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心怀鬼胎

    半夜,白玲雪睡得正香,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她刚想下床去开门,突然想起离寝室门最近的周茶茶还躺在床上,便不高兴起来:周茶茶离寝室门最近不去开,我也不去。这么想着,她就闭上眼睛装睡起来。
    正在这时,敲门者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砰砰”地砸着门,还大声喊道:“快开门,我回来了!”
    白玲雪猛然惊醒,外面那个声音竟然是周茶茶的,那躺在周茶茶床上的是谁?
    白玲雪不可思议地朝周茶茶的床上看去,见那里躺着的人正缓缓爬起,惨白的月光下映出那张森白的脸来。那张脸白玲雪认识,竟然是李春柔。
    可是,李春柔不是上个星期就死了吗?白玲雪吓得牙齿打颤,哆哆嗦嗦地蜷缩起来。
    李春柔没去开门,而是来到了白玲雪的床前,阴笑着问:“我美吗?”那声音幽怨而空洞,像是来自遥远的地狱。白玲雪不敢答话,只能缩在被窝里一面颤抖,一面祈祷李春柔不要过来。
    然而事与愿违,李春柔在白玲雪的床头站了片刻,说:“我好冷,你来陪我吧。”
    “不、不要,你这个魔鬼!”白玲雪想挣扎着逃开,却感觉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下一刻,李春柔已经掀开她身上的被子:“跟你在一起,好温暖。”说完,她整个身子就钻进了被窝中。
    门外,周茶茶还在敲着门,已经有不耐烦的同学下床给她开门了。而灯亮后,白玲雪发觉自己能动了。她大惊失色地嘁道:“有、有鬼!”
    “有鬼,在哪儿?”胖胖的蒋红萍走过来,好奇地看着白玲雪。
    白玲雪说:“就在我的被窝里。”
    蒋红萍猛地掀开白玲雪的被子,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白玲雪,大半夜的不要讲鬼故事好不好?”说完,蒋红萍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睡下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可是刚才那种感觉好清晰,不会是做梦啊!白玲雪想着,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然后,她就看到一张鬼脸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正是李春柔。然而,下一刻李春柔就不见了,同时白玲雪感觉到一股气流钻进了自己的肚子,凉凉的。
    白玲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气不断地流窜着,直到小腹才停了下来。随即,她的小腹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地膨胀起来。不多时,她的小腹就像一个充了气的皮球一样,变得圆滚滚的。
    白玲雪张大嘴巴,惊恐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正要大叫,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男朋友何军打来的。
    “宝贝儿,你短信里说的是真的吗?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不过我们还都在上学,还是……打了吧。”
    白玲雪一下子想起了睡觉前发的那条短信,呆滞地说:“是真的。”
    电话那端的何军安慰她多休息,和她说会对她好一辈子……何军说了很多,白玲雪却心不在焉,因为她的整颗心都在自己的肚子上。

    挂下电话,白玲雪后悔莫及。本来她以为何军对她三心二意,勾搭上了曹飞燕,这才编造,说自己怀孕了。却没想到现在玩笑成真,可她自己知道,这哪是怀孕啊,自己肚子里的明明是李春柔,是鬼啊!
    虽然她骗了何军,但任谁都知道,不可能刚怀孕肚子就这么大的。而且白玲雪还在上学,这如果让人知道了,她哪还有脸待在学校了?所以,当务之急是搞掉这个大肚子。而这个大肚子的罪魁祸首便是李春柔,也就是鬼。谁会捉鬼呢?她思索了一会儿,想到了田宇。
    第二天一早,白玲雪穿上一件宽大的衣服走出了宿舍。她用几本书挡在小腹前,所以没人注意到她的身材。
    田宇是一个英俊的男生,又会给女生摸骨看相,所以在学校里一直很有女人缘,白玲雪早就认识了他。
    见到田宇,白玲雪说明了来意。
    田宇吃惊地看着白玲雪的肚子,说:“你的意思是,你肚子里是李春柔的鬼魂?”
    白玲雪点了点头:“所以我来找你,希望你能帮我把肚子里的鬼除掉。”
    田宇摇了摇头:“这个恐怕很难呵。怀孕的人都是肚子里已经有了人形胚胎,鬼魂投胎只是赋予胎儿灵魂。而你怀孕是假的,肚子里根本什么都没有,这时鬼魂进去,恐怕要化成鬼胎了。鬼胎在你的肚子里和你一脉相连,恐怕是除不去的,等着生下来吧。”
    “啊?”田宇的话把白玲雪吓了一跳,她可不想生下这个鬼胎。可田宇只是摇头,表示他没有办法。
    猛然,田宇好像想起了什么,问:“你和李春柔是不是有过什么过节,她怎么会偏偏选择了你呢?一般来讲,没有去阴间的鬼魂都是有着极大的怨气,或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要去完成,不可能留下来随随便便找个人投胎啊。”
    白玲雪猛烈地摇着头说:“我跟她有什么过节啊?她生前,在寝室里我和她关系最好了,没想到现在她却来害我。”
    “关系最好……”田宇默默地念叨着,说,“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是在帮你?”
    “帮我,就这样帮我?”
    田宇点着头说:“比如你的心愿是怀孕,所以她知道后就帮了你。”

    白玲雪一惊:难道是因为昨天自己骗何军说自己怀孕了,而李春柔不明所以,就进了自己的肚子?嗯,确实很有这种可能。白玲雪暗暗后悔,决定以后再也不拿怀孕开玩笑了。
    听完白玲雪对整件事的叙述后,田宇点点头说:“既然她是为了帮你,这就有办法了。只要在她的鬼魂化成胎形之前把她请出来,你就没事了。嗯,这样吧,后天就是月圆之夜,阴气最重,午夜十二点我们去后花园做法,请出李春柔的阴灵。”
    田宇刚说完,迎面一个拳头挥过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没防备,直接被打翻在了地上。
    “你竟然敢勾引我的女朋友,看我不打死你!”来人正是何军。
    见何军还要动手,白玲雪立刻挡在了田宇身前,大嘁道:“住手!”
    何军横眉立目,满脸不可思议地说:“你、你竟然帮他?”
    白玲雪说:“我没有帮谁,打人是不对的。”
    “他在勾引你,我恨不得杀了他!”何军刚说完,就瞧见了白玲雪的肚子。他稍微一愣,随即道,“好啊,我明白了。你说你怀孕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不是他的?既然你们都有孩子了,还有我什么事儿?我们分手了!”说完,何军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白玲雪跌坐在地上,眼泪直流:本来只是一个玩笑,这都什么事儿啊?
    对田宇说了几句对不起,白玲雪就离开了。田宇答应她两天后作法之事不变,这让白玲雪安心了不少。可那个何军,白玲雪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了出来,决定要找到他,向他解释清楚。
    傍晚,白玲雪终于在后花园找到了何军。然而见到何军时,她却一个宇也说不出来了。
    何军的身旁有了另一个女人,正是白玲雪前段时间发现和何军勾勾搭搭的曹飞燕。此刻,两人更加没有顾忌,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好不浪漫。
    白玲雪流着泪来到何军的面前,低低地说:“其实我并没有怀孕,我肚子里的是鬼胎啊。”
    没等何军说话,曹飞燕白眼儿一翻,看向何军:“这谁啊,捣乱的吧?”
    何军见曹飞燕有些不高兴,立马哄着说:“没事没事,我这就赶她走。”说完,他转过头对白玲雪说,“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肚子里的是鬼胎也好,妖怪也罢,都和我没有关系了。你快离开吧。”
    白玲雪挺着大肚子,掩面流泪。她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何军和曹飞燕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他们还有所顾忌,偷偷摸摸的,现在何军借着“假怀孕”这件事和自己分手,他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白玲雪一个人呆坐在花园内,过了好久,她打定主意要报复何军。可就在这时,她的肚子痛了。又如昨天一样,她感觉一股气在身体里钻来钻去,最后停留在了肚子里。
    白玲雪猛然想起田宇的话,如果……如果把这个鬼胎生下来呢?那么自己是小鬼的妈妈,小鬼是不是应该听自己的?那时候自己就可以用小鬼去报仇了。所以她偷偷地躲了起来,准备生下鬼胎。
    夜半,寝室里静得可怕。白玲雪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毕竟是生鬼胎,要不是那扭曲的仇恨支撑着,她可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话说回来,白玲雪只是一个普通人,鬼孩子什么样、怎么生,她都不知道。
    虽然躺在床上,白玲雪却抑制不住脑子中的胡思乱想,硬是睡不着觉。许久,一阵敲门声猛然闯进了思绪横飞的白玲雪耳朵里。
    白玲雪侧过身,盯着门口。寝室里的室友们都在,那么是谁在敲门?

相关文章: