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封神记 > 第四章 此情可待 > 正文

第四章 此情可待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黄易时间:2016-10-24
天堂岛的临时居所,令我想起与美阿娜在圣土最后的日子里,纵情苦恋的爱巢。三厅五房的建筑布局,除主客厅外尚有视听游戏厅和休闲厅,是仿古圣土文化的布置,古色古香,墙上置壁灯和挂饰。阿米佩斯人在这方面真是一丝不苟,却使我无限欷献,沉湎于不能挽回的过去里。
    我躺在主客厅的一张摇椅里,思忆当年和美阿娜不宣而明共度星球尽头的盟誓。现在伊人已在六千万年前遥不可追的久远年代玉殡香消,只剩下我形单只影的在这个宇宙争霸的大乱时期,为人类和候鸟的存亡努力打拚,于不可能中寻求可能,从毁亡里寻求重生,生命的负担实在太沉重了。
    汤姆隆那丹星的太阳一步一步的移向地平,染红了西天,一如圣土夕阳的美景,那是我和美阿娜并坐屋外,观看过无数次,为其余日无多而黯然神伤的动人景象。
    我虽然亲手了结奇连克仑,可是每当被思绪勾起,心中那股惆怅和怨恨,仍紧攫心神,像个不断重临缠绕的梦魇。
    眼前的一切,代表着一个谜。
    我从没想过圣上文化的重现、阿米佩斯的银河热,可经由堕落城这种方式表达出来,得其形亦不失其神。我不得不承认,即使换成我这个银河人来主持大局,仍没法达到堕落城文化的涵盖度和深广度。没有银河人有此能耐。关键处肯定在宝瓶。废园的圣土美景重现,加强了我的想法。
    宝瓶、甜心和通天长老,三者间该有微妙的关连。
    堕落城是如何建设起来的?大火山的两个古遗址又是出自何入之手?如果晓得答案,对解谜将有很大的帮助。
    看来不得不再闯一次智慧殿,星球上该没有另一个生物,比美丽的通天长老更有资格为我解开疑惑。
    唉!长老!真是一个误人的名称。
    钤响不用看也知是谁。我的思感网正全面展开,期待我的一夜情人。
    我道:“进来吧!没有上销。”门开,一身便服的秀丽倚在门逼,上身罩着浅黄色的布质衣,下穿窄脚黑色长皮裤和高腰皮靴,只差一根皮鞭,否则将完全是古圣土时代骑马女郎的打扮。长发打散后随意地垂在两肩、双目异采闪烁,正巧笑倩兮的瞧着我。我从没想过她可以变成这样子,一时看得呆了。
    秀丽微嗔的呼唤道:“伏禹!”我暗叹一口气,心忖始终瞒不过她,苦笑道:“对不起!涅尼迦南之星的确在我手上,但我是绝不会交出来的。我知你功力大进,不过我也不是以前初出道时的伏禹,打不过大不了逃走。直到今天,没有生物能成功困住我,漠壁不行,上参无念不行,你要不要试试看?”我作了最坏打算,顶多舍弃这副假躯壳,现出真身,到外空去和她硬拚一场,我才不信她比漠壁厉害。
    秀丽一脸怨色的朝我走来,直抵躺椅的另一端,挤开我的脚坐下去,神情无奈哀怨,旋又回复一贯的神采,轻描淡写的道:“你变作锋原已是出人意表,怎还会和魔洞部四将之首的金森一起在堕落城胡混?真令人费解。”秀丽证实了我的猜想。耸肩道:“如果事事皆可让人猜到,这个世界岂非很无趣?告诉我,嫁给漠壁对你有什么好处?”她的香臀正紧贴我的脚侧,那种旖旎香艳的滋味,使我没法说出狠话。说到底,我和她总算有一段情。
    秀丽微一错愕,别转俏脸,往右窗看去,凝视窗外夕阳的美景,浅叹一口气,道:“有什么好处呢?我为的不是自己,而是阿米佩斯王国,芙纪瑶不愿做的事,只好由我去做。涅尼迦南之星虽然落在你手上,但我肯定你并不清楚涅尼迦南的秘密。全宇宙内,知情者不出十个生物,你想听吗?”说到最后一句,她的目光重回我身上,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
    我被她的话一击而中,没法说出不想听的违心之言,不过这样屈服又不服气。
    道:“当然想听。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这个假锋原甫抵堕落城,你们便如饿兽遇上猎物般朝我扑过来,先是宝瓶向我下悬赏令,金森又装神扮鬼的来骗我,接着是大姊你和拜廷邦的普林野,刚才黑空连结又说想见我。老天爷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产你们怎能未卜先知似的,晓得锋原会带着涅尼迦南之星,于某时某刻到堕落城来?”我的话并非无的放矢,金森和秀丽,分别身处宇宙内不同角落,到堕落城来先是旅程便要花上数干至数万个宇宙年,怎可能不约而同的到达堕落城。此实为整件事最令我难解之处。
    秀丽沉默片刻,或许在犹豫该不该告诉我真相,然后道:“在树王失踪前,他最后一个预言,是着名的『候鸟神的反击』,而在这个最后预言前的五万年,他有另一个预言,因为深奥难解,远不如候鸟神预言的清晰,所以逐渐被淡忘。”我的心弦颤动了,道:“预言?”太阳离地平愈来愈近,当没入地平的一刻,将是我与一夜情人约定的时间。

    秀丽一双美眸蒙上薄雾,轻柔的念道:“当解开封印的星辰向宇宙呼唤,沉睡的伟大宫殿会从长梦中苏醒过来,被禁制的挣脱天神的枷锁,宇宙将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接着平静的道:“伟大的宫殿,该就是涅尼迦南殿,只有它才当得起这个称谓。封印的星辰,该是涅尼迦南之星。有关此异宝的消息,自七亿年前开始流传,至今不息。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认为涅尼迦南之星根本不存在。直至三千二百三十个宇宙年前,我听到它向宇宙发出的呼唤,方猛然惊觉树王虚无缥缈的预言,已变成现实。”我看着她娇艳秀美的花容,闪动着智慧的深邃眸神,好一会后,深吸一口气道:“是怎样的呼唤呢?”秀丽毫不隐瞒的道:“那是神游级的呼唤,没有说话,只是心灵的遥距传感,就像候鸟神的传心术,不受空间距离的局限,但讯息是明确的,令有资格的人意会到涅尼迦南之星蛰伏七亿年后终于登场。由那一刻开始,涅尼迦南之星若隐若现,断断续续的发出呼唤,而其移动的方向,直指堕落城。当进入星系的力场,它消失了。唉!伏禹!我的小情人,我真的不愿伤害你,把它交出来吧!”我愕然道:“我的小情人?”秀丽举起纤美的玉手,伸过来轻抚我的脸庞,双目射出深刻的感情,俯身过来凑到我耳边轻柔的道:“当年你强吻我,无论我多么不愿意承认,但我晓得自己心动了,是第一次为另一个生物心动。从那一刻开始,伏禹占据了我心中的一个位置,不管我如何努力,仍没法将你排于心外。你也是我第一个渴想与你携手培育后代的异性,只恨这永远没法实现。我再不属于自己,为了阿米佩斯的存亡,我必须牺牲。我唯一的愿望,是希望你能逍遥快活地享尽生命的赐与。”说罢俏脸移到与我面面相对的位置,香唇吻上我的嘴,一触后往后移开,收手,回复先前的坐姿。
    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但我知道已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关系。
    在她说这番话时,她对我再没有半丝敌意,代之而起的是无尽深沉和充满悲哀无奈的爱,绝对没有伪装的爱。
    对她我满怀歉意,因为我知道除芙纪瑶外,我没法真正全心爱上另一生物。秀丽对我的情有独锺,只有令我内疚。
    秀丽仍美目深注地看着呆若木鸡的我,平静如水的道:“向你坦露心事,感觉舒服多了。涅尼迦南之星对你是没意义的,但对我却是能否歼灭上参无念的关键,对金森来说,则是可以杀死芙纪瑶的唯一机缘。至于宝瓶,我真不明白她的动机。
    我要说的话就是这么多。”太阳终触破水平,散射彩艳的晚霞。
    我想到圣土最后一个黄昏。
    我头皮发麻的沉声道:“涅尼迦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秀丽缓缓道:“涅尼迦南是阿米佩斯的始祖,二十亿年前与奇连克仑齐名,他们曾决战十次,每次都乎手收场,没法奈何对方。在八亿年前,涅尼迦南在宇宙的深处建立神秘莫测的涅尼迦南殿,并将周围一亿光年的范围划为禁区,严禁任何生物进入,自己则在殿内潜修,参悟宇宙的秘密。可是涅尼迦南殿建立的七千万年后,忽然发生了以涅尼迦南殿为中心、宇宙史无前例的可怕爆炸,爆炸力足有十个超级太阳的威力,摧毁了周遭的河系,形成一个没有光线能透入、广阔达十万光年的『黑空』,从此涅尼迦南和他的秘殿消失无踪,而代表阿米佩斯权力最高象徵的生命金环,亦随之一起消失。阿米佩斯因失去精神领袖,从此四分五裂,直至芙纪瑶出现,凭武力配合优良的策略,重新整合阿米佩斯,建立王国,阿米佩斯才重归一统。”我忘记了时间,吐出一口凉气道:“你认为生命金环在那样的情况下,仍能存在吗?”秀丽道:“涅尼迦南的大爆炸是宇宙不解之谜,没有人认为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任何精神或物质仍能保留,爆炸波及明暗空间,令整个区域变成黑空。直到树王的预言出世,燃起我们对涅尼迦南殿的希望,现在涅尼迦南之星真的呼唤了,我们还可以坐视不理吗?”说罢长身而起,含笑的在我身边缓缓转了一个圈,道:“小情人!记着我。不要想离开堕落城,我给你二天考虑,交出涅尼迦南之星还是选择与我成为不能共存的死敌。你的一夜情人来了,好好享受堕落城的滋味吧。”语毕从地面升起来,一闪而去,门关。

    我看着关闭的门,心中不知是哪种滋味。
    秀丽走后,我瞪着关上的门,头皮仍在发麻。震撼我的再不是秀丽,而是树王的预言。没有生物比我这头预言中最后的候鸟,更能体会树王预言的准确度,其中没有一个字是随意放上去的。
    “解开封印的星辰”,该就是被我密藏在土里的涅尼迦南之星,因为它的确发出呼唤,否则金森和秀丽就不会在这里。
    “沉睡的伟大宫殿会从长梦中苏醒过来”,这句话就字面的意思很难解得通,宫殿是没有生命的物质,怎会沉睡,怎会作梦,又何来苏醒?
    最后两句是最恐怖的,被禁制的究竟是什么?是否就是这被禁制之物,带来翻天地覆的变化。
    想得入神时,门响。
    我跳将起来,移到门前,拉开门。
    乌黑的波浪形长发、忧郁的蓝睛、金色的旗袍、披肩,昨夜的宝瓶现身眼前,后方是灿烂的星夜。但她不再是个影子,而是有血有肉、活色生香,充满生命感的银河美女。表情仍是那副端庄闲雅的神态,却又生动活泼,令你直觉感到她的表情丰富多变,就看你怎样去逗她。那种诱惑的魅力,直钻进我骨子里去,比之天妖绝色,实是不遑多让,只是缺少了“美阿娜式”的震撼力。
    这是不可能的。
    眼前的绝色美女,虽然是我在花花世界一夜情人接待处投射需求,量身订造,可是那种生命的感觉,却是我没有想过的。
    生命是没法模拟的,宝瓶的一夜情人怎办得到?
    一时我看得痴了。
    “宝瓶式”的一夜情人,眉稍眼角都似向我默默倾诉,忽然送我一个浓得化不开的甜蜜笑容,轻轻道:“锋原!锋原!你好吗?言罢害羞的垂下螓首,尽显女性娇柔妍态。
    我弄不清她是纯粹依据我的渴望模拟出来具宝瓶外貌的一夜情人,还是宝瓶自己以一个有血有肉有生命的动人躯体来会我,一时真有点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道:“请进来!”宝瓶抬头瞄我一眼,又垂下目光,浅嗔道:“你拦着门口哩!”我暗骂自己糊涂,站到一旁。
    宝瓶挟着一阵香风,袅袅婷婷,仪态万千擦身入内,到了客厅正中处,转过身来,两朵红云飞占她没有任何瑕疵的粉颊,现出两个小酒涡,赦然道:“你好像比人家更害羞呢?”我朝她举步走去。
    夜是如此地温柔,两边的壁灯,令厅内的空间转化为色暖光柔的天地。秀丽离去引起的失落愁绪、孤身闯荡宇宙的失落,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不由记起比尔转述通天长老的那番话:人类有种与生俱来孤独原始的症状,而情人正是医治的良方,但这种寂寞是永远没法彻底解决的。可是至少在此一刻,在今夜,我不会感到孤单和寂寞。
    我在她身前半步许处停下,于此双方气息可闻的近距离,我细审她无可挑剔、风情万种的美丽容颜,心中涌起搂她入怀、轻怜密爱,忘掉一切、共度良宵的冲动。我清楚她会以同样炽烈的反应回报我,因为她是我的情人,至少在这个夜晚。
    想到天明时她将如春梦般离去,不留下任何痕迹,尤感此时此刻的珍贵。
    难怪宾瓶的一夜情人,比任何虚拟游戏、附体经验更受欢迎,那种感觉是如此真实,根本无可比拟。
    她只比我矮了少许,带点羞涩矜持、含情脉脉鼓起勇气地迎上我的眼神,旗袍优美线条显示的胸脯急促起伏,似再压抑不下芳心内澎湃的热情,像与久别的情人相逢重众的当儿,濒临失控。
    我低声唤道:“宝瓶!”宝瓶“嗯”的应了一声,投入我怀里,白藕般的纤手水蛇似的缠上我的脖子,指尖拨弄摩娑我的发丝,鼻子轻碰我的鼻子,美丽的眼睛射出如海深情,叹息道:
    “锋原!锋原!你寂寞吗?”那种软玉温香抱满怀,肉体厮磨的滋味,几乎令我丧失理智。但我却没有丝毫反应,因为我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轻吻她香唇一口,道:“你忘了戴长统白手套吗?我相信在花花世界投射你的影像时,并没有疏忽这重要的细节。”宝瓶闭上美目,好一会后,柔声道:“根据堕落城的买卖交易令,你付能元,我们交货,等于完成了合约。你或许没有细看一夜情人的出租规条,一夜情人与顾客的愿望总有一点出入和差异,这是基于一夜情人程式上的小缺陷。”接着睁开眼睛,轻轻道:“根据规条,一夜情人是不可以重复的,你若要租另一个一夜情人,须度过三个月的冷静期。春宵苦短,你要这么浪费时间在无关痛痒的小事上吗?”我又糊涂了,弄不清楚她是真宝瓶还是模拟宝瓶形像的一夜情人,或者两者间可随时交换。
    我倒希望她攻击我,那可证实她是堕落城最神秘的女郎宾瓶。
    我该怎么办呢?
    把心一横,将她拦腰抱起,在她的娇声喘息下,朝卧室走去。

上一篇:第三章 神秘约会

下一篇:第五章 春宵一刻

标题:《第四章 此情可待》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516/13615.html
声明:《第四章 此情可待》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