下一篇:第40章 纤掌挫群雄

标题:《第39章 割肉疗毒》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424/11634.html
声明:《第39章 割肉疗毒》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