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勾魂金燕 > 第九章 风流遭暗算 残星游极乐 > 正文

第九章 风流遭暗算 残星游极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黄鹰时间:2016-10-22
  (-)
  毒砂已随时可以撒出,但就在此际,汤庆刀忽然听见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酒馆门外传了进来。
  “难得铁大侠,郝老洞主驾临本城,值得痛饮三杯!”
  随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一个灰袍金冠的道人,已站在酒馆之中,他的嘴角间,正带着一种森冷邪门傲慢的冷笑。
  这道人的背后,有一把剑。
  剑鞘是用黄铜铸造的,但剑柄却黑漆如墨,上面镶着两颗令人目眩的巨大猫眼石。
  虽然他的声音令人听来十分刺耳,一点也大方动听,但他的气派却不小,背后居然有四个绿衣婢女跟随着。
  看见这个道人的模样,郝世杰就已心中有气。
  虽然他从未见过这个道人,但他已认出这个道人的来历。
  郝世杰冷冷地盯着道人,但道人的目光只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
  他看着的人,就是铁凤师。
  铁凤师一向都不喜欢被人用这种目光盯着。
  这道人的目光,就像两根又尖又长的钉子,钉在铁凤师的脸上。无论是谁的脸给钉子钉着,都一定会感到很不舒服。
  铁凤师也不例外。
  他开始还击。
  他的还击并不是目光,而是刀般锋利的声音:“你好像是个道人?”
  道人冷笑着:“难道你认为我不像个道人?”
  铁凤师沉着脸;“虽然你看来像个道人,但声音却像个太监,而背后的四个女人,却像是鸨母带着的婊子。”
  铁凤师是辣手大侠。
  想不到他杀人的手段狠辣无比,伤人的说话更比有倒刺的鞭子还更厉害。
  他这几句说话,不但把道人嘲讽得脸如纸白,连他背后的四个绿衣婢女,也给他最后的一句说话弄得面色阵红阵白,显然是愤怒无比。
  道人冷冷道:“想不到你的说话,竟然比砒霜还更毒。”
  铁凤师冷然一笑,目光有意无意间落在汤庆刀的身上,然后缓缓道:“就算铁某的说话再毒,也比不上蜀中唐门的毒飞砂。”
  汤庆刀的脸色也变了。
  他几乎忍不住就要把毒砂撒出。
  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这个道人既然来到这里,就一定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对付铁凤师。
  汤庆刀当然认识这个道人,和他身后的四个绿衣婢女,因为他们都是八指魔教中人。
  这个道人虽然只有四十二岁,但他在三十年前,便已凭一套地狱剑法,击败过无数武林高手。
  那时候他只有十二岁。
  江湖上,不少道人都喜欢用剑。
  这个道人也不例外。
  他从八岁就已开始练剑,短短四年之内,就巳练成了惊世骇俗的地狱剑法。
  地狱剑法虽然只有九招,但这九招剑法变化之繁杂,却是令人意料不到的。
  地狱剑法创自地狱真人。
  地狱真人本是武当派的剑道高手,但他在五十岁那一年,悄悄地离开武当山,自立门户,创立唯我教。
  “唯我”的意思,解释起来就是“唯我独尊”。
  地狱真人在武当山,原号残星真人,他练的是太极剑法。
  但他的太极剑法一直都没有练成,在武当派中,连辈份比他低的弟子,他们在太极剑法的成就上都越超过他。
  为什么呢?
  原来残星真人在武当山练剑数十年,并不是以太极剑法为主,他真正的成就,是在那九招地狱剑法之上。
  残星真人终于练成了地狱剑法,同时更野心勃勃地,创立唯我教,改称地狱真人。
  但唯我教还没有真的“唯我独尊”,地狱真人便已真的去了地狱,
  继任教主的,是极乐道人。
  但极乐道人对于唯我教的兴趣并不大,反而投靠在八指魔教门下。
  极乐道人之所以对唯我教不感兴趣,因为唯我教在这几年中,备受武林群雄正义之师的攻击,当地狱真人还未逝世之前,这一个新崛起江湖的组织便已支离破碎,弄得不像样子。
  地狱真人剑法诡异莫测,难逢敌手,那是事实。
  但剑法厉害的人,未必就是个精明的领导者。
  地狱真人创立的剑法虽然邪门,但他的剑法是成功的。
  然而,唯我教的创立,却是他毕生中最大的错误,也是最大的失败。
  尤其是宠信极乐道人,更是一个致命的因素。
  地狱真人去世,绝非因病,而是中了毒的。
  毒杀地狱真人的,就是极乐道人!
  (二)
  现在,极乐道人已非唯我教的教主,而是八指魔教两大供奉之一。
  他在八指魔教中的地位,仅次于教主杜蛮。
  极乐道人虽然是个出家人,但这种出家人,却使整个道教都为之蒙羞。
  铁凤师很少骂女人。

  但这一次,他一出口就已严重地伤害了那四个绿衣婢女。
  但郝世杰与皇甫义都没有觉得他太过分。
  这四个婢女,表面上看来很天真烂漫,但她们却是老江湖。
  铁凤师也是老江湖,他是专杀武林败类的。
  但这四个婢女,却是专向老弱妇孺下手的女强盗。
  所以虽然他与她们都是“辣手之人”,但彼此的立场却是绝对相反的。
  酒馆中原本灯火辉煌,但就在这一刻间,所有的灯光都仿佛暗淡了不少。
  其实灯光仍然是那么明亮,但极乐道人的长剑出鞘后,就把一切的光亮都压了下去。
  剑锋晶莹雪亮,但却冰冷、无情。
  铁凤师忽然叹了口气,道:“这把剑果然是好剑,可惜……”
  说到这里,他又在叹气。
  极乐道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再响起:“想不到名震中原武林的辣手大侠,说起话来的时候竟然吞吞吐吐!”
  铁凤师淡淡一笑:“铁某的意思,难道一定要我说出来你才能明白?”
  极乐道人的剑法虽高,但他的领悟能力却似乎并不太好。
  “有话快说!”
  “铁某的意思,是你不配用这把剑。”铁凤师毫不客气地。
  “贫道不配用这把剑?”极乐道人忽然大笑,
  他的笑声比讲话的声音更难听,就像只鸡。
  不是像公鸡,而是像母鸡。
  郝世杰听得频频摇头,喃喃道,“吵耳,难听死了。”
  就在这一刻间,极乐道人忽然就向铁凤师连攻了五剑!
  五剑进发,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极乐道人的剑锋已五次刺向铁风师的咽喉,但铁凤师的双腿竟然完全没有移动过。
  极乐道人的剑法,竟已达到了意在创先,随心所欲的境界,这五剑看似平凡,但其间的变化,已足把绝大多数的武林高手击成碎粉。
  连郝世杰都被这五剑的气势所震惊,他手中已沁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如果面对着这五招剑法的是他自己,他可能还不会如此紧张。
  郝世杰虽然是个脾气相当怪异的老人,但他一向都关心自己的朋友,多于关心自己。
  虽然郝世杰的辈份比铁凤师为高,但他完全没有“老前辈”的架子。
  铁凤师是司马纵横的生死之交,也是郝世杰的年轻朋友。
  郝世杰虽然知道铁凤师的剑法极高,但他能否抵御极乐道人这五剑呢?
  剑气萧萧。
  铁风师就在杀气逼人的剑气中,闪开了极乐道人这五剑。
  极乐道人的目光更深沉,但五剑之后,他就没有再攻过去。
  过一半晌,极乐道人才问铁凤师:“你为什么不拔剑?难道凭贫道这种身手,还不值得你的凤凰神剑出鞘?”
  铁凤师摇头。
  极乐道人的脸上陡地掠过一丝怒意,喝道:“你莫非吃了八百斤猪屁股肉?讲话总是如此吞吞吐吐?”
  铁凤师的脸上仿佛也闪过一阵愤怒的神色。
  他本来就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说话也一向爽快而直接。
  但这个阴阳怪气的道人,却已不止一次指责他说话吞吞吐吐。
  但铁凤师并没有真的因此而发怒。
  他只是凝视着极乐道人,然后又用一种奇特的语气缓缓地说道:“我不拔剑,绝不是轻视你的地狱剑法,而是因为另一个你绝不知道的理由。”
  极乐道人脸色变了变:“贫道更不明白阁下这话的弦外之音。”
  铁凤师沉吟着,缓缓道:“因为不必在下出手,你也会在片刻之后,变成一个死人。”
  极乐道人冷冷道:“是谁会杀贫道?又有谁能杀贫道?”
  他说这两句话的时候,目光盯在两个人身上.

  这两人当然就是九玄洞主郝世杰,和这座城堡的主人铁肩皇甫义。
  但铁凤师却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在下一直都以为道长还不太笨,但……”
  “但”字刚出口,极乐道人的长剑已如雷塌般向一个人的咽喉暴射。
  世间上能闪避开这一剑的人绝不多,包括八指魔教毒魔堂主汤庆刀在内。
  极乐道人要杀的,竟然是汤庆刀!
  就在剑锋触及到汤庆刀颈际皮肤的时候,汤庆刀双手中的毒砂也已向极乐道人的脸上激射过去。
  连皇甫义和郝世杰都不知道他们何以忽然拚个你死我活。
  但铁凤师却好像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当别人在拚命的一刹那间,他却提起了一罐酒大口猛喝。
  高手相争,胜负生死存亡的决定,往往在一刹那间就产生出来。
  这一战也是如此。
  汤庆刀苦练毒砂这种暗器功夫,已非朝夕,而这种毒砂只要任何一颗沾在身体上,也是天大麻烦,除了唐门的独门解药之外,几乎已无别的解毒方法。
  但这些毒砂刚撤出,忽然就遇着一股比旋风更威猛的大力,反射过来。
  但他却连吃惊的时间也不太多,因为极乐道人的剑已比毒砂更早一步插在他的喉管上。
  这一剑已足够致命有余,何况除了这一剑之外,那些毒砂还反过来,击中了汤庆刀的脸?
  毒砂一颗颗嵌在他的脸上,他的颈上,以致他整张脸看来就像是个大麻子。
  无数的砂,使汤庆刀的脸完全变了形状,而他的脸色那么难看。
  无数的毒砂,使汤庆刀的脸完全变了形状,而他的脸色,也在瞬息之间变成紫蓝色。
  遭受到双重袭击的汤庆刀,就算有十八条性命,也得一并完蛋。
  但极乐道人又怎样呢?
  他无疑是个战胜者,但这个胜利者忽然也感到一阵透心冰凉的滋味。
  (三)
  一把式样古雅的长剑,已在极乐道人全力对付汤庆刀的时候,刺穿了这个风流道人的心脏。
  这把剑是轻盈的,也是恶毒的。
  就算这把剑是世间上最尊贵的宝剑,此刻也必已被握剑的人所蒙污。
  背后伤人,本就是和好淫邪盗同等卑劣无耻的手段。
  但此刻铁凤师却袖手旁观。
  极乐道人也是个背后伤人的大行家,否则,残星真人又如何会死在他的手上?
  每当铁凤师自觉良心稍为不宁的时候,那天晚上他就一定无法入睡。
  但现在他目睹极乐道人被人暗算面不加援手,心里却绝无不安之感。
  也许他会比平时睡得更舒服,更香甜,因为极乐道人已得到公平的报应。
  极乐道人这-次真的“归登极乐”去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被人暗算,面且暗算他的人,就是他一直最钟爱的司空情。
  极乐道人虽然自称为出家人,但他除了身穿道袍,头戴道冠之外,他一点也不像个道士。
  道士娶妻,已是大大不妥,而极乐道人不但有妻而且还有四个姬妾。
  他的妻子早已被他捏死,因为他的妻子给他冠了一顶荷叶帽。
  那四个婢女打扮的女人,其实就是他的姬妾。
  这四个姬妾都懂武功,但在极乐道人的眼中看来,她们的武功都是花拳绣腿而已。
  极乐道人向来都认为自己女人应该懂一点武功,那样会增加不少情趣。
  别看极乐道人平时阴阳怪气,当他面对着骚媚女人的时候,他的威风可不小。
  司空情就是板乐道人四个姬妾中最漂亮,也最骚媚的一个女人。
  但她的武功,却一直是板乐道人取笑的对象。
  司空情练的是道派北宗的七星剑法,但七星剑法在她手中施展出来,却会变成了“满天星”。
  每当极乐道人看见她练剑的时候,就会笑得连腰都不能伸直。
  司空情的剑法虽然不行,但她还有另一套本事。
  这套本事虽然还是不能打败极乐道人,但最少可以让他在自己的胸膛上喘气不休。
  而极乐道人最“极乐”的时刻,也就是在那刹那。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满足司空情,但司空情能给予他最大的欢愉,那是绝对不能否认的。
  但极乐道人却连在梦里都想不到,这个女人不但能令他踏进欢愉的巅峰,面且也能把他推下万劫不复的死亡深渊。
  司空情的七星剑法一直都练得不伦不类,但就在极乐道人咽气前一刹那,他忽然发觉她暗算自己的一剑,赫然正是七星剑法中最难练的一招“天河倒挂”!
  极乐道人至死也不相信司空情竟能刺出这一剑,他死前唯一想进出口的话,就是:“你不是司空情,你是谁?你……是谁……”
  但他这些话,连-个字也没有说出来的,就已像块又腥又硬的石头般倒在地上。
  他只是张大了嘴巴,带着满腹疑团和一腔怒火,和那套诡异绝伦的地狱剑法,一起掉进第十八层地狱。
  像他这种人,阎王一定会把他送进第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虽然极乐道人不相信司空情能刺出这一招“天河倒挂”,但这个女人的确是司空情。
  就算再巧妙的易容术,也未必能把司空情骚媚的神态装扮得如此唯妙唯肖,
  她的确还是那个司空情,而且她的七星剑法,早在极乐道人还未认识她之前,便已练习得非常娴热。
  每个人都总有他的弱点。
  极乐道人最大的弱点,就是看不透女人,更猜不透女人心中所想的事。
  有人说男人的心,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根针。但女人的心又如何?
  亘古以来,又有多少男人能摸透女人的心事呢?

上一篇:第八章 网外更有网 麻烦中麻烦

下一篇:第十章 八指魔卧底 真假皇甫义

标题:《第九章 风流遭暗算 残星游极乐》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438/11837.html
声明:《第九章 风流遭暗算 残星游极乐》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