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封神记 > 第二章 九个月亮的世界 > 正文

第二章 九个月亮的世界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黄易时间:2016-10-24
我成为了天空,浑融在仍然稀薄的大气里,无微不至的照拂著这个拥有九个月亮的美丽星球。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是一见钟情。
    候鸟是多情但专一的生物,对这个不平凡的星球,我尝到迷恋的滋味。
    过去的记忆模糊不清,可以记起的是不知多少个节年之前,我和我最敬爱的伙伴兼导师法娜显,将远在七十分之一个光年外路经的一块超庞大的陨冰,藉星球的万有引力吸摄回来,安置它进入星球外围轨道上,成为第十个最大和最明丽的月亮,再以种种手段令星系核心处的太阳爆炸激变,扇风点火,大幅提高星系内的温度,陨冰禁受不住下,化为超过二千个宇宙年的风雷雨电,终于成功把这个沉睡中的星球唤醒过来。星球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海湖在低洼处集聚,河川随地表激流于山峡坑穴之间,因气候地形而成千态万状,循环往复。
    创造的过程美妙无比,我的精神和气力完全投入,大部分时间浑然忘了其他一切,包括过去和将来。但有时我会思索。我会思考自己的存在,意识到任何的存在背后总有点道理。从候鸟族的生活方式,生气周期神秘的开始和结束,我隐约感到在我的思域之外,还存在某种东西,偏是我没法掌握。我思考的行为,在我们候鸟族内是极端异常的,亦令我对自己产生疑问,却不会被其他候鸟怀疑,因为怀疑并不存在于他们的思域内。
    候鸟族的生存哲学是乐天安命,只会接受,不会拒绝;只会防御,绝不反击。他们是只有眼前此刻的生物,最独特的本领,不是赶在生气之风吹达前,寻找理想的星球,创造新的世界,又依每一个星球的情况,塑造最有利生命茁长的条件,好迎接生气之风吹至时播下生命的种子,而是拥有包括他们在内没有生物能明白的“连心术”,把全族四十九头候鸟中的四十八头的精神连结在一起,不受距离的限制,即使相隔以万计的候鸟年,我们也可同时分享彼此创造的欢欣和经验。这造成我们独有的精神天地和宇宙观。对此之外,我们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只有我是唯一的例外,本鸟正是那第四十九头候鸟。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仍然年轻,或许较晚熟吧!终有一天我会拥有这种宇宙赋予候鸟族的神奇力量。我常在想,正因我没有和其他族鸟的心连结在一起,所以爱上独自思考,胡思乱想。
    唉!我该怎么说呢?我是过去了的七十个生气周期唯一降世的候鸟。这当然是难能可贵的事,因为生气之风极少重访同一个星系,只有当生气之风先后三次吹到同一个地方,于此星系生气最盛之处,将出现一个生气的晶茧,成为候鸟的胚胎,那时候候鸟们生出感应,并派出族内最超卓的候鸟,寻得胚胎,悉心保护培育,直至候鸟婴破茧而出,诞生宇宙内。
    我正是这头刚出世的候鸟儿,那发生在半个生气周期之前。负起照料我之责者,就是现正钻进了星球上每块石头、每粒沙里去的法娜显,候鸟族最有智慧和法力的候鸟。
    我是天,他是地。这样的情况会继续下去,直至生气之风吹来,那时我们会告别这个九个月亮的世界,出发去找寻下一个理想的星球,永不回头,是怕看到结果,更怕忍不住出手干预星球上生命的进程。因为生气之风并不单纯是生气,也包含著死气。星球的生命误入死途的机会,绝不少于一半。很快的,我们会把过去忘掉。
    法娜显是唯一能和我连心的候鸟,只恨这个是连结是单向的,我处于绝对的被动。唉!我真的是明白我这头小候鸟是怎么搞的,没有连心能力的候鸟,还怎么配称候鸟?算什么劳什子东西?法娜显没有答案,但他已市最有指挥的候鸟,如果他参破不透其中的玄机,宇宙间恐怕没有生物能办得到。
    正因为我这么糟糕,所以法娜显不得不放弃候鸟独来独往的生活习惯,寸步不离的伴在我左右,保护我,哺育我。没有他的帮助,我根本无法进入季候飞行。
    星球的黑夜和白昼,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视野内。
    能量波动。
    法娜显在召唤我。我广布天空的能量立即往能量核收缩,向“心”投去,最后结成一团。法娜显得能量跃动开始增速,直至与我的跃动同步。我的“心跳”比他们快上很多,这是我没法和其他候鸟连心的原因之一,不单是因为我的能量不够。现在我们能量的心终于建立连结。我失去了星球的视野,变成纯能量的存在,注意力向内而非向外。
    法娜显包容着我的能量开始转强,环绕着我的量子运动活跃起来,然后我收到他的讯息,道:“看!”

    比起他来我微不足道的能量先化为比量子还高一阶的微子,然后被送出,沿着他的一道思感神经,逐渐增速,离开星系后,以普通光的速度往星系外地虚空投去。
    候鸟和候鸟间是无须任何语言的,心心相连的沟通超过任何语言,问题在我不懂连心,只好把他的心灵传感翻译作我能明白的思感符号,而为什么我有这个翻译的本领,我用的又是什么语言,就像我虚有其表却没有候鸟的本领般,一直困扰我。在这个翻译的过程里,肯定失去了很多东西,由此可以推知法娜显在培育我的任务上,要多花很多气力。
    我的视野恢复了。
    星系的太阳迅快落在后方远处,黯淡起来。镶满星辰、广泛无边的黑色天穹,变成我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是另一个习作,还是个考验,但我真的很享受这种在虚空中以高速飞行的感觉。四周以亿计的每个光电,每个均代表着一个星河或星系,而其中无数的星球,有生命或没有生命的,都是孤独隔离的世界,没有一个相同,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实。
    法娜显的思感神经可延至三个候鸟光年处,然后进入离他能量核心三个候鸟年代物体和生物,都避不过他的观测,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思感网。比起来,我的思感神经实在狭窄得可怜,像九月星所属那个星系,已是我没法兼顾的尺码,遑论候鸟年。
    前方赫现庞然巨物,朝我飞来,散发着蒙蒙的射线,有种毁灭性的诡异美态。我恍然大悟,出现前方的是有行星杀手之称的魔陨石,更是我们的天敌,因为它们最拿手的就是毁灭有生命或可能产生生命的行星。如让它进入九月星所属的星系,它会利用九月星的引力,直接撞击九月星,令星球山崩地裂,地火逃逸,激起的尘埃遮天蔽地,刚准备好的九月星势要错过生气之风的眷宠。
    魔陨石绝非一般陨石,一个说法是它们源自神秘的魔洞,而非一般的流浪陨石,能像猎者找猎物般,与行星同归于尽。有些更力能毁灭恒星,毁掉整个星系。
    能量变化,我不住减速,煞停下来。
    对这表明看不到生命却似有自身意志的魔陨石,我是毫无办法,幸好这是我和法娜显一起的半个生命周期内,第三次遇上魔陨石,只要法娜显花上一球二球的能量,足够把它轰回老家去。
    一节的能量,就是候鸟在一节百个宇宙年的时间内不间断地吸收的能量储备,一节又可细分为八球。而每一个生物,不论如果超卓,仍有容量的上限。像了不起的法娜显,容纳能量的上限是十二节,排在第二位的候鸟是九节。候鸟中文当然陪在末席,只是小得可怜的六球。一程六十个候鸟年的季节飞行,需要约一节的能量,即使我力能进入季候飞行,未到目的地早一命呜呼,耗尽能量。
    就在这个轻松舒闲的一刻,异变突生。
    “轰!”
    一时间我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清楚绝不是被魔陨石击中,能量的核心像被破裂开来,量子乱窜,意识崩溃,有种永远不能回复原状的感觉。
    法娜显的思感神经以超越光的速度塌缩,我在毫无准备、没有经过热身,便进入危险的超光速飞行,散沙般往星系倒退回去。没有任何生物,敢在星系的引力场内作超越光速的飞行,那与自杀全无分别。如依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二十下心跳后将是我形神俱灭的一刻。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法娜显对我另一个突然测试,但晓得事实绝非如此理想,因为我已感应到法娜显惨受突袭,且中了可以致命的一击,故有此刻的情况。我的心以疯狂的速率跃动,能量神经处于半瘫痪的状态,满脑子疑问。

    就在只剩下几下心跳的短距离,法娜显的能量回复了,明显地大不如前,但已足够令我从死亡脱身。飞散消损的微子迅速稳定下来,重组为量子,量子进一步结合为原子,能量系统组合成形,我回复了常态,停留在星系的引力场外地边缘处,险险避过死劫。
    法娜显的心灵传感把讯息送进我心里,化为语言,道:“孩子!我们受到攻击了,你已是我们最后的防线,你必须抛开对生死存亡的恐惧化为鸟盾,迎战敌人。”
    他的话像火焰般燃着了我,刹那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斗志,填满了我的心,只剩下不到五球的能量,竟然澎湃起来,思感神经在水涨船高下,倏地整个星系的内部情况全落入我的掌握里,掌握到一枝具有毁灭性能量,不知由什么阶次的粒子组成的“能量捡”,正从法娜显的“心”劲射而出,以星系引力场容许的速度上限光速,刻不容缓下,我依法娜显教导的方法,祭出我唯一晓得的防御法宝——候鸟盾。
    候鸟盾是我们候鸟族名震宇宙的超级防御武器,候鸟唯一保命的招数,是宇宙晓得我们候鸟存在的种族公认没有可能破毁的防御系统。候鸟只会防御,从不反击,而我们的防御是无隙可寻,没有破绽的。当四十八头候鸟心心相连相倚之际,他们的能量神奇的结合起来,任何一头候鸟受到攻击,将全体助防,候鸟盾的强大,可想而知。据法娜显说,在过去的数百个生气周期,再没有人敢来惹我们了。只恨事实摆在眼前,我们的候鸟盾已第一次被攻破。
    即使宇宙间真有能力破掉候鸟盾的生物,可是他为了什么要来杀害如我们般与世无争、和平仁爱的生物呢?
    组成能量细胞的量子系统——原子,首先分解,每一个原子再释放各类型不同负载、性质相异的量子,接着量子重新组合,变成有防御力量的防卫原子,当原子再分裂,便变成比量子在质量上低一阶次,能量却高一阶次的微子,这种性质的微子是我们候鸟的独家防御兵器,数以亿计,在我的思感神经指挥下,可以形成千变万化的候鸟盾,只要对方的能量在我能量总和的十倍之下,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机会,可以弱胜强。不过这个计算只适用于敌我双方用的是同阶次的微子。
    敌我在十下心跳的距离内。
    被命中的法娜显肯定承受和消解了此箭的绝大部分能量,它该已属强弩之末,不过若让它射穿我的候鸟盾,我和失去防御能力的法娜显势难逃一死。我是绝不容许这情况出现的。
    我成功抛开对生死的本能恐惧,这是我从未曾办到过的事。
    防卫微子全聚拢到位的心核处,形成一个能量的圆体,分十二重包裹着我。
    五下心跳。
    出乎我意料之外,整个空间似塌缩下去,箭未至,已具毁天灭地的威势,这枝箭究竟是由什么性质的量子构成,竟有如许威力?
    我真的没法掌握敌箭负载的能量,在知敌的战略上处于绝对的下风,也令我产生不愿硬拼的想法,那要冒太大的风险了。一个心跳间,我拟定了防卫策略。
    所有正在以极速运动着的防卫微子,在我候鸟独有的心法手段下,从动态进入静态,这是鸟盾三秘之——以静制动,其他是身外化身和鸟遁。
    我以静制动的功夫本来是不入流的,只能保持几下心跳的时间,但值此生死悬于一发的时刻,该已足够。预计的情况是敌人将骤然间失去攻击的目标,再没法将我锁定。射出这枝能量箭的敌人,肯定不在这个空域内,只能在另一个空间遥控次箭,凭的是能跨越遥远空间的思感神经,在控制上当然没法如身在此处般得心应手,所以我的策略是行得通的。
    敌箭倏地消失。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视觉,这是不可能的,我的思感网完全掌握不到它的位置和去向、它的存在。
    “轰!”
    我已被击中,以静制动的策略一点也不管用,更没法避敌之强,攻敌之弱,随机应变。
    我感到能量被撕裂的痛苦,能量箭从星系的一方笔直破入我的护盾内,直至撕开我十二重能量护罩的最外五重,撞击力才受到遏止,化为漫空洞血红光点,每点都代表着一个单元的不知名毁灭性能量,正无隙不窥像有生命的个体般,消溶钻蚀我的护盾,将为重重围困,令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避无可避。
    在我绝对不情愿下,敌我正面交锋,比的是能量的实力和运用。
    我终于见识到比微子更高级的能量体,正因这种能量体超越了我的级数,它发动时,我根本没法掌握或看见。难怪以法娜显只能,也会着了道儿。
    现在我只能以最原始的方法作垂死的挣扎,将其辛万苦、经长时期储存在能量核心支持生命不到二球的能量,随着“心跳”一波一波的送往最外重的护盾去作支援,希翼在能量耗尽前,化掉正攻击我的能量。护盾的能量力图朝外扩充,攻击我的能量却不住压缩护盾,对方猛烈撞击,产生连串的爆炸、射线和磁风,扭曲了时空,温度疯狂的攀升,令能量处于不正常的状态,照亮了星系的外空,有如刚诞生的位于星系外另一个新太阳。我的护盾一重又一重的被摧毁。
    “轰隆!”
    一下比接战以来任何时候更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震撼力我的思感神经,下一刻我的思感神经被完全瘫痪。
    我进入了虚无和黑暗的天地,完全失去了意识。

上一篇:第一章 天马行空

下一篇:第三章 最后一头候鸟

标题:《第二章 九个月亮的世界》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516/13552.html
声明:《第二章 九个月亮的世界》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