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封神记 > 第十二章 诱惑化身 > 正文

第十二章 诱惑化身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黄易时间:2016-10-24
我可以想像以前这里的模样,一个由重重叠叠陡崖峭壁合围而成的大深谷内,某一有心人匠心独运依随谷势建造一个几疑远离人世的神秘花园。水池、花圃、楼阁亭台广布其内,其上峰峦叠彩,林木参天,汤姆隆那丹星系的太阳透过云雾射进来,秘园奇花异树彩色缤纷,景色千变万化,美得难以描绘。
    可惜这该是千万年以前的情况了,不知经历过甚麽可怕的灾劫,整座崖谷像曾被烈火焚烧,土石焦黑,光秃秃一片,不见半根青草,遍地颓垣败瓦,道路难辨,只有一个破损不堪由合成金属制成高逾人身、覆碗状的大钟,孤零零的被弃置在废园的正中处。
    刚升上崖边的一轮明月,为它投下一个淡淡的影子,作破钟唯一的伴侣。
    我降落破钟之旁。
    这个依我们人类园林设计为蓝本建筑的谷园,正像银河文化般,多少风流,早成过去。不论阿米佩斯人如何迷恋银河文化,在堕落城呈现出来的,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小胡子该已逃离星系,而堕落大亨一党则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出了甚麽情况。
    我切断与对方遥控系统的连系,心神回到眼前的破钟,同时透过躯壳的神经撒出思感网。
    整个大火山区,每一道冲奔而下的大河,高低起伏的丘陵,尽在我掌握中,却杳无人踪。
    难道宝瓶听到钟声,才急急赶来,这是不合情理的,关键肯定在破钟上。我伸手轻抚破钟,冰凉的感觉传人掌心,出奇地钟体没沾上尘埃。我下步该怎麽走?堕落城的情况就像一个错综复杂的棋局,可能性很多,不同的棋着会有不同差异的后果。我的目标是大黑球,但涅尼迦南却引起我的好奇心。它能引来秀丽、比尔等争相竞逐,该是事关重大,甚至可能影响宇宙三国的争雄斗胜,我岂可坐视不理?
    锋原的采采又是怎麽一回事?假设她只是虚拟世界里的人物,如何把定情珠又或涅尼迦南之星交给她?我如深陷迷雾之中,没法掌握事情的真相。
    “当!”我一掌拍在破钟上,发出激荡深谷的钟鸣,意想不到的情况,奇迹般在我眼前发生。
    变化起自破钟,构成钟体的粒子活跃起来,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为它开始进行修复的工程,又如我敲钟的鸣震,开启早深埋钟内的一个程式,不片刻它再不是先前破损的烂钟,而是一个金光灿烂、如若新制的大钟。
    能量流以金钟为核心,洪潮般往深谷扩散,花草树木从地面长出来,本须历时以年计的生长过程在眨眼间完成,颓败的破砖碎石自动重组,桥、池、路、亭、阁一一重现四面八方。崖壁处爆裂喷泉,哗啦声中直泻而下,清澈的流水满注乾涸的河道,片刻间我想像中的园林美景在月色下复活。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在四周发生的奇景,最令我震撼的不是造成如此几近神迹的力量,而是其内涵。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根草,我都可以叫出它们的名字,对它们我不单熟悉,还有最深刻的感情,因为它们都是曾在圣土存在过的植物。

    我再没法回想深谷之前了无生气、颓败死亡的气息。山谷四周奇峰竞出,林木茂密,碧水流经谷底血脉般的大小溪河,形成数以百计的飞瀑彩池,水动石变,在月照下美景交织。
    樟子松、红松、落叶松各类松树,杨树、桦树、胡桃、水谷柳、榆、椴、色木等等纷陈罗列,蓊郁苍莽,在阵阵长风下轻摇摆舞,沙沙作响。左方一个桂树林的香气,随风扑鼻,比美酒更令人迷醉。各式鲜花、大红花、玫瑰、菊花、芍药、幽兰在园圃内盛放,五色斑斓,七彩缤纷。
    我看得头皮发麻,屏止呼吸。目睹此似是针对我这最后一个人类的精采表演,我一时间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转身,一道碎石小径迂回而去,穿过一座竹林,通往一座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建筑物。
    找深吸一口气,收摄心神,举步前行。
    我拾级而上,登抵建筑物的大门前,下意识地找寻门铃一类的设置时,大门缓缓张开。我头皮发麻的往里看,首先吸引我的是在上方垂吊下来的伞形水晶吊灯,照得广阔的厅堂如同白昼,这麽一个在圣土文物房子惯见的景象,在这银河文化毁灭六千多万年后离圣土以亿万宇宙光年计的另一星球出现,是多麽不可思议画饰、精巧的家具、银质的枝形烛台、沙发、红木高背椅几,组合而成古色古香、美轮美奂的安居环境。眼前绝不是一个银河文化以外的异族根据残破的资料片断能模仿的,即使我们以前圣土的考古专家,怕也没法这样无微不至地重现不知多麽久远前的厅堂。
    我心中充满疑惑。
    目光投往墙上的挂画,几敢肯定是我们人类圣土古代大家的油彩作品,可是由於我对古艺术见识浅薄,所知有限。噢!我的老天爷,这一幅我见过,画题好像叫《星夜》,可惜我忘了画者的名字。那种把星空变成像内心挣扎的特别景象,到此刻我仍有深刻印象,不会认错。
    银河文化不是早已完蛋产留下来的只有支离破碎的残屑,例如从一块酒樽的碎片发现酒的残余。怎可能连我这身为银河人也只有模糊记忆的东西,却完完币币地重现此地呢?这是不可能的。

    我一步一步朝《星夜》走过去,脑袋一片空白。隐隐中我感到事情极不寻常,却没法具体说出不寻常处在哪一方面。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我没有回过头,沉声道:“宝瓶!”一个平静、悦耳、柔软、纯净,如同一株忘忧草般令你因聆听而忘掉了一切烦恼的声音在后方一阵风似的吹过来,道:“锋原!锋原!这是你的名字吗?你真是锋原吗?还是另有身分?”我呆瞧着墙上的《星夜》,心中充满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就像久游不归忘掉乡上失落了的游子,忽然在异地接触到家乡特有的土产。苦笑道:“我的确不是锋原,你不但认错人,还下错悬赏。”宝瓶道:“那并没有关系,只要涅尼迦南之星在你手上便成,你可以把东西交给我吗?”我转过身去,终於见到被形容为堕落城最神秘的美女宝瓶,亦如思感网感应到的,眼前的宝瓶并不是真实的血肉之躯,只是一个视觉的幻象,一个倩影,是惊人地有魅力的虚影。
    她坐在面对我的沙发上,一头乌黑闪亮波浪形的长发,端庄、沉静。蓝色的眼睛带着一丝似是与生俱来的忧郁,眼角朝上倾斜,如丝的细眉,雪白的肌肤。唉我该怎样形容呢?她是如假包换、百分之一百的人类美女,不像其他阿米佩斯女人,除芙纪瑶外,即使秀丽你也可一眼看出她不是人类,不论如何肖似。特别是含蕴在骨子里的韵味。
    可是我又晓得她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一个幻影,正如挂在墙上的《星夜》。
    最震撼的是她穿的是一种叫旗袍的金色古服,长至拖地,强调了她玲珑的曲线、优雅的体态。我的老天,再加上长统白丝手套,白缎子作披肩,那种雍容华贵的古典美人外貌形态,尽管只是个不具物质的幻影,已足令我生出我见犹怜之心。
    一时之间我目瞪口呆的瞧着她,开始明白她为何被称为诱惑的化身。
    想到这里,我心中剧震。
    绝色之所以被称为天妖,是因她能化为目标生物内心中最渴望的东西。但她之所以能变成美阿娜,皆因美阿娜是我最心爱难忘的女子,永恒地存在我心中。
    比尔说过宝瓶是诱惑的化身,故堕落城民唤她作小绝色,当然也有善解人意”的本领,变化出最能触动对方心灵的东西,如周遭的环境和眼前楚楚动人的绝色佳丽。
    问题来了,现在她变出来的东西,例如《星夜》外的其他画作,都是不存在於我记忆中的事物,因而并不是“因我而来”,那她是从何处得到这些资料?
    我再吸一口气,道:“涅尼迦南究竟是甚麽?”宝瓶没有任何惊奇或错愕的反应,柔声道:“你真的不是鬼谍锋原,所以不清楚涅尼迦南,我可以告诉你涅尼迦南的秘密,但告诉你俊,你肯交出涅尼迦南之星吗?”我坦然道:“不可以!”实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神态楚楚可怜,语气却仍是那么平静温婉的道:“那很可惜呢!现在我的力量仍未足以对付你,但我是不会放弃的。再见了!”
    她说出“再见了二二字时,她美丽的倩影、华丽的厅堂,甚至整个谷园,所有花草树木、溪流飞瀑,全都云散烟消,去如春梦了无痕,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一堆颓垣败瓦上,陪伴我的只有挂在夜空的明月和不远处的破钟,心中感到无比的失落和难受。
    在这一刻,我晓得已和宝瓶结下不解之缘,我定会找出她的真相。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三个问题

下一篇:第十三章

标题:《第十二章 诱惑化身》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516/13610.html
声明:《第十二章 诱惑化身》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