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库 > 武侠小说 > 封神记 > 第六章 游戏狂热 > 正文

第六章 游戏狂热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黄易时间:2016-10-24
智慧殿黑沉沉一片,与漆黑的深海融为一体。果然如我所料,通天长老离殿去处理出岔子的宝瓶。
    宝瓶和甜心,该是二而为一。所以发生在宝瓶身上的事,直接地影响甜心。宝瓶就是高阶次的甜心、甜心的灵魂。
    比之宇宙的先进种族如阿米佩斯,人类因在自身的进化上大幅落后,所以对智能系统的开发从不间断,以补其不足,到灭亡前的数千年,已发展出神通广大能独立思考有学习和修正能力的智能系统,可是像宝瓶般宛如有生命的智能物,从我们的角度去看,仍是不可思议的。
    我潜游至殿口,思感钻进大门的开关,同时研究封锁入口通道的无形力墙。对我这极子级的高手来说,除非是有强大能量护罩保护的建筑物或飞舰,又或更高明如黑龙藏布扭曲空间,否则难不倒我。
    门开。
    锋原的躯壳化为粒子光束,一条线般注进智慧殿的中央处,在那里重组。
    外门关上。
    我欺的是甜心仍未能全面回复过来,灵锐和应变能力大逊从前,且即使惊动通天长老,也顾不得那么多,只好兵来将挡了。
    智慧殿的操作系统处于静止状态,这个系统只有通天的思感能力才能指挥运作,我只好凭自己的力量登入强索,思感往一众副殿延伸。
    想得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困难。若非我曾和大黑球由零开始共建飞舰,有储存航线和河系定位的数据经验,此刻必定一筹莫展。即使现在也还像隔着一层纱般去辨认字形那么辛苦。
    不知过了多久,我停止搜索其中一个副殿关于堕落城的资料球。唉!我这个作小偷的虽不至于空手而回,但最关键的几个问题却没法得到答案。堕落城建城前的情况仍是一片空白。两个在建城前的古迹遗址是谁留下来的?甜心的来龙去脉?建城背后的动机?一切付之阙如。
    知道的是建城的事宜是由贵族通都瓜大公于四千五百万年前,向芙纪瑶提出,在芙纪瑶核准下进行,目标是建设一个仿银河人圣土阿米佩斯人的终极乐园。那时星球已是处于类似圣土原始时期的状态,充满生命,植物繁茂。堕落城这名称当时并不存在,要到建城一千万年后,始被冠上这个更贴切的昵称,甚至盖过了她的本名汤姆隆那丹城。
    通天长老在建城上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甜心又如何成为全城的管理系统?如果找到通都瓜呈上芙纪瑶的计画大纲,或可以解答这些问题,可惜计画书并不载于智慧球内。
    我真想搜索头顶上记载我们人类文化的知识球,那肯定是堕落城重现圣土文化的关键。但我却没有时间,当务之急是要完成偷进来的另一个目的,找到采采的游戏,那简直如大海捞针般困难。
    利如刀刃的能量束从后方斩颈而来,如果任其发挥,我的锋原头颅肯定不保。
    我先往前飙,旋身,举手挡格。登时电芒裂闪,映照出通天长老线条优美的体态身形。
    她闪欺到近处,分持左右的能量剑水银泻地、狂风暴雨般往我攻来,凌厉至极,可怜透过锋原躯体去应付的我只能见招拆拾,完全处于捱揍之局。
    她的能量即使不是极子也非常接近那级数,变化无方。幸好她的攻击是克制的,只局限于我这个目标上,因怕波及上方那些珍贵的知识球。一时烈芒光雨,以我为中心不住爆闪燃点,照得漆黑的大殿忽明忽暗,彩光奔放,眩目诡异。
    “呀!”我惨叫一声,跄踉跌退,她突击成功,一剑觑隙搠入,刺破我临急就章的平凡护甲,深入左胁下,原始的痛楚扩散全身,麻痹了我的神经,更令躯壳能量翻腾,失去反击力。
    通天长老如影随形般杀至,左右能量剑像两道闪电,分取我面门和胸口,如给击中,第三代的锋原肯定了帐。

    “轰!”电光横泄,化为激射往两边殿壁的光雨,大殿被照得明如白昼。
    我和通天美女乍合倏分,均被对方的力道冲击得往后急退,到站稳时,距离拉远至二十步外。
    大殿重陷漆黑里。
    接着地板透出青蒙蒙水气般的光线,将殿堂笼罩在柔和的色光中。
    通天长老收起两把能量剑,朝我走过来,用心的打量我,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防御武器?为何我完全察觉不到你有武器在身?我更于那一刻感应到你的心。你并不是锋原。”到最后一句话,她离开我只有三步。
    我暗赞她的灵锐,道:“我用的是能收藏心内的神盾。”通天长老娇躯一颤道:“你究竟是谁?”我在她不解的目光中,举起左手,数息之后应召而来的梦还出现在我指节间,挥散着超越了光谱的奇异颜色。
    通天长老一怔道:“韦典拿大公。”我道:“我有两个请求,绝不是强长老之所难。第一个要求是希望从资料球取得有关采采的完整游戏,好让我到轮回都玩一遍。就算我骗你,区区一个游戏该是无伤大雅。”通天长老沉吟片刻,接着伸出纤手,递给我一个小小的正方形晶体。我道谢一声,把晶体纳入腰囊中。
    我道:“另一个要求,是希望长老能安排我和宝瓶面对面的说话。我没有解释的时间,如有疑问,可直接向女王请示。”通天长老道:“这个没有问题,但要看宝瓶的情况而定。安排好后,只要大公仍在堕落城,我会通知大公。”我再多谢一声,匆匆离去。
    领路的阿米佩斯人与我共乘升降台,从底层直升上金字塔形建筑的尖顶,道:
    “锋原阁下,请进!老板要单独见你。”我依言步出升降台外的方形空间,升降台在我后方降下去。
    门开,露出透明尖顶覆盖的厅堂,轮回都的大老板兼总设计师筑梦人,站在大堂中央处,道:“我不明白锋原先生有什么非见我不可的理由,令我的手下感到为难。要玩游戏吗?找上我是不会有特别的优惠,玩法更不可能有分别。我只是个创造和贩售游戏的人,别的生意我不懂,也没有兴趣。”筑梦人仪表堂堂,一副常动脑筋、深邃沉思的神态,紫色的眼睛射出炯炯异芒,但最引人注目是他一身军服打扮,是我们银河人的军服,配合他挺拔的身材,威风凛然又不失温文尔雅之态,或许他正在创造一个战争游戏。
    我举步入堂,内里似是空无一物,事实上仪器都装在地板下,包括攻击和防御的武器。而筑梦人本身也是高手。我愈来愈不敢小觑堕落城,能在这里独当一面的人物,没一个不是有点斤两的。
    我微笑道:“既然如此,老板又为何肯见我呢?”筑梦人朝我走过来,叹道:“我这个人最要命就是没法压抑好奇心。自你回来后,整个堕落城像变成另一个地方。最初是宝瓶下悬赏令要生擒你,不到二十四小时又撤回悬赏。接着发生拜廷邦间谍入侵事件,然后大亨又像吃了大亏,更离奇是宝瓶的一夜情人暂停一晚,甜心也瘫痪了好一阵子,全不是好兆头。锋原阁下可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吗?我筑梦人又和这一切发生的事有何关连呢?”我掏出游戏晶体,往他抛过去,道:“你要的解释或关连,极可能就在这小小的一个晶体内。”筑梦人一把接着握在手心里,双目射出思索的神色,好半晌后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正心中发毛。一向以来,我创造出来的游戏都被我视为亲生子女,只有这个游戏,我但愿自己从没有创造出来。这是我们轮回都史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亦是最诡异可怕的游戏,更是我们唯一仍在大受欢迎时腰斩的游戏。我本想彻底毁灭它,只是基于堕落城的保护文物令,最后把它送进智慧殿。”我听得眉头皱起,问道:“这个究竟是什么游戏?”筑梦人道:“锋原阁下,你给我的感觉是完全不知道游戏的内容,但我曾翻查过纪录,你是玩得最疯狂者之一,于五百年间玩了超过十万次。现在竟来问我这个究竟是什么游戏?”我苦笑道:“我再不是以前那个锋原,你若想我满足你的好奇心,请先助我解开疑团。”筑梦人沉吟片刻,道:“整个游戏的内容,是依据一个古老传说和神秘的预言编制。背景是银河人的世界,游戏最重要的角色是被称为游戏史上最美丽性感的美女采采,她是神秘女郎,每逢月满之时,便会出现。你可以跟踪她,威逼她,和她斗智斗力,甚至与她谈情说爱,坠入爱河,但只有从她身上方可得到一件关键性宝物的线索,完成游戏任务,只有在那时候,你才可以赢取她芳心,真正的得到她,与她极尽男女之欢。这是个针对男性玩家的游戏,然亦不拒绝女玩家。”这回轮到我心中发毛,我的老天爷,现在岂非游戏成真?道:“游戏叫什么名堂?”筑梦人道:“游戏叫‘涅尼迦南之星’。唉!我事后也弄不清楚如何构思出这样的一个游戏来。在一次找灵感的沉思里,忽然思如泉涌,我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前一刻还是空白的,下一刻就完美构思出充实的游戏内容,由大局到细节,无有遗漏。”我有一种很不妥当的感觉,问道:“后来怎样发现有问题呢?”筑梦人道:“游戏推出,立即掀起热潮,令我登上城内名人榜之首,采采则是史上最受拥戴的游戏角色。接着问题来了,部分玩家出现‘游戏妄想症’,重复又重复地去玩这个游戏,又开始分不清楚现实和虚拟的世界。不解的怪事层出不穷,例如玩家进入的虚拟世界,不论情节内容,均远超过游戏设定的范围,就像玩的是另一个游戏,可是当我或手下进入游戏,一切又回复正常。两句话,就是游戏像个有思想的生命体,再不只是个游戏。”稍顿续道:“游戏影响的人在比例上只是小部分,但已很够看头,什么‘拜采会’、‘爱神俱乐部’、‘夜月敦’等游戏迷组织应热潮而生。初时我还非常自豪,可是当他们的狂热超过了警戒线,造成诸多问题,我再没法高兴起来。”我问道:“游戏的最后任务的目标是什么呢?”筑梦人道:“就是传说中失落近八亿年,代表我们始祖涅尼迦南权力象徵的生命金环。

    只有取得此物,方可以得到采采的爱。”我道:“后来怎会忽然腰斩游戏?发生了什么事?”筑梦人露出惊怵的神色,犹有余悸的道:“就在一个月满的晚夜,过千的狂迷在大火山的神庙遗址举行召唤采采的招灵仪式,过程没有外人清楚,只知事后千多人无一幸免地患上罕有的‘精元枯竭症’,虽然没有人掉命,但很多人至今仍未回复过来,须留在生命星河疗治。此事轰动全城,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十二个巨头,包括我在内,于甜心主持下举行紧急会议,决定腰斩游戏,并取缔所有有关的狂迷组织。任何人被发现与这类组织有关连,会立即被驱逐出境。”我道:“你们的取缔行动该仍未能杜绝这些组织,据我所知至少仍有一个黑空连结存在于地下。”筑梦人同意道:“正是这样。唉!一个游戏怎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遣症呢?真是令人想不通。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现在轮到你来启发我。”我道:“我现在只可以告诉你,现实与游戏的界限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并没有清楚分明的界线。我要亲自进入游戏的世界里,查究原因。你必须再帮我这个忙。”
    筑梦人叹道:“此事恐怕要所有巨头同意才能进行,我敢肯定没有人会同意,尤其你正是不折不扣的狂迷,谁都不晓得有什么后果。真古怪!游戏晶体该属智慧殿的禁物,怎会落在你手上呢?”我道:“通天长老肯交给我,当然有原因。我并不是锋原,而是女王的秘密特使,此事你可向通天长老求证。事关重大,你必须给我方便,且不可让其他人知道。”筑梦人大讶道:“你竟不是锋原?可是你这副躯壳的确瞒过身分检定仪,心核内的烙印也显示出锋原的身分。”我移开心盾,向他显示锋原的心内之心,筑梦人一呆道:“叉叉巴里空!我还是第一次遇上如此高明的伪装术。”又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好吧!让我先向通天长老求证,如果她支持你的行动,我会安排你在我的私人游戏室进入这个游戏。给我二十四个小时,让游戏上线如何?”我欣然道:“一言为定。明天日出前我再来找你。”当他送我出门的一刻,我心中充满的不是愈来愈接近真相的欢欣,而是被扑朔迷离的疑团愈缠愈紧的恐惧。

上一篇:第五章 春宵一刻

下一篇:第七章 不谋而合

标题:《第六章 游戏狂热》
地址:https://m.guidaye.com/wuxia/516/13617.html
声明:《第六章 游戏狂热》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